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却道天凉好个秋

第六十四章 却道天凉好个秋

        蔡襄劝说欧阳辩不要打那块沼泽地的主意,还真的是真心诚意的。

        那块地欧阳辩和徐福去看过,徐福看过之后连连摇头。

        他是专业的房地产经纪人,虽然不懂得怎么开发地产,但他毕竟在行业内。

        “这个地方位置是不错,之前我就职的那家牙行的老板也雄心勃勃想要拿下来开发,甚至准备了五万贯钱作为前期投入资金。

        但一些专业风水和匠造师看完这里之后,没有谁建议拿地的,后来只能不了了之,四郎还是不要冒险了。”

        徐福当时就建议道。

        环境的确是挺恶劣的。

        已经到了枯水期,但那一大片的土地依然沉没在污水之中,可以想象到了丰水期,这一片估计都是要被淹没在水底下的。

        这里现在成了倾倒垃圾的地方,虽然开封府严令不需倾倒垃圾,但总有有偷偷地倒,生活垃圾,还有不少的工程垃圾等等,大冬天的依然弥漫着熏天的臭气。

        其实垃圾倒也罢了,关键是水浸这个问题不好解决,让很多人打退堂鼓的就是这一个,即便浸水可能就是夏季短短几天,但谁受得了啊。

        欧阳辩笑了笑道:“叔父,您放心,我既然敢动这个心思,自然是有我的把握的,就请叔父给我一个机会。”

        蔡襄想了想,既然欧阳辩愿意接手,自然是再好不过,他能够将这块地转给欧阳辩,那么也算是一个政绩了,只是坑自家朋友的小孩,终究是不太好。

        欧阳修看到蔡襄看着自己,他摇头笑道:“这些我不管的,他自己做主就好了。”

        蔡襄惊道:“那可是很大的一笔钱,别说后期的建筑,就是拿地都得好几千贯,你真不管?”

        欧阳修指了指他手上的国富论笑道:“我相信他。”

        蔡襄看向手里的国富论,不由得哑然失笑起来,是啊,能够写出这么一本能够开宗立派的所谓经济学著作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开发一个小小的房产。

        蔡襄同意了,但话没有说满,只是承诺说会在衙里讨论一下,再拿出结果来。

        其实这已经相当答应了。

        出来之后的欧阳辩显得很是兴奋,一个跳跃蹦上了车辕,让车夫吓了一大跳:“哎呦,小心欸,我的小祖宗!”

        欧阳辩笑嘻嘻钻进车内,车内的暖炉子烧得旺旺的,欧阳修带着一身冷气也钻了进来。

        车辆麟麟。

        欧阳修看着自家幺儿在毛毯上翻来覆去的兴奋模样个,不由得笑道:“为什么这么兴奋啊?”

        欧阳辩瞟了欧阳修一眼笑道:“您不懂!”

        说完又撅着屁股在毛毯里面拱了几下。

        他是真开心。

        开冰室,东西烧,澄园,这些在他看来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在汴京这种地方挣钱,没有比房地产更好做的了,尤其是房地产业还属于粗放经营的时候。

        那块地要是拿下来,以那块地的地理位置,只要他成功开发出来,无论是作为住宅售卖,还是做大型的商业中心,都会一本万利,他就能成为真正的富豪,很豪壕无人性的那种。

        国朝自古以来所谓四民排名都是士农工商,商人是排在最后面的,但无论哪个时代,除了士大夫这个阶层,其他的工农谁又真的敢瞧不起商人。

        而在宋朝这个特殊的国情里,商人地位比不上士大夫,但士大夫自己虽然不亲自经商,但他们手上掌握的产业可不少,他们太清楚钱的作用了。

        届时自家这种书香门第,又是大富豪,那才是真正的稳如泰山呢。

        蔡襄的动作很快,估计是那块地真的没有办法处理,年后才开始上班,就叫了人把欧阳辩叫了过去。

        接待的人不是蔡襄,是衙门里专管房产建设这一块的官员,徐福试着给官员塞点钱,但官员笑眯眯地拒绝了:“不必如此,蔡大人说徐先生是给开封府解决问题来的,交代我们不可造次。”

        这中年官员,看似和徐福说话,却把眼睛看向左顾右盼的欧阳辩,想来是清楚这位才是正主。

        只听这位自称姓王的官员热络的说道:“欧阳公子,我哥是王启忠,你有印象吧?”

        王启忠?

        欧阳辩想了想,名字有点陌生。

        王姓官员笑道:“就你家隔壁的。”

        欧阳辩恍然大悟:“哦哦,是王大人啊,知道知道,我三个和你三个侄子干了好多次仗,我还经常看到王大人将他们吊起来打呢。”

        王姓官员大笑不已。

        “欧阳公子的那首水调歌头写得是真好啊,大家都觉得不应该是一个五岁稚童写出来的,所以虽然这首词已经流行了很久,但欧阳公子却没有名声大噪,就是这个原因。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也怀疑其实是欧阳大人写出来给你……呵呵,但前些日子又听说欧阳公子又有一首新作,听完之后我算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新作?”

        欧阳辩眨了眨大眼睛。

        “啊,就是那首醉里挑灯看剑!”

        哦,是破阵子啊,这首词我好像没有……嗯,是那天看猫盟虎盟大战的时候吟诵,然后传了出去的吗?

        哈,那天的打斗还真是精彩,主力突击,侧翼辅助,远程指挥……啧啧,水平不低啊。

        欧阳辩笑道:“王大人谬赞了,不过是一时游戏之作而已。”

        王大人摇头赞叹道:“欧阳公子果然惊才绝艳,看个小孩打架就能作出这么精彩的词作,真是羞煞他人。

        欸,欧阳公子,这首破阵子后面的那句可怜白发生,这好像不太符合你的年纪……哦,对不起,我不是怀疑你的意思,我是想知道你是怎么会这么写的。”

        欧阳辩笑了起来:“这个啊,嗯,我直接写首词好了……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王大人眼睛一亮,细细一琢磨,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浩荡,让旁边经过的人都好奇地看了过来,附近办公的蔡襄也被吸引了过来。

        “啊,蔡大人来了。”王大人赶紧拱手行礼。

        蔡襄笑呵呵道:“何事这么欢快?”

        王大人赶紧将事情一说,蔡襄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猴头,就知道促狭人,不过,这只是半闕,赶紧补上下半阙。”

        欧阳辩苦恼道:“下半阙补上就没有这么有趣了。”

        蔡襄呵斥道:“你要不补上,得害多少人睡不好觉。”

        欧阳辩嘻嘻一笑:“好吧,下半阙是——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蔡襄和王大人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里的惊诧。

        蔡襄沉默了一下,招手道:“小和尚,跟我来吧。”

        “夫之,你和这位徐先生把契约什么订好就行了,定金按照最低的算。”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