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中秋

第十八章 中秋

        欧阳修还是忙。

        之前忙磨勘,现在忙修史。

        欧阳辩四兄弟也忙。

        一方面每日的学业已经相当繁忙,又各有各的兴趣爱好。

        欧阳发除了忙学业就是埋头在那堆欧阳辩送他的书里面。

        欧阳奕则是埋头在他的那套摩喝乐里面。

        欧阳辩也不知道那有什么好玩的,宅男的世界他的确不懂。

        欧阳奕则是侍候着他的猫主子。

        哼,没有自尊的猫奴!

        卑微且下贱!

        薛夫人除了照料一大家子的衣食住行,还得照料她满庭院的花花草草。

        反正也是极忙,不过每个人都乐在其中。

        欧阳辩每日跟着哥哥们上学,下学后则是关注冰室的事情。

        冰室已经陆续开启,前期有点手忙脚乱,主要是工作人员不太熟悉的问题,不过经过加强培训之后就好很多了。

        徐福的确是个经营奇才,他盘下来的店铺要么在勾栏,要么在烟花柳巷,全都是有钱又有闲的人去的。

        尤其是烟花柳巷的小姐姐们,500文钱对她们来说真不算什么,浪荡子们也乐得用一杯奶茶获得佳人芳心。

        这些店铺的生意虽好,但终究没有办法和大相国寺这家相比,大相国寺的人流量不是其他的地方能够比拟的。

        前期的投资要收回得有段时间,不过这个时间不会太长就是了。

        欧阳辩每日的工作就是对对账单,然后等着收钱就好了。

        欧阳辩心满意足,这才是穿越者的正确打开方式嘛!

        忙忙碌碌之中,节日的气氛逐渐浓烈起来。

        欧阳辩这才愕然醒悟过来——中秋佳节即将到来了。

        中秋佳节的前一天,大早上的欧阳辩就被外面的喧闹吵醒。

        起来一看,原来是徐福送来了时节食物,螃蟹、石榴、梨、枣子,橘子等诸多种类的吃食。

        接近中午的时候,张奇则是派人送来了一批好酒。

        有陈酒也有新酒。

        其中有湖州出品的六客堂,苏州出品的齐云清露、双瑞,都是鼎鼎有名的名酒。

        欧阳辩撇了撇嘴,这些都只能便宜欧阳修那个老酒鬼了,自己前世也算是个酒中君子,但现在这小身板肯定是不能喝酒的。

        要过节了,欧阳辩也不能闲着,招呼徐福找了人,给家里也颇做了些装饰,好应应景。

        不过欧阳辩却是盯着欧阳修,他寻思着跟着欧阳修去见识一下这个时代的文人聚会。

        以前在颍州那地方规格还是差了些,汴京这里才是大宋的文化中心。

        这里的人会玩嘛!

        果然经过欧阳辩的软磨硬泡,欧阳修才答应带他去,只是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欧阳辩嘿嘿的偷笑。

        这群老色批。

        对于宋代文人士大夫阶层来说,逛青楼不是什么为人所不耻之事,而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

        当然欧阳修这样的官员不会明目张胆的去青楼,但是举办的宴会里面多会有延请青楼的女子来唱曲表演。

        若是更私人一点的宴会,有些儿童不宜的画面也会有,就如同后世男人去夜总会,古今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嘛。

        说实话,男人无论如何风流,但带上自家儿子去终究还是有些不自然的。

        不过好在这次去的是正经地方。

        宴会是欧阳修的老师晏殊举办的,欧阳修和晏殊的关系不是很好,不过这次估计是欧阳修在外多年,距离产生美,师徒二人的关系算是缓和了一些。

        晏殊原本在河南府就职,不过年初的时候因病归京治病。

        天气稍微变凉,他的身体也稍微好了一些,晏殊感觉自己时日无多了,想见的人都想邀请来见一见,所以这次的宴会规模还算是比较大的。

        欧阳修、宋祁、韩琦、王拱辰、宰相刘沆、范镇、王畴、宋敏求、吕夏卿、王尧臣等人都来了,还有其他的诸多官员。

        晏殊毕竟是曾经的宰相,加上他乐于奖掖人才,当世名士范仲淹、孔道辅、王安石等均出自其门下;

        韩琦、欧阳修等皆经他栽培、荐引,都得到重用。

        又能识富弼于寒素之中,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晏殊执政时,范仲淹、韩琦、富弼皆受重用,台阁也多一时之贤。

        这样的人举行宴会,被邀请的人只会当成荣耀,而不会缺席。

        欧阳辩穿上薛氏给他准备的新衣服,屁颠屁颠的跟在欧阳修的后面去参加宴会。

        马车里,欧阳修谆谆教诲:“去了之后要懂得礼貌,嘴巴甜一点,别一副惫懒样。

        别再说什么不喜读书的怪话,否则下次就再不带你去了。

        你也是个快长大的孩子了,得学会……”

        说到这里欧阳修突然一滞,突然想起自家幺儿可不是寻常儿童。

        按照他现在的经营,积累个一年半载,说是巨商富贾也不为过了。

        驾驭手下的手段可算是驾轻就熟,那个人精似的房牙,被他指使得团团转,还经常早问安晚请示的。

        “……哎,反正你别闹事。”

        欧阳修有些闷闷不乐。

        幺儿有出息是好事,可也少了好多调教儿子的乐趣。

        原本的幺儿就挺好,每天傻呵呵的,怎么来到汴京就变了呢。

        欧阳辩细嘻嘻一笑:“放心,我过去只管吃喝,不耽误事。”

        欧阳修笑了起来:“还得礼貌点。”

        “知道啦,知道啦!”

        欧阳辩贪婪的看着热闹非凡的街道。

        虽然衣装服饰不同,但汴京里的居民身上的城市人气质,和后世的人太像了。

        这让他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仿佛回到了后来的时代,这是颍州那些地方没有办法比拟的。

        宋代是最喜欢过节的朝代,一年七十多个节日,每逢节日总要放假,多则六七天,少则两三天,中秋这天就有两天的假日。

        东京梦梁录里描述过北宋中秋之事:

        “八月十五日中秋节,此夜月色倍明于常时,又谓之月夕。

        此际,金风荐爽,玉露生凉,丹桂香飘,银蟾光满。

        王孙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楼,临轩玩月,或登广榭,玳筵罗列,琴瑟铿锵,酌酒高歌,恣以竟夕之欢。”

        哎,这就是宋朝。

        欧阳辩对这个时代简直着迷。

        论爱玩,宋人是独一档的。

        欧阳辩赞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