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欧阳修的快乐

第十七章 欧阳修的快乐

        欧阳棐为人机敏,好读书,读书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撸猫。

        薛仲儒舅父家有一只狮子猫,欧阳棐爱如珍宝。

        在薛府暂住的时候,读书之余,最喜逗弄狮子猫。

        平时薛氏给的一点零花钱,全都贡献给猫粮店。

        这时候的猫粮店主要卖的是精心制作的小鱼干。

        欧阳棐尤其喜欢父亲好友梅尧臣家的大白猫,大白猫叫五白。

        欧阳棐刚来没多久就和五白成了好朋友,可惜梅尧臣居丧去了宣城带走了五白,欧阳棐伤心了好些天。

        这些欧阳辩都看在了眼里,于是交代徐福挑了一只几个月的狮子猫,果然欧阳棐将其视为珍宝,只是苦恼零花钱不太够,不能够经常给他取名为小脑斧的狮子猫买小鱼干。

        欧阳奕看起来有些呆呆地,其实并非智商有问题,性格使然而已。

        按照后世的说法就是宅男一个,最喜欢玩偶之类的东西,就像后世的宅男喜欢手办一般。

        欧阳辩投其所好,给他寻来一套摩喝乐。

        摩喝乐是一种流行于宋代的节令性泥玩具,主要在农历“七夕”节上市。

        常见为各种造型的泥塑小娃娃,其名称译自梵文mahoraga。

        它们多着干红背心,系青纱裙,还有的戴着小帽子,并安放在彩绘木雕的小栏座上,并罩有红纱或碧纱制成的罩子,规格品种非常丰富,但也有用金玉装饰或制作的,价格往往不菲。

        欧阳辩给欧阳奕买的这套汝窑的摩喝乐,类似精品收藏的铸造,足足花了八十贯才从玩家手里买下来。

        欧阳奕看到摩喝乐的时候,整个人都生动了起来,拿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在里面大吼大叫了好一会,把薛氏都给引来了。

        欧阳修踩着月色归家,偌大的庭院已经升起了灯笼,庭院中亮着气死风灯,比起陋巷里的局促,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踏入院中,万籁寂静,还能听到夏虫的鸣叫声,在繁华的汴京城里简直就是个奇迹。

        欧阳修踏进前院大厅,顿时有一只幼猫窜出,喵喵喵的围着他的脚绕圈,继而有脚步声传来。

        “小脑斧,小脑斧你在哪里?”

        是老三欧阳棐,欧阳修将幼猫提了起来,欧阳棐顿时大急:“父亲,这是我的猫。”

        欧阳修笑着端详了一下幼猫,对儿子道:“哪里来的猫咪?”

        欧阳棐老老实实的说道:“是幺弟送的。”

        欧阳修微笑点头,把幼猫递给了欧阳棐:“去吧,记得完成作业,别只顾着玩猫。”

        “是,父亲。”欧阳棐有点怕父亲,抱住猫撒腿就跑。

        欧阳修笑着摇了摇头,这三儿最喜猫儿了,这幺儿还真能投其所好。

        “夫君回来了啊?”

        薛氏迎了出来。

        欧阳修笑道:“今日去点了个卯,稍稍迟了一些,赶紧吃饭吧。”

        薛氏点点头。

        欧阳修进入餐厅,却发现大儿子和二儿子还没有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老大和老二呢?”

        欧阳辩立马自告奋勇:“我去叫他们。”

        说着扑腾这小短腿跑了。

        薛夫人低声道:“老大在看幺儿送的书,老二估计是在玩幺儿送的摩喝乐。”

        欧阳修倒是稀奇,老大和老二都是性情淳朴之人,极少有玩物丧志的时候,他抬脚跟上欧阳辩道:“我去看看。”

        欧阳修脚步快,跟在欧阳辩的身后进入欧阳发的房间,迎面一排书架,书架上满满地都是各种杂书,欧阳修顿时瞪大了双眼。

        这么多的书!

        哎呀,好羡慕。

        他收集了好多年的书,也就和这书架上的差不多,幺儿这么一送就是一排书架的书!

        欧阳修突然感觉有些吃味。

        在欧阳奕的房间里,老二正对着灯细细地擦拭制作精美的陶瓷摩喝乐,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欧阳修心中更加不是滋味。

        坐到饭桌上,他这才发现桌椅都和现在的桌椅不同,欧阳辩解释道:“现在的桌椅太矮,大人做起来颇不舒服,我让人制作了高脚凳和高脚桌子,坐起来会更舒服。”

        欧阳修尝试着坐了坐,果然很是舒服。

        薛氏笑道:“幺儿心思细腻,每个人都考虑到了,给老大送了爱看的书,给老二送了摩喝乐,又送了老三狮子猫,给我种了满庭院的花树。”

        欧阳修嘴巴动了动,想问问自己呢,只是没有好意思问,闷闷不乐的吃了饭就回了书房,进入书房却是一惊。

        他的书房宽大不需提,他之前来看过,的确是他想象的最喜欢样式,不过现在有所不同。

        一进门就是一张宽大的厚重木桌,无论是写字还是作画都有足够的空间,而且一看起来就非常稳重,和他那之前需要用砖头垫一个桌角的坡脚书桌完全是天壤之别。

        桌子后面的一排实木书架,将他的宝贝书籍排放整齐,看起来极其赏心悦目。

        更有一个书架上摆放着一叠宣纸,欧阳修过去一摸,顿时一惊:澄心堂纸!

        澄心堂纸是五代十国南唐徽州地区劳动人民所产的一种名纸;

        因其卓越的品质被评为中国造纸史上最好的纸。它是南唐文房三宝之一;

        以肤卵如膜,坚洁如玉,细薄光润著称。

        后唐李煜并建堂藏之,取名曰:澄心堂纸。

        澄心堂纸原是南唐宫中御制,流传到民间极少,也极为珍贵。

        文人墨客得到少许都能够作诗以记之。

        “歙墨、歙砚、澄心堂纸、宣笔……”

        欧阳修环顾了一周,暗夜之中竟然满室光明,原来四处都有灯光交相辉映。

        “幺儿真是有心了。”

        欧阳修心中喜道。

        有好纸好墨好砚好笔,欧阳修顿时手痒无比,赶紧点水磨墨,铺开纸张,伸手拿过毛笔,咦,已经开了笔的,幺儿好心思!

        “汉室亏皇象,干坤未即宁。

        奸臣与逆子,摇岳复翻溟。……”

        欧阳修在澄心堂纸上挥毫,写的是石延年的《筹笔驿》。

        在十几年前,欧阳修曾经有幸得到澄心堂纸,石延年在上面写得正是这首《筹笔驿》,欧阳修至今珍藏。

        现如今欧阳修再写《筹笔驿》,却是有些感慨,石曼卿早已经在十几年前就已经逝世了。

        “幺儿心思着实细腻无比,如此大才真不该尤其浪费啊。”

        欧阳修再次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