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我倒是想吃火锅了

第四十二章 我倒是想吃火锅了

        欧阳修的活动能力还是很强的,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帮王安石谋到了一个职位。

        离京师近的地方刚一出缺很快就被权贵子弟占去了,想要在汴京谋个职位是很难的,能够在一个月内谋到一个职位,说明欧阳修也是出了大力气的。

        原本王安石并不太愿意在汴京任职的,他几次封还中书发下的敕牒,不接受馆职的任命。

        倒不是想要去地方历练,这些年王安石的历练也足够多了,真实原因其实是因为家庭负担太重才不得不请求外任的。

        汴京居,大不易。

        即便王安石有大家族支持,但想要在汴京居住,还是稍显拮据了些。

        当然要是能够做到高级官员的程度,自然可以在汴京安居乐业。

        可现在的他在汴京也不过是个中低级官员而已。

        欧阳修知道这些情况,所以他帮王安石谋的职位叫群牧判官。

        此职虽然也是朝廷之职,但与馆职不同,有比较大的灵活性,能经常到地方上去,俸禄也不低。

        群牧司长官是包拯,此人严正廉明,为当世名士。在他属下为官,对以后的发展也有益处。

        所以王安石倒是没有排斥,不过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欧阳辩。

        欧阳辩的学习进度太快了,他生怕错过欧阳辩最佳的成长时间。

        王安石正式接受了群牧判官的任命。

        群牧判官是群牧司的属官,掌管全国军马饲养之事。

        此时作战,骑兵是主要力量,战马的作用特别大,所以在真宗朝,专门成立了群牧司。

        群牧司的长官是群牧制置使,群牧判官只是此部门的一个中级官吏。

        这样的官职,没有独立的行政领导权,上支下派,还要经常到各地去处理一些工作,更无法发挥才能。

        这对王安石不算是个很好的职务,对于王安石来说,他希望能够主政一方,这样才能够真正发挥他的才能。

        王安石开始走马上任,也就无法时时督促欧阳辩了,于是就定下一旬考核一下功课的制度,其余的时间王安石会布置任务,由欧阳辩自己完成。

        欧阳辩倒是因此得到了一些自己的时间。

        大雪纷飞,碧珠撑着油纸伞,小心翼翼地帮已经窜到她胸口高的欧阳辩遮住雪片,一主一婢在茫茫雪中悠哉漫步。

        “四郎,这么大雪,多冷啊,要去张家酒楼坐马车多暖和啊,干嘛要这么走过去啊?”

        碧珠不无抱怨。

        几个月过去了,碧珠已经长开了,十五岁的小姑娘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欧阳辩背着双手,微微低着头,闻声笑道:“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下了大雪,自然要出来好好地观赏一般,躲在车厢里面,那又有什么趣味。”

        碧珠跺跺脚一撇嘴:“可是我都快要冻死了啊!”

        欧阳辩翻翻白眼:“那就快一点走吧。”

        主婢二人加快脚步。

        张奇看到面青唇白的欧阳辩时候,大为惊讶:“怎么冻成这个鬼样子,马车坏了吗?”

        欧阳辩勉强一笑:“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下了大雪,自然要出来好好地观赏一般,躲在车厢里面,那又有什么趣味……啊...嚏..!”

        张奇赶紧将欧阳辩拉进屋子里,屋子里烧起了炉子,又赶紧泡了热茶,让欧阳辩和碧珠都喝了几杯,这才算是缓了过来。

        “娘咧,以后再也不装逼了。”

        欧阳辩吐了口气,裹着一床被子,让张奇把窗子打开一条缝,呆呆地看着外面飘过的大雪。

        对于一个南方人来说,看雪是一件永远都不会腻的事情。

        “听说最近都在你老师那边读书是吗?哈哈哈……嗷嗷!”

        张奇拨弄着茶碗忍不住笑出了猪叫声。

        欧阳辩白了一眼张奇。

        张奇笑了好久才停了下来,气喘吁吁地,肥胖的他体力并不算太好。

        “我一想起你说过的【我宁死也不读书】时候的神情,然后想到你在你老师家一脸心如死灰的丧气样,一边背着【子曰……】,我就感觉场面特别的有喜感。”

        欧阳辩又翻白眼。

        张家酒楼大厨听说欧阳辩过来,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又带了几盘炒菜献宝:“最近您没来,没有新菜,我就想着自己尝试做了几个新菜,您给尝尝?”

        欧阳辩伸出筷子随意拨弄了几下,夹了小块尝尝,皱起了眉头。

        胖大厨瞪大了眼睛,看起来有些紧张。

        欧阳辩随意的点点头:“也还成,可以上。”

        胖大厨小心翼翼地问道:“您觉得不好吃?”

        欧阳辩摆摆手:“不是不好吃,最近读书太多,整个人都蔫蔫的,食欲不振罢了……啊,好想吃火锅!”

        张奇一愣:“什么是火锅?”

        欧阳辩一愣:“你们不知道火锅?……哦,是了,古董羹。”

        胖大厨有些失望:“哦,你说的是古董羹啊,没事,我叫人安排一下就好了。”

        欧阳辩精神一下子振奋起来:“好,多下点辣椒,这么冷的天,就该吃辣一些!”

        张奇和胖大厨都愣了愣:“什么?”

        “辣椒!”欧阳辩笑道,但下一刻他的脸就有些垮了,现在还是北宋,离辣椒传入中国还远着呢!

        不过,应该有替代品才是。

        欧阳辩发动脑筋,这时候做编辑的好处就出来了,总会知道一些稀奇古怪的知识。

        “去药店,买一种叫辣火的药品,也叫海椒,用那个就可以了。”

        欧阳辩笑道。

        辣椒的源来主流的说法是海外传入,但实际上中国本土也有辣椒,只是没有人尝试去吃那么古怪的东西罢了。

        自家开酒楼的好处便是,想吃什么随时便能够吃上。

        一桌子新鲜蔬菜肉类,切成片摆盘,铜锅用炭火烧的咕咚作响,白雾弥漫在屋子里,更给屋里增添很多温暖。

        欧阳辩闻着辣椒的香味,忍不住口舌生津,大赞道:“这特么才是生活嘛!外面大雪纷飞,屋内火锅咕噜作响,一口肉一口酒……”

        碧珠插嘴道:“夫人不许你喝酒。”

        欧阳辩横了碧珠一眼斥道:“多嘴!”

        碧珠捂嘴偷笑。

        “啊...嚏..!”

        “啊...嚏..!”

        ……

        胖大厨和张奇轮番打喷嚏,空气中的辣椒味道让他们的鼻子有些不适。

        张奇拿手帕抹了抹鼻子,指了指咕咚作响一片通红的铜锅:“这玩意吃不死人吧?”

        欧阳辩嘿嘿一笑:“倒是不会死人,就是第一次吃的人,会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