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我要收你为徒!——感谢【齐/兰陵】的打赏,感谢支持!

第三十八章 我要收你为徒!——感谢【齐/兰陵】的打赏,感谢支持!

        “叔……您没事吧?”

        欧阳辩小心翼翼地问道。

        王安石从震撼中醒悟过来,眼睛如同两盏灯笼一般灼灼生光,把欧阳辩吓了一跳——这位未来首辅不会是个变态吧?

        欧阳辩有些瑟瑟发抖,以前就听说有小男孩被变态老男人猥亵的新闻……自己这小胳膊小腿怕是反抗不了的吧?

        欧阳辩偷偷看向门口,忖度着能不能逃出去,又想着大声呼叫会不会有人来。

        只听王安石激动道:“……我还以为你只是个胸无大志的稚童,虽然聪明伶俐,但却是甘于平庸的庸才……”

        欧阳辩眨眨眼睛:您说得没错啊,您真是慧眼如炬!

        “……没想到你竟然胸怀如此宏大的志向,而且这志向也着实震撼人心,你这四句扩展了古今士大夫的胸怀和志向……”

        欧阳辩再次眨眨眼睛:咦,不对啊,张载的这横渠四句还没有面世么,他……糟了,张载是个大器晚成的玩意,他得等嘉佑二年38岁的时候和苏轼这些人一起考试呢……所以,现在我是这横渠四句的作者?

        滑稽。

        欧阳辩倒是没有所谓的抄袭洁癖,不然也不会抄苏轼的水调歌头,但是不经意的抄和有心理准备的抄那还是有些不同的,而且,这话根本就不符合他的人设嘛!

        人设很重要,人设立不住会很麻烦的。

        他欧阳辩,只想做个有钱又有闲的二代,娶个软香小表妹,吃点适合他肠胃的软饭,至于为国为民什么的,那是别人的志向好嘛!

        这事可不能承认,要是承认了,欧阳修非得将他往死里逼不可。

        事关生死,决不能够承认。

        欧阳辩打断王安石的话:“叔,这四句非我理想,你看得没错,我的确没有什么大志向,这四句话您可以拿去用,和我无关,出了这门我是不会承认这是我写的,就这样吧,请您为我保密,为了感谢您,我送您一刀澄心堂纸……”

        欧阳辩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王安石的神情逐渐变得狰狞。

        好变态啊……欧阳辩感觉浑身汗毛竖起。

        王安石咬牙切齿:“明明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为什么偏偏要汲汲于钱财之中,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

        诶诶,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声色犬马……我承认我是想的,但我这年纪……钱财倒是很喜欢……这点您没有说错,但我聪明就非得为国为民了?

        “……有大志向也不想着去实现,还非得把自己装成一个浪荡子,你不知道这会对你以后造成多大的影响吗,你看看柳七公,明明惊才绝艳,只是一时不慎,就被迫一世流连于烟花柳巷之中自怜自艾,你想陷入那样的困境吗!”

        王安石恨铁不成钢。

        柳永吗……其实我愿意的。

        欧阳辩眨眨眼睛,倒是挺让人羡慕的,男人的终极梦想——逛青楼不给钱,还有人养……也不是不可以嘛,不过自己还是要挣钱比较好,男人可以被女人养,但自己也一定要有追求嘛。

        王安石看到欧阳辩颇为向往的眼神,顿时更怒了:“我不能看着一个良才走上歪门邪路,我决定了,我要收你为徒!”

        欧阳辩大惊。

        什么仇什么怨,我送你构建团队的秘籍,给你体验一下极致的写字体验,你竟然想要害我?

        王安石很是愤怒,但他看到了更加愤怒的欧阳辩。

        “出去,请您出去,我不想读书,也不想科举,您以后莫要再说什么收徒不收徒的!”

        欧阳辩叉着腰,一手指着门外冲着王安石吼道。

        欧阳辩怒了,王安石反而笑了起来。

        拗相公毕竟是拗相公,那可不是当上相公才拗的,他从小就开始拗了,一旦他下定决心要做成一件事情,就一定会做成的。

        欧阳辩聪明,但在他的眼里就是个小孩子,小孩子不喜欢读书是正常的,这一天的相处下来,欧阳辩表现得落落大方的小大人模样,反而让他有些犹豫,但这个时候却像是个小孩子的愤怒,倒是让他有些好笑起来。

        这才像是个小孩子嘛,天天装的深沉,着实少了好多的朝气。

        王安石柔声道:“小和尚,不用担心,你的字帖我不会和人说,但是收你为徒的事情我已经决定了,我会和你父亲说的,他一定会答应的,所以你也别动歪脑筋了,准备好和我好好读书就好了。”

        王安石的话温柔,但里面的坚决却是坚不可摧的,欧阳辩一脸的生无可恋。

        完了,一切都完了,这位可是历史有名的拗相公,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自己反驳了也没用,以王安石在欧阳修心中的地位,只要他开口说要收自己为徒,自己父亲就会主动拿绳子捆吧捆吧,捆成不可言说的姿势都要送过去给王安石的。

        欧阳辩在这一刻很想狠狠地抽自己大嘴巴子——没事装什么逼呢,没事要什么好胜心呢,没事……特么的!

        不过欧阳辩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他垂死挣扎道:“叔,您是当官的,没时间管我吧?”

        王安石笑了笑道:“我官职已经交卸出去了,我现在闲得很。”

        欧阳辩眼睛一亮,那岂不是说只要当官了就没有时间管自己了?

        王安石一眼就看出了欧阳辩的心思,他笑道:“放心,即便是继续当官,即便是被外派到地方,我也会带你在身边言传身教的,毕竟你是我的大弟子,我可不能让你丢我的面子。”

        好狠呐,真是好狠的心啊!

        欧阳辩又惊又怒。

        这是要逼着自己离开汴京城啊,去地方……地方根本没有汴京这么好玩好嘛!

        若是苏杭还好,若是一些贫瘠的州县,那可是能够将人闷出屎来的。

        作为一个后世人,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已经是最大的妥协了,若还没有大城市的繁华,那还不如去死!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王安石笑呵呵的离开,还顺走了欧阳辩一刀澄心堂纸,一个欧阳辩买了之后闲置不用的歙州砚,一小包的歙州墨条,以及好几根宣州诸葛笔,王安石对此毫无心理负担,还说出‘反正以后就是我的弟子了,收点孝敬不过分’的混账话,让欧阳辩敢怒而不敢言。

        欧阳辩只觉得自己已经不快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