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王安石再次来访(求推荐票!)

第三十四章 王安石再次来访(求推荐票!)

        冰冷的秋季,被窝是具有魔法的,它总是能够将人封印在床上。

        欧阳发三兄弟为了拯救弟弟欧阳辩,携手对抗封印欧阳辩的被窝大魔头,最终战胜被窝大魔头,但欧阳辩这个俘虏似乎爱上了俘虏他的被窝,不仅没有感激拯救他的兄弟们,还发了一通脾气。

        只是欧阳发他们见怪不怪,只是催促着弟弟赶紧洗漱出发。

        欧阳辩只能任由碧珠用热乎乎的毛巾擦脸,又用敲得均匀的柳枝漱口,来不及吃早餐,碧珠给欧阳辩的嘴巴里塞了一个热乎乎的肉包子。

        于是欧阳辩就被三个哥哥围在中间雄赳赳……哦,不对,雄赳赳的是三个哥哥,欧阳辩耷拉着脑袋,左右手牵着两个哥哥的手臂,仔细看着,还在睡觉呢,神奇的是,那个热乎乎的肉包子竟然没有掉落!

        在外面等候了许久的王安石已经被冻得一脸清白,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欧阳发几个并不认识王安石,王安石昨天来到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在家,见到王安石看着他们,欧阳发作为大哥还是颇有胆魄的,赶紧一拱手行礼:“请问这位大人,是要找我家大人吗?”

        王安石赶紧回礼道:“世兄应该是永叔的长子欧阳辩吧,我是王安石,此次来是来找和尚的,我有些问题要请教他。”

        “找和尚的?”欧阳发疑惑的看了看耷拉着脑袋的欧阳辩,不知道这位王安石找找和尚做什么,但他不敢失礼,赶紧回话道:“大人请稍等,我父亲还没出门,我请父亲和您说话。”

        王安石赶紧摆摆手:“不用不用,我就找和尚就好了。”

        欧阳辩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小名,努力的睁开眼睛,看到王安石的时候一愣:“叔父啊,您来找父亲的吗?”

        王安石呵呵一笑:“和尚,我有些问题要请教你,能不能耽误一下你的时间?”

        欧阳辩看向欧阳发。

        欧阳发断然道:“不行,你要再逃课,我们就真的要挨揍了!”

        欧阳辩对着王安石耸耸肩:“您看,我这是日日不得闲啊。”

        王安石不由得好笑起来。

        “欸,介甫怎么来了?”刚刚要出门的欧阳修撞上了在门口的几人。

        王安石赶紧和欧阳修行礼:“永叔安好啊,昨日和小和尚聊了会天,有了几个很有趣的问题让我辗转反侧,实在是迫切想知道,就早早来这里等候小和尚了。”

        欧阳修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欧阳辩,有心想要留下来听听,但他今日有重要的事情,他回头道:“那行,介甫你和小和尚好好聊,我还有事情在忙,我得马上走了。”

        王安石躬身道:“永叔自便就是。”

        欧阳修点点头,转头和欧阳辩几人说道:“发儿,你带着弟弟去学堂,和尚今天就不去了,和尚,好好和你叔父学习,别闹脾气知道吗?”

        欧阳辩咧开嘴笑了笑,用力的点点头,已经半冷的肉包子竟然还是稳稳当当的停在嘴巴上。

        又逃了一天的课了!

        既然不用上课,那自然是赶紧回屋里啊——外面那么冷。

        欧阳辩将王安石带回自己的房间,一般来说,待客自然是要在客厅里,但欧阳辩年纪尚小,王安石只当他年纪小不懂事,并不觉得失礼,好在欧阳发几兄弟的房间都是在前院,倒也避免了一些尴尬。

        王安石跨步进入欧阳辩的房间,以为这么小的孩子应该房间里会比较童稚,但一进入却愣了一下。

        倒不是因为看到了诸多有趣的玩具,而是欧阳辩的偌大房间里面,竟然有好几个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籍。

        王安石好奇道:“小和尚,这是你父亲的藏书吗?”

        欧阳辩笑道:“不是,我父亲有自己的书房,这是我的收藏品,都是我在书店里淘来的。”

        王安石倒吸一口凉气,他也是个爱书的人,他的家世不错,家祖和父亲都算是官员,家境不算差,小时候的生活也还算是优渥,但想要买书也得扣扣嗖嗖的,哪里像欧阳辩这般阔气?

        他承认他酸了。

        实际上即便是他现在,也绝对不敢买这么多的书,而且这些书新旧都有,在书籍的领域,新书未必就是贵的,有些老书绝版书,那个价格是让人绝望的。

        他分明在书架里看到不少在世面上看不到的老版书,按照欧阳辩的说法,这不是看的,而是收藏的,说明他是真的按照收藏的价格买的,这几个书架的书……酸了酸了!

        这个小子也太有钱了吧。

        欧阳辩看到王安石的胸膛微微有些起伏,便知道这个拗相公心里不平静了,他心里暗暗偷笑,实际上欧阳修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比王安石还要激动,不过那一次让他的藏书损失惨重,欧阳修跟个强盗似的掠走许多他感兴趣的书籍。

        欧阳辩据理力争没用,满地打滚也没用,找了薛氏哭诉也没用,在这个事情上,欧阳修坚决得不行。

        哎,不过也没有什么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王安石定了定神道:“小和尚,我想请教一下关于冰室的事情,不知道可不可以?”

        欧阳辩略有些诧异地看了看王安石,没想到这事他都知道了,不过倒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也不是什么违例的事情。

        宋朝并不禁止官员家属经商,实际上一个家庭之中,父亲和兄长经营工商业,子弟们则专心读书,以求仕途上的进步这样的事情是非常常见的。

        欧阳辩点点头道:“叔父别和我客气,您问我说,知无不言就是。”

        王安石点点头道:“那你把经营冰室的来龙去脉都和我说一说呗,如果可以的话。”

        可以啊,太可以了。

        在王安石心里增加分量,这是欧阳辩愿意做的事情,不一定要让王安石将自己视为自己人,但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分量,以后有事相求的话才好说话嘛!

        鉴于这个想法,欧阳辩认真的从给张家酒楼说起,从第一桶金,到拉拢徐福张奇入股,然后对整个冰室的设计经营都说了出来,王安石听得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