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破阵子!

第五十九章 破阵子!

        碧珠蔫了两天之后,逐渐又恢复了原本的性子,每天帮薛夫人整理花草,又陪着欧阳辩到处瞎逛。

        最近的王安石似乎也比较忙,没有顾得上欧阳辩,欧阳辩得以到处瞎逛。

        欧阳修似乎也很忙,每日里早出晚归的。

        欧阳辩的几个兄弟的生活就没有怎么变过。

        欧阳发还是看他的书,欧阳辩关注过,堆得满满的书籍大部分都有被翻阅过的痕迹,堆叠起来的草稿纸都快成山了。

        就是形象看起来不太好,衣服上时常都是墨迹,头发散乱,脸色也有些苍白,除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其余看起来就是一个颓废的少年。

        不过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快乐。

        二哥欧阳奕屋里已经成为摩喝乐博物馆了。

        欧阳辩出去瞎逛的时候看到新鲜的摩喝乐,就会帮他带回来。

        后来嫌烦,欧阳辩就给了欧阳奕一些花销钱,让他自己出去买。

        正好让他多出去逛逛接触人群,否则还真是要成为一个宅男的。

        三哥欧阳棐的日子是越过越精彩了。

        他的猫被他养得越来越肥了,肥猫是不愿意动弹的,以至于也不太爱打架了。

        但欧阳棐已经和隔壁王大人家的孩子们结成了仇家,打架也成了每日必备的活动了,而且这架也是打得越来越有意思。

        王家的小屁孩们在长大,欧阳棐一个人的力量已经压制不住了。

        欧阳棐一个人干不过,找他的大哥二哥求助没人理,就把主意打到欧阳辩身上。

        可欧阳辩也不太感兴趣,但给出了一个主意。

        欧阳棐如获至宝,于是对面的李大人家的孩子,徐大人家的孩子,吕大人家的孩子,都被他组织了起来,组成了【猫盟】,一起对抗王家的小屁孩们。

        王家的小屁孩被揍一顿,也意识到了要广结天下好友,。

        是纪大人家的孩子,于大人家的孩子,秦大人家的孩子,也被组织了起来,组成了一个【虎盟】。

        日常躺尸的欧阳辩对这个发展趋势颇为了解,也算是看得津津有味,尤其是双方打雪仗的时候。

        欧阳棐作为猫盟的老大,对猫盟的发展肩负着巨大的责任感,特意请自己的幺弟请教如何增强猫盟的战斗力。

        欧阳辩闲极无聊加上本身心情就有些郁闷之下,倒是来了一些兴趣。

        于是稍微教了教他们如何在打雪仗的时候打配合,应该如何储备好雪弹,应该如何确定进攻路线,攻击哪一个脆弱点等等的一些战略。

        欧阳棐果然借此大败虎盟,欧阳棐在猫盟的地位顿时至高无上了。

        但虎盟那边也颇不罢休,纠结了更多的孩子加入其中,人数上比猫盟要多得多,猫盟顿时落了下风。

        欧阳棐倒是想发展更多的人,但附近的小孩要么被发展进了猫盟,要么进了虎盟,已经没有多少战争潜力可以挖掘了。

        欧阳棐只能再度求助幺弟,欧阳辩给的意见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欧阳棐顿时恍然大悟,立即发动猫盟中的孩子,利用各种方式去将虎盟的孩子争取过来。

        有沾亲带故的就用感情攻势,有鸡贼一点的就威逼利诱,各种手段之下,虎盟顿时损失了不少的骨干力量。

        虎盟自然是不罢休,有样学样的互相争取,反间计、离间计各种年度大戏在上演,把欧阳辩都看得目瞪口呆。

        所以这些官宦家里出身的小孩,果真是不可小觑啊。

        这个过程之中,欧阳棐深深感觉到自身能力不足,时不时就和欧阳辩倾诉,欧阳辩给他指了一条明路——人蠢就要多读书。

        欧阳棐顿时醒悟,不过他看的书倒是颇为实用。

        要打群架,他就看兵书,要争取盟友,他就看战国策,要笼罩人心,他就看史书。

        欧阳棐的优势在于,他有一家子读书人,无论是父亲欧阳修,大哥欧阳发,还是幺弟欧阳辩,都有无数的杂书任他翻阅。

        欧阳辩看着看着,就颇为认真起来了。

        这帮小孩子,打起雪仗越来越专业,团队之间也建立得颇好,基本很少能够被离间反间了,各种战术策略让欧阳辩都觉得啧啧称奇,已经不是纯粹的小孩子之间的胡闹了。

        不过这些小孩子也因此经常被家长揍,因为他们要利用很多的环境来打仗,未免会破坏一些东西。

        若是无关紧要的倒还好,但有些东西作为官员的家长也都相当重视的,比如马车和马这些。

        猫盟这边的欧阳棐为了击败对手,将欧阳修之前的破马车拉出来用,用车战击溃了虎盟的阵地战。

        然后虎盟不服气,王家小屁孩也把他老子的马车偷出来,然后在沟渠那里翻车了,人倒是没事,就是马断了一条腿。

        即便是一匹驽马,也值不少钱的,王家几个小屁孩被揍得很惨。

        欧阳辩看得幸灾乐祸。

        王家的孩子们面对欧阳辩还是比较尊敬的。

        在他们的眼里看来,这个欧阳棐的弟弟,从来不参与打架斗殴之中,只是观察他们的打架。

        有一次他们被欧阳棐打得狠了,就寻思打欧阳辩一顿,没有打着,却引来了欧阳家的欧阳发和欧阳奕。

        这俩兄弟年纪更大,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尤其欧阳棐知道之后,直接追杀他们到家里去,向王家告状。

        于是这几个小屁孩又被吊起来打了。

        欧阳棐颇有老子欧阳修的口才:“……我与你们儿子的恩怨,乃是我个人所为,与我幺弟无关,你们想要打架冲我来,别招惹我幺弟,否则便是不死不休!”

        王大人又好气又好笑,小孩子之间的事情他当然不太管,而且孩子们都是越打感情越深的,只要不打出事情来,那也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过他倒是关心欧阳辩:“小和尚最近在干什么啊?”

        欧阳棐想了半天:“……睡觉?”

        王大人哭笑不得:“那他最近有作诗什么吗?”

        欧阳棐倒是来了兴致:“这个有,那天他躺椅子上看我们打架。

        我作为大将军,自然是指挥为主,幺弟那天看得兴起,为我们吟了一首词,还真的颇为壮烈呢。”

        王大人眼睛一亮:“还记得吗?”

        欧阳棐一翻白眼,作为欧阳家第三聪明的孩子,能不记得么?

        欧阳棐认为,家里兄弟四个,幺弟应该是第一聪明人,大哥是第二聪明人,而他应该是第三聪明人,至于二哥……嗯,他是普通人。

        “当然,您且听着。”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可怜白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