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我想拿块地!

第六十三章 我想拿块地!

        第二日,欧阳修和欧阳辩父子两人早早起来。

        欧阳修满面红光。

        原本他对去蔡襄家拜访的事情兴致缺缺,但今日看起来却意气风发。

        “再看一看,东西都带齐了吗?”

        欧阳修催促欧阳辩再检查一遍。

        欧阳辩无奈道:“都带齐了,国富论,茶叶,还有欧阳修文集,全都带上了!”

        欧阳修听到欧阳修文集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大手一挥:“好,那就出发!”

        春节的喜庆弥漫着整个汴京,欧阳家的马车穿越昨夜的爆竹碎屑直奔蔡府。

        蔡襄福建人,外祖父是惠安县名士卢仁,家里也是枫亭望族,加上他做官多年,家底颇为殷实。

        蔡府看起来颇为得当,可不像欧阳修家之前住在胡同里面破落户形象。

        蔡襄早早就起来了,赶紧迎接欧阳修父子入内。

        蔡襄是见过欧阳辩的,之前开封官衙上下去澄园开尾牙宴时候见过欧阳辩。

        欧阳辩先是给蔡襄磕头拜年,奉上茶叶作为拜年礼物,蔡襄也笑眯眯地递过来一个红包,欧阳辩也不客气伸手接下。

        之后才宾主就坐,言笑晏晏起来。

        “君谟,我这犬子喜好做点什么社会研究,为此还开了几个店做点小生意,上次的澄园就是其一,其实我并不太赞同。

        但这阵子他倒是交了个作业上来,我看了看,也没有发现特异之处,君谟理财了得,帮我看看这小子写的东西如何。”

        蔡襄笑眯眯地接过欧阳修递过来的厚厚一本书,看到了精美的装帧,暗暗啐了一口:欧阳老贼,又是来炫耀儿子来了,我说这么好来给我拜年呢!

        欧阳辩乖巧的坐在一边,一边暗自打量蔡襄的神色。

        蔡襄的评价是比较重要的,因为蔡襄的理财能力也是相当厉害的。

        欧阳修在庆历新政中着力解决财政痼疾,但蔡襄以后可是正授的三司使,主管朝廷财政。

        那个时候,宋廷财政入不敷出,“积贫”已深。

        蔡襄善于理财。

        “较天下盈虚出入,量入以制用。

        划剔蠹,簿书纪纲,纤悉皆可法”。

        他是个真正的理财高手。

        蔡襄笑眯眯地翻开国富论。

        一开始还是笑眯眯地,但看了几页之后惊讶地看了看乖巧如鹌鹑的欧阳辩,然后又把头埋进国富论之中,再抬头的时候,发现手边的茶水已经冰凉,才知道过去了很长的时间。

        蔡襄觉得很是失礼,赶紧道歉道:“失礼了失礼了,冷落永叔了。”

        欧阳修笑着摆摆手道:“无妨无妨,君谟慢看就是,反正今日也无事。”

        蔡襄将书轻轻放在桌子上,叹了口气道:“若是庆历时有这么一本书,咱们的主张……”

        欧阳修笑着摆手:“庆历之时非战之罪。”

        蔡襄闭上了嘴巴,一会才道:“这本书阅后如醍醐灌顶,简直是酣畅淋漓,莫非是永叔借助和尚之名所作?”

        欧阳修摇摇头道:“君谟没有注意到吗,里面的商业门道,如果不是自己亲自探索,是难以摸索到其中的道理的。”

        蔡襄回忆起书中的内容,不由得点头赞同。

        他再次看向欧阳辩的眼神已经变了,不再是看子侄辈的眼神,因为国富论若真是欧阳辩所写,那么此子学识之精深,尤其是在理财这一块上,就是宗师级别的人物了!

        看书的人不同,角度也会有所不同,得出的结论也自然不一样。

        包拯看国富论,看到的是民生多艰,王安石看国富论,则是国之将亡,蔡襄看国富论,他此时想的却是国朝贫困。

        这些顶级的宋朝文人,无论是眼光还是学识,都是上上之选,若非如此,有宋一代也不可能如此富饶,只是一开始的根子不正,拖累了这么多的精英。

        欧阳辩的国富论尽量写得直白好理解,但有些概念还是有些抽象,蔡襄试着和欧阳辩请教,欧阳辩自然对答如流,还对其中的一些概念进行发散讲述,还用国朝当下的实际情况作为例子,一一剖析。

        蔡襄越听越是吃惊。

        观点形成知识放到书里面,作者虽然万般解释,妄图将思想浓缩成文字讲述,但篇幅有限,和读者终究隔了一层,亲口叙述出来又不一样了,这层隔阂被取掉,原作者思想的闪光点就会毫不遮掩的展露出来。

        在蔡襄的眼里,欧阳辩小小的身躯之中,挺立着一个如同山峦一般巨大的思想巨人。

        直到蔡襄的老妻过来催吃饭,欧阳辩的高谈阔论才算暂时止歇。

        然而在饭桌上这种谈论又继续了。

        “写书要付诸实践,实践是为了写书,这就是我开澄园的原因,虽然初衷也有挣点阿堵物的意思。”欧阳辩笑道。

        蔡襄和欧阳修大笑起来。

        “……不过这些终究是小打小闹而已。”欧阳辩有些黯然的摇摇头。

        蔡襄敲了敲桌子,沉吟了一下道:“和尚,你有什么想法,尽管提出来。”

        欧阳辩微微一笑,果然和聪明人沟通就是爽利。

        “叔父,我想做沼泽地改造,汴京东南角的城州门外,惠民河侧的沼泽地,年年到了夏季都被水淹。

        那里既种不了地,也没有办法居住人,成为垃圾堆放地,京都原本就是地少人多,着实过于浪费了。”欧阳辩道。

        蔡襄皱起眉头。

        地方蔡襄是知道的,那里实际上不算是汴京城了,连外城都不算,属于城外。

        那一片沼泽地很大,汴京城的外城这些年不太好扩建,就是因为那块沼泽地。

        沼泽地面积很大,施工难度很高,关键是经常有水淹,扩建也是被水淹的份。

        如今那里已经成了影响汴京都城颜面的一个大难题。

        陈州门外原本就算是汴京城的门面,却有一大块烂泥沼泽在那里,就像是人的脸上长了一块丑陋的皮藓一般恶心人。

        “那里垃圾成山,的确很不雅观,但因为地势低洼,却是不好安排。

        我倒是找了不少人去看,但没有人愿意开发的,连楼店务我都找了,就是没有人愿意接。

        我觉得你最好也别接,因为很可能是亏血本的。”

        蔡襄劝道。

        楼店务是国朝专门管理房地产税务的机构,他们也会造房出租,可以说是北宋第一号房地产商,还是皇家企业的那种,因为收入并不入国库,而是进入宫廷内库。

        沼泽地之所以是沼泽地,最大的原因就是地势低洼,因为惠民河年年发洪水,所以这块地根本就没有办法利用。

        但其中的原因并非全然是地理因素,里面也有人为的因素。

        贯通开封城的惠民河,由于流经城郊的两岸风景十分秀丽,所以被京城的达官显贵们圈起来,在河边盖成一座座典雅的园林别墅。

        又在在河中修建堤坝,将奔流的河水围成了自家的花园小湖,以供享乐。

        惠民河也因此而被完全堵塞起来,因此每年洪水成灾。

        欧阳辩笑了笑,现在他想要的就是先把这块地承包下来,等明年包拯上台,届时包黑脸整治权贵,贯通惠民河之后,这块沼泽地就会成为宝地!

        到时候再去争抢,别说要花费更多,他这点家产怕是问都不敢问。

        但是现在入手的话,轻松入手不说,开封府愿意将这烂摊子扔给他,更关键的是,便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