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来来,我给你讲讲什么叫经济学

第四十五章 来来,我给你讲讲什么叫经济学

        王安石讲范蠡,并非按照时间顺序来讲。

        如果是按照时间顺序,应该是先从范蠡帮助越王勾践复国,兴越灭吴,然后在弃政从商。

        然而王安石却是从范蠡从商开始讲起,然后才回顾起范蠡的丰功伟绩。

        欧阳辩拼命憋笑。

        王安石的用意昭然若揭——就是劝他,生意什么时候都能做,但建功立业却是半点也不能错过机会的。

        王安石在后面还语重心长的劝道:“你年纪还小,最好不要养成穷奢极欲的习惯,要知道还有无数人在忍饥挨饿,没有立锥之地呢。”

        呦,这个锅可不能背!

        而且,王大叔您这经济观念有点陈旧啊,您以后可是要掌管国家的,这种原始的经济观念可不行啊。

        欧阳辩道:“老师,您觉得我花钱过于随意了些吗?”

        王安石点点头:“是的,买房子给家里人住倒是无可厚非,但其他的就有些过分了,你用的东西非奢侈不用,非顶级不用,这样很浪费啊,于国于民都是无用的。”

        欧阳辩笑了笑道:“那我该如何处置我挣来的钱财呢?”

        “自然是买些田地,其他的钱收好,节俭一些度日即可。君子一箪食一瓢饮,关键是求得精神上的丰富即可。”

        王安石理所当然道。

        欧阳辩笑道:“老师,这个事情我倒是有不同的看法。”

        王安石点头示意欧阳辩继续说,在之前的一个月时间里,王安石教导欧阳辩的时候,欧阳辩也时常会和他进行讨论。

        他发现欧阳辩的许多看法迥异常人,有些道理近乎离经叛道,但仔细思索,却又颇有道理,有些更是真知灼见,只是想要让世人接受可不容易。

        经过那一个月的磨合,王安石也习惯了和欧阳辩讨论一些问题。

        欧阳辩说道:“我现在挣到了钱,如果我把钱藏起来不消费,我固然是有钱,但于其他的人又有什么好处呢?

        但是我拿出来花掉,情况就不一样了。

        您看看啊,我买一个砚台花了几十贯,那么这几十贯就会来到制作砚台的工匠手中,工匠是不是能够养家了?”

        王安石一愣,是这个道理。

        “一样的道理,工匠花钱买了捕鱼的人的鲈鱼,嗯,捕鱼的人也挣到了养家的钱;

        而捕鱼的人为了养家,他要去买米买油,那么种地的农民可以卖出他们的粮食;

        农民可以拿这个钱去买一件衣服,那么收益的人就是制作衣服的裁缝和种棉花的农民也能够得到好处;

        也就是说,这几十贯钱在我花出去之后,它就不断地在给更多的人创造生活的条件,这样就会有无数的贫民能够脱离贫困,前提就是只要他们努力的工作就可以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王安石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但是我拿来买地的话,就会有十几户农民失去土地,那他们要依靠什么为生呢?

        最近学史,我看到了一个问题,历朝历代的倾覆,大多都是土地兼并造成的,但咱们大宋这个问题却不会太大,因为咱们大宋商业极其发达,并不是都得依靠土地而活。

        所以我挣到钱,就必须得花出去,我挣到越多的钱,花得越多,就对这个社会更有益!”

        王安石陷入了沉思。

        聪明人不需要说太多,只要稍微一点就豁然开朗了。

        王安石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这时候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也并没有太多的商业思维,他们的思维依然还停留在农业才是人们生存的根本,而商人都是逐利的,是剥削劳动人民的成果的刻板印象上面。

        即便宋朝还算是比较开明的,至少他们从法律上承认了商业的正当性,甚至发布了商业税法进行规范。

        但这并不能掩盖他们在经济思维上的缺陷。

        欧阳辩的说法很浅显,若是其他的大儒听到,不过笑骂一声歪理,可能并不会深思,随后就扔到了一边,毕竟君子不言利嘛!

        但王安石不一样,他一直在思考如何救这个国家,在他看来,要挽救这个国家,就是要做到四个字——富国强兵。

        虽然他没有学过什么经济学知识,但因为在观察,在思考,总是能够想出一些不成体系的东西的。

        所以当欧阳辩提出这个消费促进经济发展的观点的时候,就像是一道光突然照射进一座黑暗的屋子之中,让他突然看到了很多的东西。

        王安石心中激动,刚刚蓄起来的短髯都在微微的抖动,他沙哑着嗓子问道:“你这也是从西方学来的吗?”

        欧阳辩笑着摇了摇头道:“是我悟出来的,最近做生意有点感悟,待我有时间把它写出来。”

        王安石点头道:“嗯,最近功课先放一放,把你的想法写出来给我。”

        欧阳辩愣了愣,王安石竟然这么看重,哦,是了,应该是他在思考如何救国的时候遇到类似的疑惑。

        咦,倒是个好机会,或许可以通过这个来影响一下他,或许能够借助他让变法的结局好一点?

        欧阳辩痛快地点点头,他虽然不想参与其中,但现在被弟子,已经是王安石一条绳子上的……哦,一个阵营的人了,王安石好不了,自己也休想好得了。

        所以帮助王安石,已经是在帮自己了。

        想帮王安石变法成功,那么帮王安石开拓一下视野倒是很必要的事情了。

        只是,要写些什么内容呢,倒是得好好斟酌一番。

        王安石吩咐欧阳辩尽快整理出来给他过目,有什么不懂得也可以随时来找他讨论,欧阳辩点头同意。

        王家的园子叫澄园,名字挺好的,倒也不用改了。

        澄园的整理工作没有那么快完成,因为王家破落,澄园也稍有荒废,要投入营业中,没有大力度的休整是不行的。

        里面的木质建筑得重新上漆,有不少的瓦片脱落得整片换掉,池塘沟渠得清淤,树木得重新布置整理,这些工作已经在快速地而有序的整理中,欧阳辩的计划是赶在冬天来临之前投入使用。

        和澄园的大工程不同,胖大厨的烧烤店就简单多了,他效仿冰室的做法,先开一家旗舰店试水。

        他找到徐福帮忙,在相国寺旁边拿了一个大店铺,按照欧阳辩给出的方案进行装修,其中最主要的还是烧烤的培训。

        作为一个大厨,在接受了欧阳辩给他建议的酱料和烧烤的流程之后,他先是自己做试验,然后进行一些本土化改良。

        培训烧烤的专业人员这一块上不用太过操心,他作为大厨,自然有自己的徒弟,在张家酒楼的厨师可以不用带出来,但自己的几个徒弟却是可以带出来的。

        在这样的条件下,烧烤店很快就开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