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应该叫妖孽了吧?

第三十五章 应该叫妖孽了吧?

        王安石很惊讶,因为欧阳辩的话里行间有很多新名词,是他之前没有听说过的,但仔细一想又觉得豁然开朗。

        比如什么用户心理啊、消费心理啊、室内装饰啊,又比如什么管理、人员培训、职业经理人等等,让王安石颇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王安石敏锐的感觉到这里面有一套逻辑非常严密的体系,欧阳辩所说不过是其中的冰山一角,但这一角展现出来的风光,已经让他看到一个新的世界。

        “小和尚,我想问一下,这个所谓连锁店是怎么一个情况,我总感觉里面有很多不寻常的东西。”

        欧阳辩颇为惊奇的看了王安石一眼,所以说千万别低估古人的智商,他们没有经历过信息大爆炸,但他们的智商绝对不低,而且王安石这类顶级的读书人,他们的智商更是超群。

        连锁经营看似简单,但里面涉及的知识是工业革命之后的社科精髓,是管理学发展到了极高层次的产物,王安石在宋朝这样的社会里,竟然能够敏感的感觉到其中的不凡,是真的了不起。

        不过王安石的想法他大约能够理解,王安石看中的不是如何经营生意,而是其中涉及到管理学的这一部分。

        欧阳辩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这些知识传授给王安石之后,历史会因此有怎么样的改变,先进的理念不是万能的,但如果王安石能够根据这一套进行北宋本土化,或许会因此产生非常大的变化。

        但这种变化是说不定好坏的。

        比如说,如果王安石利用管理学培养出一个忠诚于他、并且战斗力极强的的官僚集团,那么司马光这些人肯定是扛不住的,王安石的变法就无人能够阻挡了。

        但这个事情真的就是好了吗,变法若是走在正确的道路,国家自然繁荣昌盛,但若是走差踏错,整个国家都会因此被拖入泥潭,甚至导致提前亡国……那乐子就大了!

        王安石见欧阳辩脸色变幻不定,忍不住问道:“不方便说吗?”

        欧阳辩赶紧摇摇头:“不会不会,来,给你。”

        欧阳辩把连锁店策划书递到王安石的手里,厚厚的一册颇为压手。

        王安石也不矫情,直接翻开就看了起来。

        策划书是欧阳辩亲笔所书,毛笔字他用不太惯,但也着实没有必要花费大心力去制作硬笔什么,毕竟适应毛笔可快多了。

        用硬笔书法技巧写出来的毛笔字,倒是有一种极为硬朗的感觉,看上去颇为舒服,但王安石很快就被内容吸引了进去。

        其实连锁店的好处总结出来就是——便于集中统一管理,调配资源,提高公司整体运营效率。

        公司可以统一调动资金,统一经营战略,统一开发和运用整体性事业;

        作为同一大型商业资本所有者拥有雄厚的实力,有利于同金融界、生产厂商打交道;

        在人才培养使用、新技术产品开发推广、信息和管理现代化方面,易于发挥整体优势;

        众多的成员店可深入消费腹地扩大销售。

        这些在策划书里面自然没有写出来,但王安石却看到了里面诸多可取之处。

        他看到的是管理、调配资源、集中力量、人才培养这些方面,着实让他茅塞顿开,书颇厚,但因为使用白话文,理解起来并不难。

        欧阳辩也不会写得过于深入,毕竟执行的是徐福,写得太过深入他是没有办法理解的,所以王安石很快就合上了册子,闭上眼睛似乎在思考。

        欧阳辩也不着急,拿出感兴趣的藏书,这看看那看看,一会拿个抹布擦一擦灰尘,一会重新泡个茶水,自娱自乐得很。

        良久之后,王安石睁开了眼睛,感慨道:“今日真的是学到了许多东西,真是太谢谢小和尚你了。”

        欧阳辩笑眯眯道:“那有什么,您别拿我这商业机密去开店和我竞争就好了。”

        王安石哑然失笑,他一个堂堂大宋高级官员,不至于和一个小孩子去抢生意,不过欧阳辩下一句话让他陷入了沉思。

        “……叔父,无论做官也好,做事也好,归根到底就是人才的使用,而人才的使用就是管理,所谓管理,便是通过实施计划、组织、领导、协调、控制等职能来协调他人的活动,使别人同自己一起实现既定目标的活动过程。”

        欧阳辩深深地看了王安石一眼。

        “……所以,无论是什么计划要执行,最重要的便是人。”

        王安石皱起了眉头,道理说起来倒是简单,从古至今,一个强盛的国家,没有不注重人才的,用人之术也在私下中颇为泛滥,但真正能够将人才组织起来成为一个整体的,也大多是强盛的国家,这有什么好强调的。

        欧阳辩说了这些就不再深入了,专心致志的开始他的不务正业。

        王安石看着上上下下顽闹的欧阳辩,不由得有些凌乱,这个小和尚一拿出手便是这些惊世骇俗的东西,但看他现在的顽闹,又还真是个五六岁的稚童。

        “小和尚,这些东西是谁教你的?”

        王安石尝试问道,如果真是有人教,那么那个人必定是一个有着经天纬地之能的天才,说不定还能够见上一面。

        欧阳辩轻轻抿了一口刚刚泡出来香茗道:“叔父,试试这个茶,我托人从武夷山带来的山茶,虽然季节不太对,但喝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

        王安石试着喝了一口,的确是齿颊留香,然后听到欧阳辩说道:“在海洋的西方,有不少辉煌的文明,他们不秉持咱们的儒家文化,而是信奉所谓真主,他们不鄙夷商业,甚至商业是他们最推崇的东西,所以他们在这一块比我们要发达得多,我曾经买到一本书,就是类似的知识,我不过是触类旁通罢了。”

        王安石心中震惊,也就是说,这些东西虽然源之西方,但真正将之投入实用的是欧阳辩这个五岁的稚童,甚至还发展处自己的理念?

        神童有这么神的?

        这不叫神童,应该叫妖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