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怒火攻心

第二十七章 怒火攻心

        陆采薇是个很骄傲的人,在玉仙楼同时培养的一批人之中,她不仅颜色最佳,身段最好,连悟性都是极好的。

        琴棋书画虽不全部精通,但是能够欣赏的,和才子们交流绝不露怯。

        尤其是她的琴技和歌唱,更是其中翘楚,但现在却被欧阳辩这个五岁的稚童给嫌弃了!

        陆采薇感觉有点委屈,心里也有些慌乱,心思一慌乱,气息便有些不稳,然后……破音了!

        陆采薇白皙的脸色顿时如同一块红布一般,气血似乎一股脑冲上了她的脑袋。

        欧阳辩诧异的眼神更是让她恨不得地上有块缝让她钻进去。

        欧阳辩却是有些奇怪,这姑娘也能当花魁?

        是,长得挺好看,歌喉也不错,但这心理素质也忒差了,看起来也很不聪明的亚子,这青楼的花魁标准这么低的吗?

        在晏府上,就给她题个名,就接受不了晕倒了,走路也能够摔倒,唱个歌还能唱破音……欧阳辩忍不住笑了出来。

        陆采薇更是羞愤难当。

        她自己都感觉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辈子的丑都在这个可恶的小孩这里出尽了!

        欧阳辩见这姑娘都快把脑袋埋进了鼓囊里,顿时有些心疼,赶紧解围道:“唱得很好,姨父一会给打赏多点,今天就到这里了吧。”

        说着欧阳辩率先起身往外面走去,兴起而来兴尽而归,也就这样吧。

        这青楼的确是有点意思,别说别的,这来来往往的姑娘看起来就赏心悦目,玉仙楼是顶级青楼,自然不会搞得那么俗艳。

        虽然来往的姑娘们打扮比良家要稍微靓丽一些,但也绝不会过于暴露,看起来可是含蓄多了,这种逼格可是比后世的所谓会所的姑娘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欧阳辩作为一个老社会人了,他什么都经历过,自然知道这里的妙处。

        以后常来啊!

        陆采薇心里松了口气,欧阳辩要走,也算是让她暂时摆脱了窘境,只是不知道怎么啦,脑子突然一抽开口说道:“欧阳公子请留步!”

        话一说出口,陆采薇就忍不住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是干啥呢,嫌出丑没有出够对吗?

        欧阳辩回头看向她,没有说话。

        陆采薇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欧阳公子是不是喜欢吃蟹,前些日子楼里来了一批从阳澄湖运过来的大闸蟹,我让人做了一缸醉蟹,用上好的汾酒腌制,用冰块冷藏,今日正好是第四天,正是风味最好的时候,欧阳公子……”

        她话还没有说完,欧阳辩已经走了回来,摆摆手道:“但上无妨,阳澄湖大闸蟹,还是醉蟹,我必须得尝尝,有劳陆采薇姑娘了!”

        欧阳辩是个老饕,前世吃遍大江南北,年轻的时候喜欢重油重辣的川湘口味,到得稍微到了一些年纪,便喜欢起粤菜江浙菜的清淡口味,尤其是海鲜河鲜,虽然这些玩意吃多了难免尿酸过高甚至关节炎,但关键是好吃啊!

        醉蟹就是他最喜欢的一道菜之一。

        对于不喜吃生的人来说,醉蟹简直是异端,但对于喜欢的人来说,那就是一道无上的佳肴。

        醉蟹既然腌好,就不必再多处理,直接捞上来摆盘就可以吃了,没一会就摆了满满一桌,说是吃蟹,但也不能只吃蟹嘛。

        既然是吃蟹,当然得上绍兴黄酒,汴京首善之地,各地名酒随处可见,玉仙楼作为顶级青楼,自然也会有陈年黄酒。

        张奇是成年人,自然有酒就喝,但欧阳辩只有五岁,陆采薇和张奇都不敢劝他喝酒,所以欧阳辩也没有喝,不过上手螃蟹之后,立即感觉到不足起来——没有黄酒的吃蟹,毕竟是不完整的嘛!

        就喝一点点。

        欧阳辩这么安慰自己。

        不过喝起来就有点刹不住了,一口蟹黄一口酒,即便是小小的抿一口,但也不是他这句稚嫩的身体能够承受的。

        黄酒度数低,但后劲足,欧阳辩上手第三只醉蟹的时候,已经整个人都有些熏熏然了。

        欧阳辩感觉有些天旋地转,于是把蟹一扔,靠在椅子上养神。

        陆采薇暗暗偷笑,看到欧阳辩醉态可掬的模样,既觉得解气,又觉得有些可爱。

        欧阳辩原本就粉雕玉琢的,这喝了酒,小脸上腾起两片红晕,看起来可爱极了。

        欧阳辩原本想着歇一下慢慢会好一些,不知道是这黄酒的后劲足还是他这身体的没有经过酒精的考验,反正是越来越感觉到意识有些模糊了。

        “草率了!”

        欧阳辩暗暗叫苦。

        “姨父,咱们走吧,我醉了。”欧阳辩大着舌头结结巴巴地说道。

        张奇有些好笑,立即洗了手,把欧阳辩往怀里一抱,抱着就走,结账的事情稍后这玉仙楼只会去张家酒楼结清,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呢。

        只是下楼的时候却出了点意外,张奇做酒楼的,人面广,刚刚下大厅就被人看到了。

        “张老板,今日您也来呐!”

        张奇一看,嚯,昔日同窗李明德,李明德读书比他好,后来靠着父荫也算是谋了个好职位。

        不过他性情也是惫懒,加上家里也有矿,干得不顺心就辞了。

        现在天天附庸风雅,时不时就请一些读书人一起吃吃喝喝,吟诗作对,日子过得倒也逍遥。

        不过他和张奇不太对付,张奇年轻的时候就有些痴胖,这李明德最喜欢欺负他,两人虽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但梁子也是结下了的。

        张奇不太想搭理他,只是点点头就准备走了。

        李明德却不放过他。

        “嗨,张老板,来都来了,就一起坐下来喝两杯嘛,良辰美景有佳人,哈,有诗也有酒,你有故事没?”

        张奇冷道:“有故事也不和你喝酒。”

        李明德哈哈了起来,他最喜欢看张奇这副模样。

        欧阳辩睡得不舒服,挣了一下,睁开醉态可掬的眼睛,轻声喊道:“还没有到家吗?”

        这下子李明德顿时发现了张奇怀里抱着的一个孩子。

        欸,抱着孩子逛青楼?

        咦,不对,这孩子粉雕玉琢眉清目秀……李明德看向张奇的眼神顿时变了。

        这家伙,会玩啊!

        张奇有些迟钝,但欧阳辩经过后世信息的洗礼,看到李明德的眼神哪能不知道这龌蹉家伙心里转的什么年头,顿时心里恶心,不由得一股怒火勃然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