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冰室

第三十三章 冰室

        入秋的大相国寺,并没有阻碍汴京人的热情,夜幕刚刚落下,就已经灯火通明,人流如梭。

        王安石的马车在人流中小心翼翼地前进,在人流聚集处,还得让王老头下车牵引着前进,后王安石嫌麻烦,干脆让王老头找个车马店暂放,主仆二人安步当车,反而舒适许多。

        王老头带路,一边走一边指点:“就是那里了,排着长队的那家就是了。”

        王安石抬头看去,那一列长队看起来至少有几十个人,男女都有,但大多都是一些年轻男女,有不少都是奴仆打扮,估计是主家派来买的。

        王安石就站在一边观察,奶茶店的店面不算很大,但很看起来很是雅致,奇异的是,门口竟然种了不少的竹子,翠绿翠绿的,在这漫天黄叶中显得尤为奇特。

        柜台里面有好几个侍者手脚麻利的冲茶倒牛奶,大多是热气腾腾的,但也有从桶里面扒拉出碎冰倒进杯子中打包的。

        里面也有隔成的半封闭的空间,里面影影绰绰的坐着一些人,有侍者来回端着奶茶和一些茶点。

        侍者的衣服和时下的装扮并不相同,看起来虽然有些怪异,但身材不算高的侍者穿上之后看起来竟然颇为挺拔精神。

        王安石正看得入神,店里面走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干练男子,笑呵呵地道:“这位大人,要不到里面稍坐,外面冷,里面有暖炉子。”

        这人正是徐福,这段时间以来,其他的店也逐渐进入正轨了,也不用他时常盯着,所以他就一天换一家的轮回盯着就可以了,今天正好来了大相国寺旗舰店,他在里面稍站,却看到一个男子带着随从在外面张望,他原本以为是竞争对手,但打量了一下气质就觉得绝对不是。

        面前的男子三十来岁,虽然衣服上有些污渍,脸上也不甚干净,但那股饱读诗书又干练的气质却是骗不了人的,这样的人大多是官员,而且还是主政一方的那种。

        汴京首善之地,官员众多,有人开玩笑说街上喊一声相公,就有一半人会回头,当然很多官员是够不上相公这个称呼的,这也是个段子而已,但汴京人不敢随意得罪人就是,谁知道你得罪的人是不是大官,家里人有没有大官。

        王安石点点头道:“里面还有位置吗?”

        徐福笑道:“原本是没有的,不过有一个席位是我们东家一直都会保留着的,他偶尔会过来,说是什么回忆一下什么现代的生活,我听不太懂就是。这位大人,您请随我来。”

        王安石抬脚跟进,进入门帘里面,顿时温暖袭来,鼻下一闻,却没有煤气味道,他奇道:“怎么没有煤炭味,不是烧了炉子吗?”

        徐福笑着指了指一根铁管道:“我家东家亲手设计的,说是煤炭气会伤人,不能留有隐患,所以设计了这个管子将煤炭气引了出去。”

        王安石了然,每年冬天都有人因此而死,他当然是知道的,这么看来,这个设计还真是好东西。

        徐福领着他来到了用竹子隔成的半封闭包间,坐下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一种很舒服的自在感,并不担心被人窥视。

        王安石心下有些感慨,设计这个东西的人的确是匠心独运,用了这个小小的布置,就用最小的空间打造出令人感觉到舒服的环境。

        “先生想喝点什么,我去安排。”徐福热情道。

        王安石原本没有想喝的,但看到一旁的王老头一脸的期待,心下一笑:“那就来两杯奶茶吧。”

        徐福点点头:“天气较冷,热奶茶暖胃,可以吧?”

        王安石点头。

        徐福出去没有多久就端回来了两杯奶茶,王安石在徐福的指点下使用吸管。

        嗯……有点过于甜了,不过年轻人来说应该会很喜欢,温度很合适,喝进胃中的确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的确有些门道。

        王安石对徐福道:“可以和我讲讲冰室的情况吗?”

        徐福有些犹豫。

        王安石笑道:“我叫王安石,刚刚从舒州通判之职解职,我就是好奇而已,如果有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徐福顿时放心了下来,如果是当官的就没事了,反正也没有什么秘密,涉及机密的自己不说就是了。

        徐福就将冰室的情况挑着说一下,王安石听得若有所思,时不时问了几个问题,后来徐福有事忙碌,王安石就带着王老头回家。

        “老爷,这个冰室听起来也没有什么啊,无非就是奶茶好喝了点而已。”王老头一边驱车一边说道。

        王安石笑了笑:“可不止呢,里面门道很多,这个掌柜有很多事情没说,但我根据他所说的,还是能够听出一些东西来的。

        他们的确是三人合作,这个掌柜负责实际运营,张家酒楼的老板应该只是出资和提供人手,而最重要的是这个大东家,应该就是欧阳辩,这里面整套的东西都是他制定的,比如店内的装潢设计,那别具一格的杯子袋子吸管,还有奶茶的冲配,整体的侍者服饰也是他设计的。

        这些还不算什么,关键是他这个所谓的连锁店才是真正有些东西,他们从一家店到十几家店的扩张,竟然用了不到两个月,这种模式实在是厉害。”

        王安石陷入了沉思。

        他是从政的,当然知道对人员的管理和组织有多难,但这所谓的连锁店却轻而易举的做到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东西在指导。

        “走,我们去其他的店也看看去。”王安石断然道。

        天色虽然有些晚了,但汴京城就是一座不夜城。

        王安石走了几家店下来,发现各家店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的风格,若不是地点不同,王安石都会认为其实是一家店了。

        他感觉到了里面有一种制度,但他并不知道如何去形容他,他敏锐的感觉到,或许这里面的东西对他会有很大的帮助。

        当晚的王安石辗转反侧,天刚蒙蒙亮他就起来准备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