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欧阳修哄儿子的方式

第五十七章 欧阳修哄儿子的方式

        欧阳辩带着门子帮他折下来的腊梅高高兴兴的往家里去。

        刚刚进入家门,就看到碧珠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偷偷地抹眼泪。

        欧阳辩暗暗偷笑。

        这个碧珠姐,什么都好,就是心眼颇小了些,每次被骂都得伤心好几天。

        他偷偷摸摸的过去,然后突然蹦出来:“啊!”

        “啊!”碧珠惊叫声比他还要大。

        “四郎,讨厌死了!”

        碧珠的眼泪扑簌而下。

        欧阳辩笑嘻嘻道:“碧珠姐,又哭鼻子,羞不羞!”

        碧珠眼泪更是扑簌而下,抽泣道:“四郎,小石榴死了!”

        欧阳辩愣了愣:“小石榴……死了?”

        欧阳辩恍惚中想起,那个可爱的小石榴好像是挺久没见了。

        不过也正常,在人家府上做事嘛,走不开也正常,只是,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是怎么回事?”

        欧阳辩问道。

        碧珠一边说一边抽泣。

        原来碧珠一早出去,就听到街上有人在讨论。

        开封府接到奏报,宰相陈执中家中有人报告陈家一个丫鬟自杀而死。

        若是别的知府,听闻是宰相家中死人,即便有事也当成没事。

        可当时的开封府知府是仁宗朝以刚直著称的蔡襄。

        蔡襄早在庆历新政时就和陈执中不和,此时听说陈家死了人,非常关注,亲自带领仵作前去验尸。

        蔡襄发现女死者脖颈上虽然有勒痕,可全身上下也有不少鞭打痕迹。

        至于是毒打致死,做成自杀假象,还是因为不堪忍受毒打,无奈选择自杀,要等最后的验尸报告出来,再作定论。

        不过,无论哪一种情况,都是非正常死亡。

        作为陈府一家之主的陈执中难辞其咎,必须在指定时间内到开封府接受传讯。

        现在事实情况虽然还不太清楚,但市面传言却直指陈执中的侍妾张氏。

        十多年前,陈执中找了个姓张的小妾。

        张氏本是个歌伎,出身卑贱,却很有手腕,短短数年间就赢得陈夫人的信任和家中上下的欢心。

        后来,张氏生了一个儿子。陈执中晚年得子,非常高兴。

        张氏母凭子贵,在家中呼风唤雨,渐渐不把陈夫人放在眼里。

        陈夫人本是大家闺秀,又一大把年纪了,不想和张氏争风吃醋,就整天呆在佛堂念经,为夫君祈福。

        张氏看到陈夫人如此退让,便更加放肆,俨然以女主人自居。

        陈执中到老才有一子,可这个唯一的儿子却体弱多病。

        陈执中很担心,就想再纳小妾以续香火,让管家到处搜罗合适的人选。

        张氏三番五次吵闹,凡是家中稍微有姿色的丫鬟全部被整,谁都不敢接近陈执中。

        而小石榴不过是前几天偶然和陈执中遇见,陈执中多看了两眼,张氏就醋意大发,毒打、羞辱小石榴。

        小石榴不忿,遂自杀而死。

        听完碧珠的哭诉,欧阳辩总算是了解了一些事情,不过市面的传言未必就是真的。

        只是可惜小石榴了。

        欧阳辩沉默了一会,安慰了一下碧珠,但心中终究觉得不甚痛快,原本雀跃的心情已经变成沉重。

        小石榴多可爱啊。

        才十三四岁的模样,模样天真可爱,实际上性格也是颇为天真。

        一张小圆脸,眉目颇为精致,经常都是未语先笑,非常可爱。

        她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呢,就这么被粗暴而残忍的结束了。

        欧阳辩钻进自己的房间,干啥都觉得不痛快,躺在松软的躺椅上却觉得如坐针毡。

        他自言自语道:“欧阳辩啊欧阳辩,你心里就算不甘心又能做什么呢?”

        陈执中可是宰相,若不是蔡襄与他有仇,换了别的开封府知府,这事轻轻就抹掉了,连半点风声都不会透露出来。

        一个小丫鬟的命又算得了什么。

        这事自己管不了,管不了的事情有何必自寻烦恼。

        欧阳辩这么安慰自己。

        只是他心神不宁,干啥都感觉不痛快。

        晚上吃饭的时候,张家酒楼送过来的饭菜都觉得不香了。

        欧阳修看着自家的幺儿无精打采的模样,有些奇怪的问薛氏:“和尚这是怎么啦,怎么蔫蔫的?”

        薛氏挂念着自己的花草,傍晚的时候又下了一场雪,她指使着两个仆人将怕冷的花都搬了进来,哪里顾得上自家的幺儿。

        她闻言看向拿着筷子挑着鸡肉的幺儿,一块鸡头夹来夹去,就是夹不到嘴巴里面去。

        “好像是和平时不太一样,是不是着凉了,今天一天都不见人的。”

        薛氏小声道。

        欧阳修点点头,等欧阳发三兄弟将筷子一扔,自顾自的回自己房间。

        欧阳辩也将自己的筷子一扔准备回房,欧阳修叫住了欧阳辩:“和尚,等一等。”

        欧阳辩木木的回头看向欧阳修,欧阳修心中一颤。

        幺儿平日里的机灵都不见了,眼睛里也没有了光,只有茫然。

        欧阳修站了起来,牵着欧阳辩的小手:“和尚,陪爹爹说说话,去你房间,我想喝点茶。”

        欧阳辩沉默的点点头。

        欧阳修回头和薛夫人点点头。

        回到房间,欧阳辩自顾自的躺倒在躺椅上。

        欧阳修只能自己烧水泡茶,泡好了唤道:“和尚,喝喝爹爹泡的茶,看看比你的手艺如何。”

        欧阳辩接过来抿了一口,脸上现出嫌弃的模样。

        欧阳修不由得乐了起来:“嫌弃不好喝,那就自己泡。”

        欧阳辩懒洋洋的躺回躺椅上。

        欧阳修坐到欧阳辩的旁边,将欧阳辩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怀里,长须拂过欧阳辩的鼻子。

        欧阳辩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欧阳修乐得不行。

        “小和尚,和爹爹说说呗,想什么心事呢,是想要买些什么书吗,还是想参加爹爹的聚会?要不,爹爹带你去……”

        欧阳修鬼鬼祟祟地看了看门口,低声道:“……爹爹带你去玉仙楼玩,但是你不能告诉你娘亲。”

        欧阳辩诧异地看了看自家的老爹。

        这说的是人话吗,老爹带着儿子去逛青楼耶!

        欧阳修倒是颇为满意,因为他将儿子的诧异当成了来了精神。

        “……嘿嘿,我和你说,老爹去八仙楼,那也是极受欢迎的,虽然不如柳七公,但也算是……嘿嘿。”

        欧阳修不无得意。

        欧阳辩翻起了白眼。

        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