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壕无人性!(哼,被胁迫加更了!)

第六十二章 壕无人性!(哼,被胁迫加更了!)

        即便是在后世,随意登门也得是关系极好的朋友才能干的事情,一般的都会先行联系告知一声。

        尤其现在这个时代,欧阳修和蔡襄就是官场上的同僚而已,更要注重礼节。

        于是欧阳修赶紧修个拜会的手札让仆人送过去,征求蔡襄的意见,蔡襄如果同意,和仆人带个话回来,明日欧阳修就会前去。

        如果蔡襄没有时间,蔡襄自会修个手札让欧阳修何时上门,当然不是规定的时间,意思是另外找时间再约就是。

        其实这些礼节并没有在后世消失,只是改头换面之后换一种方式存在而已,归根结底就是人与人的一种边界感而已。

        仆人很快回来,手札上下面有蔡襄备注——永叔前来,不胜荣幸,略备薄酒,翘首以待。

        嗯,这意思就是明天您尽管来,吃饭喝酒我都准备好了,而且我特别欢迎您来。

        妥了。

        欧阳辩悄悄将手札收起来。

        这可是欧阳修和蔡襄两人共同的作品,而且还是记载这两人友谊这么重要的事情,在后世可是重要的文物,如果拿出去拍卖,随便卖个几千万上亿毫无压力。

        不过欧阳辩倒不是要留着卖,他也活不到那个时候啊,他想的是在上面也记载上自己的存在,这样也……嗯,不是为了什么扬名什么的,单纯是记载一下欧阳和蔡襄相见的场景而已。

        欧阳辩细细端详手札,蔡襄的字果真是好看,和那些喜欢崎岖志趣的书法家不同,蔡襄的字是属于那种让人一看就知道很好看的那种。

        单纯看这一行字,就觉得他的书法浑厚端庄,淳淡婉美,自成一体。

        顿觉有一缕春风拂面,充满妍丽温雅气息。

        “果然不愧是宋代苏黄米蔡四大书法家之一啊!”

        欧阳辩赞道。

        “什么?”欧阳修仿佛听到了什么。

        欧阳辩赶紧摇摇头:“没事,我是问,我要不要拿国富论去请教一下蔡大人呢?”

        欧阳修想了一下点头:“倒也可以,君谟喜欢藏书,你拿过去估计就拿不回来了,你还有备份吗?”

        欧阳辩得意的提出一捆书:“您看看,这是我让人打版印出来的,这字迹您看看可以的吧?”

        欧阳修嫉妒得变形:“哎呀,这……这也太浪费了吧?”

        何止是浪费,简直是壕无人性!

        在宋代要印一本书需要多少钱?

        南宋淳熙三年,舒州公使库刻曾《大易粹言》,书尾有雕造所的告白:

        “……今具《大易粹言》一部,共贰拾册。合用纸数,印造工,墨钱下项:

        纸副耗共1300张;

        装背饶青纸30张;

        背青白纸30张;

        棕、墨、糊药、印背匠工食等钱共一贯五百文足;

        赁板钱一贯二百文足……”

        稍微做一个推算:

        北宋的大纸每张0.115文,大青白纸每张7.33文;

        也就是说,《大易粹言》每部成本3贯290文!

        国富论经过删减补充,加上欧阳辩夹杂进去的私货,足足七十万字,用雕版印出来就是一部真正的大部头。

        欧阳辩考虑着是来送人的,就不太惜取工本,装帧都是用的中上的水准,粗粗算下来……每部4贯钱差不多!

        “你……这一次印了多少本?”欧阳修问道。

        欧阳辩不甚在意的答道:“也没有多少,就印了一千本吧。”

        欧阳修瞪大了眼睛:“一千本?!”

        欧阳辩听到欧阳修声音有了变化,忍不住抬头:“对啊,一千本啊,一次性印多一点嘛,您不是说不怕事吗,我想着以后肯定是要多送人的,印多一点以后就不用麻烦了啊。”

        “可这……一本书算下来得有两三贯钱吧,这一千本,那就是两三千贯?”

        欧阳修感觉小心肝都在颤抖,两三千贯,那可是两套院子了!

        欧阳辩眼睛一瞪,用手大力的拍着书页,像是一个街头卖货的:“哪有那么便宜,您看看这纸张,这装帧,还有这包边线装,这一本没有四贯钱根本下不来!”

        “所以……你就花了四千贯?”

        欧阳修肝胆颤栗,他一年薪俸才多少啊,这小子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花了四千贯!

        四套院子啊!

        视钱财如粪土的欧阳修感觉三观受到了重大的冲击。

        欧阳辩嘿嘿一笑,又从一侧提出一包书来:“不止啊,一共花了六千贯,我给你印了一千本文集,你的字数少,一本才两贯,挺合适的。”

        欧阳修接过欧阳辩递过来的书本,书名【欧阳修文集】,欧阳修翻开一看,眼泪都差点下来了,里面几乎将他所写过的诗词文章都记录在里面,颇为全面。

        欧阳辩介绍道:“……里面的诗词文章都是公开传播的部分,以后等你年纪大了,再给你出一本包括私人书信,讨论政事等资料的合集,尽量不要让这些东西散失,不然就太可惜了。”

        欧阳修的脸色红润,美滋滋的翻着书页,一边翻一边评价:“哎呀,不错,这纸质感真是不错,一本两贯啊,不贵不贵……你让他们把雕版留着啊,以后还得补印呢!”

        欧阳辩笑眯眯地看着如饥似渴的父亲。

        您看,这就是挣钱的意义。

        读书人视钱财如粪土,但对于立德立功立言却是极为执着,但你要立言著述,有钱和没钱的区别立马就出来了。

        欧阳修美滋滋的道:“明天过去,国富论带上,我的文集也要带上,哎呀,我得列个名单,看看还有谁得送个一两本,嗯……不能我自己送上门去,不然显得多刻意啊。”

        欧阳修看向欧阳辩。

        欧阳辩立即举手:“这书是我印的,自然得我去送,父亲就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了。”

        欧阳修满意地点点头:“也不要见人就送,要送给懂得欣赏的人。”

        欧阳辩连连点头。

        欧阳修兴致勃勃去列名单去了。

        欧阳辩笑了笑了,整理一下要送给蔡襄的礼物。

        “嗯,国富论送个几本,爹爹的文集得带上……蔡襄自己制作过小龙团名茶,应该是个爱茶的人。

        贡新銙、试新銙、北苑先春这三种茶都是名贵且稀少,应该会喜欢才是,送书和送茶叶,都是风雅之物,嗯,没什么问题。

        这个黑料……嗯,要给他吗……不知道他会不会追究,就怕他顾忌仁宗的面子不去追查……算了,就夹在书本里面,他愿意追究就追究,不愿意就等我自己筹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