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王安石的好奇心!

第三十二章 王安石的好奇心!

        秋风萧瑟,吹拂落道旁的树叶沙沙而落,天时也有些昏暗。

        赶车的王老头是王安石从临川带出来的家人,一直随侍在王安石的身边,他有些冷,所以抱着双臂靠在马车上。

        王安石比他小十岁左右,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在他的眼里看着有点痴性,时常让人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就像现在,天气这么冷,他就一个人呆呆站在路口一动不动已经小半时辰了。

        不过王老头也没敢上去打扰,等他想明白了自然就会动起来。

        果然过了一会之后,王安石终于抬头,看到他之后展颜一笑走过来。

        “走吧,回家。”王安石上车说道。

        “好嘞,老爷。”王老头开心地喊道,然后轻轻掸了掸驽马的屁股,驽马努力的启动,马车吱呀吱呀的跑动起来。

        “阿福,你还记得咱们老家的那个仲永吗?”

        王安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王老头点点头大声道:“你说的是那个方家村的神童吧?”

        王安石点点头道:“对,就是隔壁村的那个方仲永。”

        王老头拉了拉缰绳,让驽马稍微调整了一下方向,有些疑惑道:“老爷你问这个干嘛?”

        王安石道:“今天我又遇到神童了。”

        王老头笑道:“您说的是欧阳大人家的幺儿吧,最近我经常听到他的消息,大家都在说呢。”

        王安石心中一动:“是吗,那你说一说,我听听。”

        王老头点点头道:“好啊,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咱们回到这京城时间毕竟也不长,不过好在这欧阳家也没有回来多久。”

        王安石点点头。

        “我是听隔壁李大人家的门子说的,欧阳大人家的这个小儿子,今年才五岁左右,其实在中秋的词作出来之前,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是欧阳修的儿子。

        他时常带着一个美婢,在相国寺附近晃悠,后来又专程跑张家酒楼,附近的人都知道他和张家酒楼的老板是亲戚,但不知道是欧阳家的孩子。

        说来也是奇怪,张家酒楼之前并不会炒菜,炒菜秘方只有一个八仙楼才有,咱大宋也就此一家,但不知怎么的了,张家酒楼就突然推出了炒菜,然后一炮而红,现在也成为顶级的酒楼了。

        这个事情很是蹊跷,张家酒楼的炒菜花样多味道好,比八仙楼还要做得精细,这就不可能是从八仙楼那里偷学来的,只能是张家酒楼自己得到的秘方。

        那这秘方是从哪里来,人们议论纷纷,但并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唯一的可疑之处就是欧阳家小少爷恰好就是那个时间段时常出现在张家酒楼的。”

        王安石点点头,这是虽然蹊跷,但也没有什么好值得关注,无非就是从某处得到的做菜的秘方,然后给到张家酒楼依样照葫芦做出就可以了,也不算什么。

        “嗯,其他的呢?”

        王老头一听就知道老爷对这个事情不感兴趣了,赶紧换一个:“还有另外一个事情就是,最近汴京出现了一个叫冰室的店铺,是专门做奶茶的,据说和这欧阳家公子有些关系。”

        天色暗了下来,王老头注意路面,后面的王安石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但他却敏感的感觉到自家老爷似乎挺感兴趣,因此受到了鼓励一般的继续说道。

        “其实所谓冰室就是一个奶茶店,就是用牛奶和茶水混合起来,然后里面似乎加了很多的干果,据说非常好吃,不过我是没吃过,因为那个玩意很贵,一杯就要五百文……”

        “五百文?”王安石咀嚼了一下这个信息,他不是书呆子,相反他的实务上极强,他在地方待过,对民情知道很清楚,所以他知道五百文意味着什么。

        “据说这冰室的奶茶非常受欢迎,有很多女孩子都会去派队购买,至于为什么受欢迎,就其实李大人家的门子也说不清楚,就说那东西好喝,堪比什么琼浆玉液什么的。

        不过这些倒也没有什么,冰奶茶对于一些大户人家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就是有点很奇怪,他们的冰块好像源源不绝,怎么也用不完似的,大夏天的,他们哪里来那么多冰块?”

        王安石耐着性子倾听,点头道:“这家冰室和欧阳辩有关系?”

        王老头哈的一声:“对,这事很少人知道,不过那门子恰好和这实际经营冰室的掌柜是打小的邻居,他对这事情知道得很清楚。

        据说冰室参与人有三人,一个是张家酒楼的老板,一个是他这个邻居,最后一个就是欧阳家的小公子了,而且是以欧阳家小公子为主。

        他这个邻居是个房牙,后来被欧阳小公子看上,就拉他来做掌柜,据说现在发大财了!”

        王老头颇为羡慕。

        王安石默默地咀嚼这个信息,具体的细节不清楚,但可以推断出一些东西。

        欧阳家今天他去过了,他还有点诧异欧阳家的宽敞,里面的摆设也都还算不错,说明家里也算是颇为宽裕。

        这官员的收入大家都心知肚明,绝对是摆不出那个场面的,除非贪污受贿,但欧阳修这个人虽然浪,但没有谁认为他会贪污,这个人品格上是值得信任的。

        那欧阳家必定有其他的收入。

        如果是今天之前,他知道欧阳辩在外面投资做生意,他一定会认为是欧阳修指使的,但现在却很笃定就是欧阳辩自己搞出来的名堂。

        欧阳修说他这个幺儿喜欢玩,没钱不是玩不了,但没钱的娃只能撒尿和泥玩,而不是玩一套看起来就值百贯的茶具,以及一两就顶欧阳修一个月薪俸的茶叶。

        这就让人很吃惊了。

        如果是一般的读书人,肯定会鄙夷欧阳辩,因为读书人鄙夷商人,这是世面的通行观念,虽然宋朝是商业气氛最好的朝代,但也有一定程度的鄙夷。

        但王安石不会。

        王安石心怀的是天下,他更看重的经世济用的能力,读书厉害的人他见得多,但读书厉害干实务也厉害的人却不多,在他眼里看来,也就只有一个人让他佩服,那就是范仲淹。

        “走,我们去冰室看看。”王安石跺了跺马车。

        王老头回头问道:“去哪一家?离我们最近的是大相国寺这一家。”

        王安石诧异道:“有很多家?”

        王老头大声道:“对,十几家,据说是什么连锁店。”

        王安石道:“好,那就去大相国寺。”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