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八章 还是得创业啊!

第八章 还是得创业啊!

        安排好家里的事情,欧阳修又开始忙得飞起了。

        低级官员的数量庞大,要考察这些官员,光是涉及的资料就如山一般。

        欧阳修不仅自己忙得飞起,连手下的人都被他指使得团团转,自然没有办法兼顾家里的事情了。

        不过这倒是这个时代的特色了,男主外女主内,有薛氏这个贤内助在,他也不需要操心家里的事情。

        欧阳修忙,他的幺儿也在忙。

        欧阳辩找到母亲薛氏,央求他去找舅舅,把碧珠要了过来。

        这个丫鬟勤奋又聪明,性格又好,使唤起来十分顺手,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需要有人帮手。

        薛氏一天到晚也有很多的事情要忙,对这个幺儿的确是照顾不上,其他的几个儿子都去上学了,就这个幺儿没时间带,果真去找了嫂子。

        薛仲儒因为不是薛奎的亲生儿子,他的妻子也总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感觉,对这些姑姑们也颇为敬畏。

        尤其是这个三姑,三姑丈欧阳修现在是管家的大红人,自然要好好地处好关系,一个婢女也算不上什么,直接就将人送了过来。

        碧珠看到欧阳辩的时候笑得很开心。

        在她看来,跟着欧阳辩是很开心的事情,不用闷在府里面,可以到处逛,还可以去张姨父那边蹭好吃的。

        而这主子欧阳辩也十分好说话,性格很稳定,不像其他的小孩那么难带,能够来带欧阳辩当然是非常好的差事了。

        “碧珠姐,来了啊。”

        欧阳辩向碧珠露出微笑表示友好,在他自己看来自己的笑容是温文尔雅且玉树临风的,但放在这只有五岁的稚童身上,却是变成了甜甜的微笑。

        碧珠一下子就母性爆发了:“呀,小和尚真是可爱极了!”

        碧珠将欧阳辩抱在了怀里,将他的小脑袋捂到小荷才露尖尖角上,把欧阳辩囧得满脸通红。

        “停,停!”欧阳辩拼命地挣脱。

        碧珠更加开心了,欧阳辩红脸的样子更可爱了。

        “碧珠姐,约法三章!”

        “啊,什么约法三章?”碧珠有些不解。

        欧阳辩退开一步:“以后这种动作不要再做了,还有,以后穿衣服我自己来,我也自己会洗澡,你要进我房间要记得敲门,知道吗?”

        碧珠不解道:“为什么啊?”

        欧阳辩认真解释道:“因为男女授受不亲啊,你是个女孩子,我是个男人,不能这么亲近的。”

        碧珠捂嘴笑道:“你才五岁啊,还只是个小孩子啊。”

        欧阳辩大声道:“你见过能够和富商谈生意的小孩子吗?”

        碧珠摇摇头。

        “所以,我虽然年纪小,但我的思想成熟,不能把我当成一般的小孩子看,知道吗,不知道也没关系,反正按照我的话做就好了。”

        “哦,好吧。”

        碧珠不情不愿的答应道,然后趁着帮欧阳辩整理衣服,又一把将欧阳辩捂到了怀里,欧阳辩挣扎无力。

        算了。

        ……

        张奇远远就看到了从街上背手走来的欧阳辩,俏丽的青衣小婢女撑着油纸伞,在人潮汹涌的街上倒是别有一番韵味。

        “呦,小先生又来了啊。”街道上摆摊的小贩看到欧阳辩笑着打招呼。

        欧阳辩笑着挥挥手回应。

        还没有到饭点,张家酒楼已经是客流如梭,小二来往穿梭,一派繁忙的气象。

        “姨父,现在这生意很不错啊。”欧阳辩笑道。

        张奇笑得就像是弥勒佛一般,拍了拍肚皮:“还是多亏了你的菜谱啊,这些天的名气也打出去了,客流是越来越多了,营业额在大幅度的上涨。”

        欧阳辩点点头:“姨父,这个月的盈利你估计会有多少?”

        张奇低声道:“我们推出菜品共有五天,你猜一下我们营业额是多少?”

        欧阳辩好笑的看了姨父一眼,这是在考究我呢。

        他快速地心算,上下两层楼各有20张台,就宋人吃饭坐下来就要到打烊的脾性,中午晚上各一台,翻台率也就两次而已,每张桌子消费不算低,至少也是三四贯的模样……嗯?

        欧阳辩这么一算心下一跳。

        1600贯!

        这就是汴京七十二家的吸金能力吗?

        当然,张家酒楼有三十多个员工,还有材料费这些减掉之后,盈利至少有800贯!

        五天的时间!

        张奇看到欧阳辩的神色,得意的笑了笑:“这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之后还会有一波上涨,不过再之后就会进入平稳期,每个月盈利……大约5000贯吧。”

        恐怖如斯。

        果然要发财还是得做生意吗?

        不过想一想也正常,张家酒楼在有了炒菜的菜谱之后,极受欢迎,在七十二家正店里面的收入也是靠前的,这里是汴京,是首善之地,挣这个钱其实也不算多。

        张家酒店的菜品定价不高,像八仙楼的菜品定价是张家酒楼的一倍以上,那才是真正的暴利。

        所以……自己所苦恼的买房就只需要等一个月就可以了吗?

        而且不仅如此,再等一个月,duang,又能够买一栋了,再等一个月,duang,又是一栋!

        码的!

        欧阳辩一下子斗志全消,还努力个屁啊。

        欧阳辩盘算起来:“三个哥哥都得各自买一套,以后结婚要用,爸妈养老要一套,自己也得买一套,一共六套,有房子就得养佣人,还得买马车;

        三个哥哥读书也有很多结交朋友的社交费用,要知道,这些酒楼的钱不少就是挣这些读书的人,还得去青楼社交,那更是个销金窟;

        所以……这点钱目前来说够用,但过几年的话,估计也不够了,而且这炒菜也总有一天会泄密的,也卖不了多少年,所以,创业还是需要的嘛!”

        果然,当你开始飘起来的时候,摸摸自己的钱包,再想一想要花的钱,立即就能认清自己的位置了。

        创业,必须得创业!

        “姨父,借我一个账房,我要开店!”欧阳辩道。

        “开店?开啥店?”张奇好奇道。

        欧阳辩摆摆手:“反正不是开酒楼,开酒楼不得特许经营吗,我就开个脚店,卖一些饮品。”

        张奇还想问,欧阳辩却不说了,只是说要先预支一百贯钱作为启动资金,张奇也只好作罢,这外甥的年纪虽小,但主意颇大他是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