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东窗事发

第二十八章 东窗事发

        张奇有点慌。

        倒不是他看出李明德的眼神有什么含义,但他知道若是他带五岁外甥来青楼鬼混的事情传出去,一来家里的葡萄架肯是倒定了,那头母老虎必然不会让他好过的。

        二来欧阳修大喷子若是知道自己带了他儿子来青楼鬼混,打不打断腿不知道,若是被那喷子写到书里面,他固然是名垂千古了,但这垂的就是恶名了啊!

        张奇深恨自己孟浪,怎么就鬼迷心窍的将欧阳辩带来这里了呢。

        却听欧阳辩道:“姨父,揍他!”

        张奇愣了一下:“为什么揍他?”

        李明德也愣了一下:“对啊,为什么揍我?”

        欧阳辩感觉胃里面的醉蟹和黄酒都要吐出来了,赶紧摆摆手:“算了算了,免得脏了手,姨父,赶紧走吧。”

        张奇哦哦答应,正要离开,但李明德不乐意了:“啥意思啊,不是想揍我吗,怎么就要走了呢?还有这小子,叫你姨父,难道是……嘶。”

        他突然想起张奇的连襟都不是普通人,一个是王拱辰,一个是欧阳修,都是三品的大员,可不是自家父亲能够得罪的,顿时有些怂了。

        旁边有人拉了拉他:“李兄,快回来喝酒,干什么呢,准备赖酒不是?”

        说着强行将他拉走。

        张奇松了口气,好在没有人问欧阳辩的来历,不然就要出大事了,他赶紧抱着欧阳辩就走。

        李明德看着张奇离去,回头不满道:“徐兄,我何时赖酒了?”

        徐兄道:“李兄,那个小孩子可不是普通人,贸然得罪可不好。”

        李明德愣了一下:“他是谁?”

        徐兄神秘道:“欧阳修之子,水调歌头的作者欧阳辩。”

        李明德瞪大了眼睛:“还真的这么小,我还以为是谣言呢。”

        徐兄笑道:“我当时就在现场,所以认得他,呵呵,小小年纪就来青楼鬼混,欧阳家也要出一个浪荡子咯。”

        同一个桌子上的人露出神秘的微笑。

        欧阳辩被送回张家酒楼,在那里睡到傍晚,碧珠来找他才回去的,回去吃完饭又去睡觉了,这具身体对酒精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他睡到第二天才起来。

        睡了那么长的时间依然还是恹恹无力,就躺在院子里,看欧阳棐的猫和隔壁家的猫干架,然后欧阳棐回来和隔壁家的小孩子干架,然后欧阳修回来……这次没有修理欧阳棐,因为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干。

        欧阳修一回来就杀气腾腾的将欧阳辩揪了起来,将薛氏吓了一跳:“你个憨货干什么呢,别吓坏我幺儿!”

        欧阳修这次没有听薛氏的,怒道:“慈母多败儿,你知道你这宝贝儿子干了什么吗?”

        薛氏柳眉一竖:“你吼我!”

        欧阳修气势一滞,顿时气焰消了三分:“我不是吼你,我是生这小子的气呢。”

        薛氏叉腰:“有事说事,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好好说话!”

        欧阳修默默放下幺儿,甚至还帮着抚平胸口上的褶皱。

        欧阳辩知道估计是逛青楼的事情东窗事发了,母亲平时护着他,但这事可不一定站在他这一边,他决定先发制人:“爹爹,娘,我有事和你们说。”

        欧阳修哼了一声不说话。

        薛氏瞪了欧阳修一眼,然后温声道:“幺儿,别怕,这里有我呢,你慢慢说。”

        欧阳辩赶紧点头道:“上次爹爹被贬去同州……”

        欧阳修:“我没有被贬,那只是职位变动。”

        薛氏瞪了欧阳修一眼:“死要面子活受罪,幺儿,你继续说。”

        “……那个事情我觉得不简单,文官弹劾老爹可以理解,毕竟老爹刚正严明,触犯了他们的利益……”

        听到幺儿夸奖自己,欧阳修不由得轻捻胡须,颇为得意。

        “……他们想将老爹驱逐出去也正常,但我听说有宦官也参与到了其中,宦官无后,和这个事情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他们会什么会针对父亲呢?

        这是个非常值得考量的问题,所以我打算去探听一下消息,自古以来,消息最为灵通的无非就是车船店脚牙这些人流流动的地方……”

        欧阳修冷冷道:“这就是你逛青楼的原因?”

        薛氏:“嗯?”

        欧阳修骈手为剑一指欧阳辩:“这个逆子,才区区五岁,就去学人逛青楼喝花酒,要不是今日有同事说起,我还被蒙在鼓里呢!”

        欧阳辩脑袋一缩,感觉薛氏周边的温度都低了好几度。

        薛氏面如寒冰,顺手就抄起鸡毛掸子,欧阳修站在一侧冷笑。

        呵,你这逆子,也有今天,平时挟母亲以令父亲,今天这顿打就该你受的。

        “啪!”

        鸡毛掸子击打在身上的声音。

        欧阳辩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啊!”

        一声痛呼响起。

        “为什么,是这逆子,是这逆子干得好事,你干嘛打我!”

        欧阳修一脸羞愤的怒吼。

        薛氏比欧阳修更为气愤,甚至有些咬牙切齿:“都怪你这老不修,和尚才五岁,他知道什么啊,肯定是你平时带他出去鬼混的时候耳濡目染养成的,你这老不修年轻时候就不干人事,现在还要祸害我幺儿,我和你拼了,你这老东西!”

        说着薛氏挥舞着鸡毛掸子冲上去,欧阳修见状不妙,赶紧溜之大吉。

        薛氏追不上欧阳修,气呼呼地跑回去睡觉了,欧阳发三人都紧张地躲在自己的屋里,生怕出来触了霉头,无论是触怒欧阳修还是薛氏,或者欧阳辩都不是什么好事,躲在自己房间里玩自己的难道不香吗?

        欧阳辩自己吃了饭,回到自己的屋里,准备整理一下最近新买来的书,却看到欧阳修鬼鬼祟祟的摸了进来。

        欧阳辩顿时警惕道:“爹,你别过来,我要叫的啊!”

        欧阳修大急,低声道:“莫叫,莫叫,我只是来和你谈[海棠书屋    www.htsw.info]心的。”

        欧阳辩指了指椅子:“你就坐那里,和我保持一丈距离,你敢过来,我便大哭,我固然有皮肉之苦,你也休想逃得了好!”

        欧阳修脸色铁青,只能点点头。

        欧阳辩将欧阳修的确没有打他的意思,顿时满意的点头:“谈心这种沟通方式对于亲子之间是最好的嘛,咱们都是文化人,打打杀杀的多伤和气啊。”

        欧阳修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