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曾家兄弟

第八十八章 曾家兄弟

        八月份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是汴京降水远超往年,不过好在惠民河已经疏通好,所以虽然涨水,但并没有造成很大的影响,这让包拯的官声再次上涨。

        二是契丹国主耶律宗真过世,耶律洪基继任,定于翌年年初举行登基大典。

        朝廷遂派欧阳修、向传范为贺契丹登宝位使前往参加庆典。

        同时派吕公弼、郭谘为祭奠使前往参加宗真葬礼。

        适逢契丹国母生辰,又派刘敞为国母生辰使。

        这三批人马将依次前往,先是祭奠使,接着是生辰使,最后是贺登宝位使。

        欧阳修一行人定于于十一月中旬出发。

        欧阳修因此忙了起来。

        就算是去亲戚家做客,都得好好准备一下,何况是要参加一国君主的葬礼,作为外交人员,参加他国国葬,还得好好地培训一下外交人员的礼仪,不然出丑是小事,若是引起国与国之间的纠纷那可是大罪。

        汴京天气很热,而气氛也渐渐热闹起来。

        一来是因为又一年的中秋节即将到来,二来则是准备参加明年科举的学子已经陆续进京了。

        学子们提前进京是为了先适应一下汴京的氛围,也有先交游扩张交际圈子的意思,有点门路的还会去诸多名人府上拜见,尤其像欧阳修这样的大名人,府上更是络绎不绝有学子前来拜访。

        宋代科举考试分为解试、省试、殿试三级。

        解试一般在秋季,是由各州府或国子监举行的考试,解试通过的考生称“贡生”或“举子”,他们于次年初春集中到京师参加礼部主持的省试。

        “贡生”到京后,要向礼部报到,写明家状、年龄、籍贯及参加科举的次数,取得考试资格。

        欧阳家来了一大帮人,是来之江西的曾氏兄弟。

        曾巩带着曾牟、曾布及堂弟曾阜前来投靠欧阳修,毕竟他是欧阳修的学生。

        曾巩虽然祖上世代为学者,祖父曾致尧作过尚书户部郎中,父亲曾易占为太常博士。

        但父亲去世后,家境顿时衰败下来,他不仅得侍奉继母,还得抚育四个弟弟、九个妹妹,所以过得相当拮据。

        这次来汴京,带着三个弟弟前来,对他家的经济来说是不太容易承受的。

        原本他只是打算来拜访一下欧阳修,然后就去胡同里租个小破房子,可以委身就可以了。

        只是欧阳修特别热情,非要帮着曾巩几人安排住处。

        只是欧阳修自己是没有房子的,现在的院子居住了自己一大家子人,想要再塞进几个人并不容易,所以想起了自己的幺儿。

        幺儿房子多嘛!

        欧阳辩当然很乐意啊。

        这可是四个进士耶!

        还得加上一个唐宋八大家。

        欧阳辩自然不会将曾巩几个安排到别的房子去,当然是要安排他们和自己住啊,不朝夕相处,哪里来的真感情?

        于是欧阳辩将他们安排到自己的院子里面居住。

        院子足够大,欧阳辩将他们安排到后面去住,前面是他接待客人的地方,怕打扰了他们温习功课,而且他们也未必喜欢商业。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曾布、曾牟、曾阜三兄弟对商业的确有些许鄙夷,但曾巩反而相当感兴趣,或者说,他是对欧阳辩感兴趣。

        尤其是他知道欧阳家养家糊口的其实是欧阳辩的时候,他生出了强烈的认同感——都是为了家庭努力的社畜啊!

        同样是要照顾一大家子人,曾巩却认为欧阳辩做得比他成功多了。

        虽然他自己代父亲教养弟弟妹妹们,也算是教得不错,文章书法道德,都相当不错,但生活上是有些拮据的。

        欧阳辩却已经在汴京帮哥哥们买好了房子,方便以后结婚,这样的层次是截然不同的。

        有认同感就容易相处了。

        欧阳辩每次处理完事物之后,就跟着曾巩几兄弟一起读书。

        稍微曾巩几兄弟闲下来,他就非要带着几兄弟去吃喝玩乐,当然青楼暂时是不去的。

        主要是带他们去逛大相国寺、去张家酒楼、之后又带他们去澄园都玩了一圈。

        几日下来,曾家兄弟就和欧阳辩亲密无间了,都是和尚和尚的叫着。

        曾家兄弟住在后进的院子,欧阳辩住在前面的一进。

        一般来说这种安排不太妥当,因为主人家一般住在后院。

        曾巩也觉得不太合适,但欧阳辩却是坚持,并且将理由给他们掰扯得非常清楚。

        “我每日里客人很多,来来往往的,在前面接待比价方便,你们需要读书,在后院清净,而且我也没有什么家眷住在这边,也没有什么方不方便的。”

        欧阳辩说到这里,曾家兄弟忍不住看向他身侧的陆采薇。

        陆采薇是欧阳辩当做大管家培养的,自然不会藏着掖着,曾家兄弟到来,他也大大方方的让陆采薇一起陪着。

        曾家兄弟除了曾巩年纪大点,其余三个都是二十出头的岁数。

        虽然比欧阳辩大不少,但这些年一直在潜心学习,根本没有怎么接触过女孩子。

        虽然也有结婚的,但良家女子和陆采薇这青楼的顶级名妓出身的女子,风采方面岂能相比,艳丽无比的陆采薇着实令他们颇为震撼。

        尤其是得知这就是水调歌头中提到的那个陆采薇的时候更是吃惊。

        继而就是羡慕。

        在曾家兄弟眼中看来,欧阳辩是真正的人生大赢家。

        家世好、巨富、名气大、才学高,关键是小小年纪就有绝色佳人相伴!

        好羡慕。

        欧阳辩看到曾家兄弟的眼光,心知他们的想法,笑道:“采薇是我的大管家,和于谋都是我的左右手,所以算是工作伙伴,不算是我的家眷。”

        陆采薇有些哀怨的看了欧阳辩一眼不做声。

        陆采薇的心绪有些复杂。

        她被玉仙楼的老板送给了欧阳辩,说实话并没有什么脱离苦海的感觉,毕竟她从小就是在青楼长大的,那里就算是她的家,被送给欧阳辩,反而是有些忐忑。

        她自己想象的良人是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当然欧阳辩除了年纪小,其他的都比想象中的要好得多。

        尤其是欧阳辩快速的长身体,看起来已经是个少年模样了,还真的依稀有了些风度翩翩美少年的感觉了。

        长时间的相处,已经让陆采薇一缕情根深种了,她也认为自己就是欧阳辩的人了,但欧阳辩这么一个撇清,却让她感觉心生哀怨起来。

        人家这么努力,还不是因为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