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七章 老破小!

第七章 老破小!

        房子当然没有租赁下来,毕竟欧阳修知道自己的荷包有几斤几两,不过看了小院之后再去看胡同里面的房子,怎么也决定不下来,因为着实过于简陋了。

        回家之后欧阳修也没有打骂欧阳辩,这些年随着年纪的增长,他的脾性渐渐地柔和了,换了前几年,欧阳辩非得挨揍不可,他大哥欧阳发就被欧阳修打得不少。

        “咱这儿子是不是太早熟了啊,连看房子这种事情他都懂,还说得头头是道,甚至位置啊,空间啊,还考虑到我上朝和他哥哥们上学的路程,思维着实缜密,根本不像是个五岁的稚童。”

        夫妻俩躺床上的时候欧阳修说道。

        薛夫人表示同意:“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从小时候开始我就觉得不太对劲了,他不像一般的小孩,别的小孩喜欢大吼大叫,喜欢到处玩,咱这儿子从小就安安静静,可别提有多好带了,欸,夫君,你说咱这儿子算不算神童啊?”

        欧阳修斥道:“别乱说。”

        薛夫人嗔道:“儿子是神童不是很好嘛,你看晏相公不也是个神童嘛,你看他仕途亨通位极人臣,和尚要是以后能这样就好了。”

        欧阳修摇摇头:“神童哪里有那么好当的,前些年王介甫写了一篇叫【伤仲永】文章,说的就是一个神童,明明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孩童,但就被这些虚名给耽误了,和尚是聪明的,但我欧阳修的儿子不必做什么神童,踏踏实实的做学问就好了,你也别神童神童的说知道吧。”

        薛夫人嗯了一声没说话了。

        欧阳修笑了笑。

        四个儿子中,大儿子性格踏实肯学,虽然资质不算好,但做学问最重要的就是踏实,他这大儿子以后的成就差不了。

        二子性格有些木讷,资质比他大哥还要差,不过也算是肯学习的,不过资质着实不行,以后想要大出息估计是不行了,能够踏踏实实的养活自己就可以了。

        三儿子他是最看好,很机敏,读书过目不忘,性格也相当沉稳,跟着两个哥哥学习,以后欧阳家可能就要靠他了。

        至于这个幺儿……想起幺儿,欧阳修忍不住露出微笑,他喜欢这个幺儿倒不是幺儿长得可爱的原因,而是这个幺儿喜欢和他亲近。

        其他的三个儿子对他敬重,但都有些怕他,只有这个幺儿就喜欢粘着他。

        之前在颍州的时候,无论是有公事也好,出去游玩也好,他总是要跟着一起。

        也没有什么不好,这个幺儿也不闹人,他办公幺儿就在旁边安静地坐着,从来不吵不闹。

        他出去游玩,幺儿也会屁颠屁颠的跟着,虽然有时候还得让仆人抱着,但从来不叫苦不叫累,非常省心,除了一点就是非常喜欢吃。

        至于资质嘛,欧阳修也说不太好,这个幺儿的确手脚麻利能言善辩,但就是不爱读书,经常说的就是以后要孝顺父母,什么远游做官什么的,都不如在家赡养父母为好,那些交给哥哥们去做就好了,自己就专心服侍父母就好了。

        这些话欧阳修每次听到都要笑骂这幺儿就是想当个米虫,但每次听到心里还是很开心的,说得多了,他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好,所以对欧阳辩不喜读书的事情也渐渐接受了。

        当然必要的教育还是要的,他欧阳修的儿子总不能目不识丁成为一个庸人吧。

        必须让他去上学去!

        欧阳修迷迷糊糊之间下了一个决定。

        睡梦中的欧阳辩感觉一阵冰冷。

        “见了鬼了,大夏天的大寒颤!”

        第二天欧阳修去找了牙行,订了一个房子,当天就开始搬家了。

        欧阳辩将自己的几件衣服打了个小包裹背在身上,跟着父母兄弟几个来到新租的房子里,几个兄弟一看傻眼了。

        就这?

        眼前的房子称之为老破小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关键是周边的环境还差,房子隐藏在胡同深处,胡同里泥泞不堪,房子门窗破旧,有的屋顶瓦片掉落,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大白天的屋子里面黑漆漆的,一个小破院子里杂草丛生。

        这就是我要过的富贵闲人生活?

        欧阳辩感觉梦想的破灭来得尤其快捷。

        而且这样的生活并不是过个一两年,而是欧阳修在汴京的十几年都将是如此。

        这还不如被贬谪到地方上去呢,至少在地方上有官衙可以住,虽然官员也不怎么修理官衙,但官衙至少地方大采光好啊。

        接受不了接受不了!

        别说欧阳辩接受不了,他的几个哥哥也一脸的生无可恋。

        他们几个兄弟只有两个房间可以安排,也就是说一人一间的梦想是破灭了。

        欧阳修倒是不嫌弃,他自小丧父,小时候母亲带着他投奔叔父欧阳晔,欧阳晔在随州做一个小官,经济条件也不好,居住条件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欧阳修自小苦惯了。

        薛夫人是个贤惠的妻子,嫁了欧阳修自然是嫁狗随狗了,这些年东奔西走的也习惯了,一到房子里就安排整理房子行礼。

        欧阳发几个大的孩子被欧阳修安排去院子里拔掉杂草,欧阳辩这个最小的孩子就坐在庭阶上,双手撑着下巴,看着父兄们热火朝天的干活。

        看了一会觉得无聊,干脆拿了纸笔出来,在草纸上写写画画,欧阳修大为惊讶,幺儿一向不爱读书,这时候怎么就开始学习起来了,走过去一看,草纸上竟然写满了字,还画了几张草图,他看了一下,上面慢慢地都是什么开店的准备工作,店名备用,店铺的选择,店铺的装修等等。

        “和尚,这是什么东西?”欧阳修好奇问道。

        欧阳辩看了欧阳修一眼:“开店挣钱,我不想住这里,等我挣钱了给你们买大宅子,就昨天我们去看得那个院子。”

        欧阳修不由得大笑起来:“好好,我幺儿真是为了这个家庭操碎了心,好,我就等着这一天。”

        欧阳辩有些惊讶:“阿爹你支持我?”

        欧阳修只当幺儿童言童语,大力的点头道:“支持,不过每天的作业都得完成哦,我会让你大哥监督你。”

        欧阳辩顿时愁眉苦脸起来,每天的作业不是背书就是写字,忒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