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委之以财而观其仁

第八十七章 委之以财而观其仁

        欧阳辩虽然和这个于谋聊得很开心,但他是个很谨慎的人,毕竟心腹幕僚不仅能够助你成事,还有可能坏你的事,不是知根知底的人,欧阳辩宁愿不用。

        欧阳辩当晚回家,找到欧阳修,欧阳修还有些诧异。

        “呦,今天怎么有空回来?”

        欧阳辩嗤的一声:“这我家,我啥时候想回来就回来。”

        欧阳修笑道:“你可是日理万机的人,想要见你一面可不容易。”

        欧阳辩嘿嘿笑道:“李万姬啊,嘿嘿。”

        欧阳修虽然听不懂,但幺儿猥琐的笑容就知道说的不是什么好事,直接一个脑嘣,欧阳辩脑瓜子嗡嗡响。

        欧阳修看着捂住脑袋的幺儿,嘿嘿直笑,但一回头感觉浑身汗毛竖起。

        薛夫人冷眼看着他。

        老母亲只会迟到,从不缺席。

        欧阳修呐呐道:“我说我们是在闹着玩的,你相信吗?”

        欧阳辩看着欧阳修朝自己打眼色,赶紧道:“娘,没事,我和爹玩呢。”

        薛夫人狠狠地挖了欧阳修一眼,对欧阳辩柔声道:“我让李婶做好吃的,一会多吃点。”

        薛夫人摇着腰肢离去,欧阳修这才放松了下来。

        “爹,聊聊?”欧阳辩道。

        欧阳修瞟了欧阳辩一眼:“说吧,什么事?”

        欧阳辩将于谋的事情说了说,然后道:“这个人能力不错,我想收为幕僚,有很多事情我不方便做,但他去做就挺好。”

        欧阳修诧异道:“不是有徐福和你姨父吗?”

        欧阳辩笑道:“一来他们忙不过来,我需要更多的人帮我,二来他们的能力还是稍显不足,于谋是个读书人,还懂商业,这种人才不好找。”

        欧阳修点点头:“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欧阳辩道:“父亲在会稽那边可有认识的人,我想请爹你修信一封,让人问问有没有这个人,以及家里情况,最近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其实就是摸一摸他的根底。”

        欧阳修想了想道:“倒是有个同年,小事一桩,我帮你问问吧。”

        欧阳辩甜甜笑道:“谢谢爹爹!”

        欧阳修摸了摸幺儿的小脑袋,赞道:“你年纪虽小,但却能够做到不轻易相信人,做事滴水不漏,还真的是比我……有我的风范啊!”

        欧阳辩露出甜甜的笑容。

        您说是就是吧,大嘴炮!

        欧阳修修书一封寄给了同年,但此时的通信条件不好,要等回信或许是一个月后,或许是两个月后,或许是路上丢失也有可能。

        虽然还没有查清根底,但欧阳辩还是保持着和于谋的沟通,能够多了解就多了解一些嘛。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夏天到来了,冰室的生意更好了,不过也出现了一些竞争者,这些人看到了冰室的红火,在冬天挖了地窖存了不少冰块,就为了夏天做奶茶生意。

        徐福有些着急,屡屡跑来府上问计,欧阳辩倒是无所谓,反正冰室还是能够挣钱,不过少一些罢了,他现在的精力大多还是放在读书上面。

        群牧司的工作并不算忙,导致王安石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拿来教导欧阳辩,欧阳辩要应对这么一个严师并不容易。

        虽然他的逻辑思维能力足够强,但要背的东西不少,尤其是王安石总是会根据他的进度安排任务,既量大管饱,又不至于让他撑着,从这方面来说,王安石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

        冰室的事情欧阳辩并没有背着于谋,于谋将欧阳辩脱身不得,于是毛遂自荐,说是帮徐福去参谋一下。

        欧阳辩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也算是个考察的好办法,就点头应允了,没想到还真的搞出来一些名堂。

        于谋并没有简单的采用降价的策略,而是在研究过之前欧阳辩的计划书后,大胆的做出一个营造一个奶茶名牌的策略。

        于谋认为,价格战只会让利润降低,陷入恶性竞争,不如进行差异化竞争,将低端市场让给其他的竞争者,冰室牢牢把握住高端市场就可以了。

        于谋的策略得到了欧阳辩的认可,于是冰室进行了一轮新的改造,大到店铺的改造,小到吸管奶茶的设计改进,又对服务人员的素质进行提升,务必让每个消费者一进来就感受到格调,让他们感觉每一文钱都没有花错的感觉。

        欧阳辩抽出时间去看了一下,这轮改造进行了更多的本土化和高端化,让人进来不会感觉到特别突兀的感觉,服务员的招待也变得含蓄起来,就是一种让人感觉很低调奢华的感觉,的确是好了不少。

        销量上虽然也没有提升多少,不过从某些方面来说,于谋的方法是对的。

        虽然暂时没有提升销量,但可以营造一个品牌,这让冰室的生存能力大了许多。

        做生意不能只求暴力,也要讲究细水长流嘛。

        对于真正忙碌的人来说,时间是过得很快的,匆匆数月转眼即过。

        于谋的断腿也好得七七八八了,除了暂时不能干重活,走动是没有问题的。

        欧阳修的同年对欧阳修的嘱托非常上心,把于谋的身世查的一清二楚,又将几次参与科举的卷子给翻出来誊录,还着人问了于谋此人在乡里的风评,从各个维度都查得一清二楚,就差几岁开始不尿床这些事情没写上去。

        同年关系自然是非常铁的,但这也是欧阳修如今身在中枢有关系,同年大多都以欧阳修马首是瞻,他们都指望着欧阳修能够给他们助力呢,这才这么下大力气。

        得到了证实,欧阳辩并没有立即放权,而是逐步让于谋介入到冰室、澄园的事情里面,甚至让他去管理钱财。

        所谓观人用九征。

        “九征”即九种征验。

        “远使之而观其忠,近使之而观其敬,烦使之而观其能,卒然问焉而观其知,急与之期而观其信,委之以财而观其仁,告之以危而观其节,醉之以酒而观其则,杂之以处而观其色”。

        欧阳辩知道其余的或许可以略过,但委之以财而观其仁这一过程必不可少。

        “委之以财而观其仁”,即指在考察识别人才时,通过托付给被考察对象以钱财而观察他的廉洁情况如何。

        爱财如命,见钱眼开的人绝不会是廉洁奉公的。

        相反,只要是真正的廉洁奉公的人,绝不会损公肥私去争不义之财。

        所以欧阳辩将不算太重要的冰室和澄园的管理权和财权都放给了于谋,而西湖城的利益过于重大,欧阳辩并不放心,所以还没有考察清楚之前,不会轻易放任。

        这样即便出什么差错,都不会损失道欧阳辩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