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我就是来听曲的

第二十六章 我就是来听曲的

        陆采薇小步走进雅间,便看到一个胖大叔笑着和一个小童说着话,小童面色恬淡,只是微微点头。

        见到陆采薇进来,小童微微抬头,轻轻一笑点头,然后指了指凳子,示意她坐下。

        陆采薇有点诧异,轻轻在椅子上落座,见到两人在谈话,便耐心没有打断,这是她一直收到的良好训练的结果。

        她悄悄地观察两人,胖子油腻,她只看了一眼就嫌弃的转开眼睛,却被欧阳辩吸引住了。

        欧阳辩虽然说黄发垂髫,但却穿着交领长衫,剪裁合理的长衫罩在小身子上,加上粉雕玉琢的脸蛋,竟然有说不出的萌。

        “若是自己以后能够生一个这样的小孩,就很好了。”陆采薇心思有些散。

        “……现在天气渐渐转凉了,奶茶的销量有些下降,若是再冷一些,估计就要大跌了,汴京冬季漫长,恐怕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收入,还得赔些钱进去。”

        胖子,哦,应该就是张家酒楼老板张奇说道。

        奶茶?

        陆采薇微微竖起了耳朵。

        奶茶她是知道的,最近这奶茶很火,楼里的姐妹几乎每天都要喝上一两杯,天气热的时候的确是解暑良品,虽然贵了一点,但大多恩客为了讨女孩子欢心,随手就会带上来,味道也好,不过就是喝了容易发胖……

        这个奶茶难道是张家酒楼的老板开的?

        “你们得转变一下思路嘛,夏天喝冰奶茶,冬天自然是要喝热奶茶,大冬天的,买一杯暖暖的奶茶捧在手心,既能暖手,又能暖胃,多么的舒适?”

        欧阳辩轻轻笑道。

        张奇一拍大腿,大腿肉颤颤巍巍。

        陆采薇心中惊奇,想起在寒风凛冽之际,捧着一杯暖热的奶茶,冰凉的小手变得暖和起来,偶尔洗一洗,温热的甜味便会沁入心脾,果然颇令人向往呢。

        又听张奇道:“这个月我那边的分红和奶茶店的分……”

        只听欧阳辩轻轻咳嗽了一声,张奇顿时停了下来,伸手拿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陆采薇心中更加惊奇,这句话的内容不少,难道张家酒楼和冰室都有这位欧阳小公子的份子……是了,张家酒楼在五月份的时候突然有了炒菜,而欧阳一家也是那个时候进京的,难道这秘方就是这位小公子提供的?

        陆采薇揣摩出这些,心里震惊,张家酒楼现在已经是汴京七十二家正店的前三,每日客似云来,就像是个聚宝盆一般,每日不知收入巨万。

        还有那冰室奶茶,近段时间只要出去逛逛,到处都能看到排成长龙的队伍,五百文一杯的奶茶,却被无数人追捧,那敛金能力更是惊人!

        如果真的如她所料,这位欧阳公子家不仅在朝堂光明前景,更是巨富之家了,加上他本身的才华,光是现在的一闕《水调歌头》,就已经名扬天下,等他长大,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加上他长得粉雕玉琢的,看胚子以后必定是个俊秀无比的少年郎,还不知道到时候会便宜那家的姑娘呢。

        陆采薇心里感觉有些微酸。

        不过有些奇怪呢,这个胖子是他的姨父,可是这两人的相处倒像是以欧阳公子为首,这欧阳公子看起来的确是很聪明,但他才六七岁的模样啊,这张老板已经是年过半百,怎么看起来反而甘心居于下首呢?

        “……陆姑娘?”

        “……陆姑娘?”

        陆采薇啊的一声:“啊?对不起,我刚刚走神了。”

        欧阳辩诧异地看了看她,轻声道:“陆姑娘,不知道你会不会唱曲,张家酒楼那边的曲子我都听腻,姨父说玉仙楼这里是最顶尖的,所以我央请姨父带我过来。”

        听曲么?

        也对,这小小年纪的,估计也没有太多的肮脏心思,可能真是小孩子喜欢听曲子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陆采薇心中竟然有些失望,就是这么点心思,让她稍微有些反应迟钝。

        欧阳辩皱了皱可爱的五官,这个姑娘看起来有些不太聪明的亚子啊。

        陆采薇这才反应过来,不由得有些羞愧,急急道:“我会我会,我马上叫人把琴抬进来。”

        说着急急走出去,却在门槛那里被绊了一下,然后重重的甩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好在地上铺了厚厚的毛毯,不过即便如此,这姑娘还是发出了一声痛呼,然后又快速的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掉了。

        欧阳辩和张奇无语的交换了一个眼神:这姑娘怕不是个傻子?

        当陆采薇再次出现的时候,她又恢复了典雅端庄的模样。

        欧阳辩心中暗自吐槽:“如果不开口,倒还真是个美人。”

        陆采薇叮咚叮咚的调琴。

        欧阳辩轻轻地抿着热茶。

        汴京的秋天一来,天地间就已经有些肃杀了,这天气颇为寒冷,玉仙楼已经开始升起了暖炉,又在雅间里面点起了熏香,暖香暖香的,倒是让欧阳辩有些昏昏欲睡起来,这里着实过于舒适。

        陆采薇调试了一会,轻声道:“欧阳公子,您听过自己水调歌头的曲子吗?”

        欧阳辩倒是来了兴趣,他还真的没有。

        “如果没有的话,那不如由妾身给欧阳公子弹奏一曲吧?”

        欧阳辩点点头。

        张奇似乎被忽略了,不过他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小外甥面前,他总是感觉到被带着走似的,时间久了心理上就有一种矮了一头的感觉。

        陆采薇轻启点绛唇,一道如同黄莺出谷的清澈声音骤然洋洋盈耳。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声音清澈空灵,手中琴声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窗外有光线射入,穿过珠帘,光线斑点和面前的此情此景融为一体。

        好一副丽人唱曲图!

        陆采薇的确是个绝色佳人。

        五官精致大气,皮肤细腻如凝脂,长颈如天鹅,身段修长合理,嫩姜长指上下拨弄,齿如编贝,点绛唇开启闭合之间,便是美妙的乐声飘扬。

        可惜啊。

        欧阳辩微微摇头。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长……

        不过这事急不来,还有好多年呢!

        欧阳辩有些忧郁。

        还有好多年呢!

        陆采薇却是微微一惊:他为什么摇头,觉得我的技艺不行吗,我的技艺在楼里已经是前三的了,能够胜过我的也不多了,他怎么还是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