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东西烧

第四十七章 东西烧

        欧阳修霸占了欧阳辩的马车,欧阳辩可不是委屈自己的人,重新和车行定制了新的马车,近些天已经到位,钱给够的情况下,这种事情并不难。

        王雱第一次坐到这么舒适的马车,很是有些好奇,话里行间更是充满羡慕,这里摸摸那里看看。

        欧阳辩看得好笑:“师兄,等以后你就学了,我送你一辆吧。”

        王雱有些不好意思:“不用不用,我坐一坐就好了。”

        男孩子都是喜欢车的,无论是后世的汽车还是现在的马车都是如此,当然有很多权贵子弟用来炫耀的是好马,但一辆好车依然会令人羡慕。

        马车在风雪中缓缓而行,来到大相国寺,欧阳辩先是去冰室看了一下,虽然是风雪天,但小姐姐们依然热情饱满,裹着皮毛坐着马车来到店里。

        冰室这里已经成为汴京城高端名媛的聚集地了。

        欧阳辩见王雱颇为眼馋,赶紧让店员准备了两杯热奶茶,王雱还颇为感激。

        终究还是小孩子而已。

        欧阳辩有些好笑。

        这段时间的接触以来,欧阳辩发现王雱并没有史书上写的那么乖戾,反而是个颇为乖巧的小孩子,至于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变故让王雱有所变化,那就不是他所能够知道的。

        不过王安石本人情商一般,教育出来的小孩情商估计也是一般,所以未必是乖戾,很可能只是情商不太行而已。

        而且欧阳辩心里也有些猜测,王安石变法被很多人深恶痛绝,后来更是直接导致了党争,王安石得罪的人太多,要不是清末的梁启超帮着翻案,估计在后世的新中国也依然得不到公正的对待。

        王雱未必就是史书上所说的那么不堪,很可能是王安石的政敌和之后的人进行抹黑也说不定。

        不过这些并没有什么实证,欧阳辩也不知道真假,但目前接触来看,王雱还算是个挺乖巧的小朋友。

        东西烧烧烤店就在旁边,王雱抱着热奶茶跟在比他矮了一个头的欧阳辩后面,倒像是是欧阳辩的跟班一般。

        东西烧烧烤店装饰颇为典雅,一个烧烤店愣是装修成高端饭店的模样。

        这也是欧阳辩的意思,新生事物一开始的时候是最好定位的时候。

        你将它定位为高端,它就是高端的;

        你将它定位为路边摊,那它就是低端的。

        要想挣钱,自然是做高端的溢价更多。

        还不到饭点,店里面的人已然不少,这是被烧烤的香味吸引进来的游客,用了蜂蜜、孜然、辣椒粉、五香粉烤制的肉香味四溢,这是一种非常独特的味道,来大相国寺玩的人经过都会忍不住进来看看。

        胖大厨在四处的游弋,观察食客的反馈,恰好看到背着手晃晃悠悠进来的欧阳辩,立时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一身肥肉都随之荡漾起来。

        “四郎,四郎,你来了啊!”

        胖大厨的脸上带着喜色,仔细观看之下还带着得意。

        欧阳辩笑了笑,这是在向自己邀功呢。

        不过的确干得不错,装饰布置基本达到自己的预料了,就是不知道最为关键的食物如何。

        胖大厨已经安排上了,在张家酒楼的时候,有新菜要上,他是一定要让欧阳辩尝尝的,欧阳辩认可的新菜,那些老饕们不会有什么异议,甚至会大加赞赏。

        王雱有些拘束的坐在椅子上,椅子有靠背也有扶手,但他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他还没有来过这么高档的地方吃过饭呢。

        欧阳辩只是笑着和他说话,聊一聊背的哪些经义老是记不住,还有一些解释自己觉得不太恰当,以及王安石是怎么骂自己的,这么一来,王雱倒是轻松了下来。

        只是被接下来上的菜给惊吓到了,用精美盘子呈上来的烤得极为诱人的羊肉、鹿肉、猪肉。以及一些豆芽、白菘、干蘑菇等等在冬天能够吃到的蔬菜也被烤得香气四溢。

        一道道菜如同流水一般呈了上来,一般欧阳辩尝试一口之后便没有多吃,一会又会撤下去,王雱看得目瞪口呆。

        欧阳辩一看就知道王雱误会了,解释道:“我是在帮他们试菜,并不是我生活奢侈。”

        王雱这才按捺住心中的震惊,他好奇道:“这店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这倒不是什么秘密,反正王安石也知道,欧阳辩笑道:“这店有我的股份,刚刚那家冰室也是我开的。”

        王雱一脸的震惊:“你……开的?是不是说错了,是你家里开的吧?”

        欧阳辩笑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无论王雱是不是史书上说的那样飞扬跋扈,但如果是,那给他一些暗示也不是不行。

        小人畏威不畏德,他这个时候年纪小,正是给他种下自己很强大的思想的时候,到时候他若真是一个小人,长大后想必会因此对自己敬畏几分。

        欧阳辩不想活得太累,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在这个时代,官就是官,他的父亲欧阳修,他的兄长以后都会踏上仕途,家族就是纽带,即便他不步入仕途,他们欧阳一家依然是一个整体,逃不掉也脱不了的。

        既然这样,还不如花点心思铺铺路,说不定以后就能够用上呢。

        结交王安石是这样,现在套路王雱也是如此,无非就是给以后减少一些麻烦而已。

        但结交王安石最后被强行收为弟子的事情不是他能够预料到的,王安石的这一步棋让欧阳辩的规划都变了。

        十几年后王安石一旦开始变法,那么作为王安石弟子的他,天然就是王党阵营,他可以选择不参与,但他终究还是王安石的弟子,逃不掉的。

        欧阳辩仔细的思考,他到底要不要步入仕途,到时候为王安石冲锋陷阵,他想了许久,还是觉得那样的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

        欧阳辩可不觉得有自己的帮助,王安石的变法就能够成功。

        王安石面对的对手太强大了,那可是真正的一个庞大的食利阶层,只要触及到他们的利益,他们就会张开血盆大口吞噬掉敢于侵犯他们的敌人。

        太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