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啧,俗人一个啊!

第六十五章 啧,俗人一个啊!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小和尚,你认识陈执中府上的那个婢女?”

        蔡襄问道。

        欧阳辩收敛起微笑,沉默的点点头。

        蔡襄叹息道:“我早该知道的,但是你父亲找到我,跟我说了一些计策,我还以为是你父亲的计谋。

        后来我调查的时候,发现小石榴和你的小丫鬟碧珠是好朋友,但当时我没有什么怀疑。

        直到看到国富论的时候,我才有了隐约的想法。

        再之后王夫之和我说了你所写的破阵子,里面的可怜白发生让我这个想法变得清晰起来。

        而这个却道天凉好个秋,却是让我确认了。”

        成年人识尽愁滋味,但去不知道怎么说,想了半天想倾诉一下,脱口而出的却是,哎呀,秋天真是凉爽啊。

        明明还是个小孩子而已,却有了可怜白发生的感慨,又有了天凉好个秋的感悟,可想而知小石榴的死对这个小孩子的打击有多么大。

        蔡襄看了看沉默的欧阳辩,温声道:“你夹杂在国富论里关于陈执中贪污的证据,我已经交给了台谏的赵抃赵御史了,这个事情我不方便出手。”

        欧阳辩抬起头:“能治他的罪么?”

        蔡襄苦笑摇摇头:“他已经被罢相了,关于他的事情就算到此为止了,没有人愿意再出手了,再出手就不符合规矩了。”

        欧阳辩沉默了一会,点点头道:“无论如何,谢谢叔父了。”

        蔡襄摸了摸欧阳辩的脑袋。

        回去的路上,徐福颇为兴奋。

        “四郎,成了,那一整块地我们都拿下来了,而且售价极低,开封府给我们折成4500贯。

        只收了我们一半的定金,其余的可以在项目启动时候支付……四郎!”

        按照宋代的地价来说,每亩大约两到三贯,这算是良田的价格,陈州门外的沼泽地虽然不能耕种,也做不了其他的事情,但它终究是汴京城旁的土地。

        汴京城内的土地寸土寸金,城外附近的地价也跟着高企。

        一些在城内买不起房子的人都会在城外买房,导致城外的地价也在猛涨。

        沼泽地虽然不好利用,但也不能卖得太低,每亩做价30贯,沼泽地范围不小,约有10顷左右的土地,约有150亩。

        也就是说,光是买下来这块沼泽地,欧阳辩就付出了4500贯,不过这已经算是白菜价了。

        若是按照附近可以直接建筑的土地来卖,这个价格增加一倍都不止。

        徐福叫了一声,欧阳辩这才回过神来。

        “四郎……你不开心吗?”徐福有些忐忑道。

        欧阳辩笑道:“能够拿下来自然是开心的,我心里还有些事情罢了,这地就先放着,对了,开发期限应该没有规定吧?”

        徐福笑道:“放心,王大人很细心把这个条款给去掉了,他说了,这块地原本就不好开发,是不是就要淹水,开发期限不能定死的。”

        欧阳辩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他暗自盘算了起来,地是拿下来了,接下来就得用ppt圈钱了,圈了这么大的一块地,开发起来可是很费钱的。

        就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下个月能够将买地的钱给付清算是了不得了,开发的费用……至少得百倍算。

        四十五万贯呐!

        欧阳辩的斗志顿时起来了。

        大宋的富豪们,等我来收割吧!

        欧阳辩抛开了心中的愁绪,全身心投入到这块沼泽地的建设规划之中。

        这笔投资关系到他以后的前程,即便是欧阳辩自己也不敢轻忽。

        这可不是几万贯的事情,涉及的可是几十万贯的巨资。

        几十万贯是一笔多大的钱?

        您就这么比吧。

        澶渊之盟中,宋与辽订立和约,宋每年送给辽的岁币也就银10万两、绢20万匹而已。

        一两白银和一贯钱的购买力相当,一匹绢大约是1.5贯。

        也就是说,给辽国的岁币是每年40万贯。

        而在欧阳辩的规划中,沼泽地的改造比岁币还要多!

        时间匆匆而过。

        欧阳辩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街头之上又有了节日的气氛了,外面传来欢快的声音。

        欧阳辩颇有些不知年月的意思,和进来的碧珠问道:“外面是怎么啦?”

        碧珠捂嘴一笑,然后帮着收拾地上跌落一地的图纸,娇声道:“四郎最近没日没夜的都糊涂了,明日是上元节了啊。”

        欧阳辩恍然大悟。

        “父亲回来了吗?”

        碧珠点点头:“老爷今日去拜访了人,不过已经回到家了。”

        欧阳辩点点头:“该给老师他们送的礼物送了吧?”

        碧珠笑道:“放心吧,徐掌柜过来请示你,你在忙,我已经让他们按照惯例送过去了,王大人还在问你最近在忙什么呢?”

        欧阳辩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笑道:“碧珠姐,帮我准备热水,我得好好泡个澡,对了有人邀请我参加诗会啊文集啊什么的吗?”

        碧珠捂嘴笑道:“老爷倒是不少,你这边没有。”

        欧阳辩啧啧摇头:“这些人也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假假也是有几首流行词的词人啊,算了,看看今晚去蹭老爹的诗会。”

        他现在就要出名,一首中秋词分量不够,那就再来一首元宵词,年纪小,没有功名,想要让人刮目相看,就得用这种方式出名,有了名气,谈合作就简单多了。

        不然自己方案做得再好,人家一看,嘿,小屁孩一个,恐怕连谈话的兴致都没有了。

        若是有一个著名词人或者神童的光环,他们至少会处于猎奇的想法见上一见,到时候自己发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事情就有可能办成嘛!

        欧阳辩嫌弃的摇摇头。

        人家的穿越者抄诗词都是扭扭捏捏的,到了自己这里,却总是想着拿来换利益出风头,真的是太不高雅了,啧,俗人一个啊!

        不过当他趴在大大地浴桶里,上面还漂浮花瓣的热水中的时候,这点嫌弃已经风消云散——高雅顶个屁用,有钱才是王道!

        果然真香定理是不受时代限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