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欧阳家的父慈子孝

第六章 欧阳家的父慈子孝

        欧阳辩无人管束,和张奇借给他的奴仆四处逛,当然不是毫无目标的乱逛,他的目标就是找一处好一点的房子租赁下来。

        考虑到老爹很快就要青云直上,到时候上朝也不能太远,找在薛府附近是最好的,薛府就在皇城的旁边,隔着朱雀大街和大相国寺相望,这里也是达官贵人最集中的地方。

        找房子当然得找房地产中介,这时代的中介叫庄宅牙人。

        房牙看到带头的是一个五岁的稚童,原本不想招待,欧阳辩直接打赏了一贯钱:“陪我逛三天时间,这钱就是你的。”

        房牙大喜,他一个月都未必能够卖出去一套房,这一贯钱已经相当于卖出一套房子的佣金了,这下子变得非常热情主动起来。

        “小公子想要找什么样的房子,是租赁还是直接买?”

        欧阳辩心里早有考虑:“靠近皇城,我家暂时有六口人,届时至少得有四五个侍候的奴婢,还得有几个客房,以便有客人暂住,其余的暂时没有,得看完之后再说。”

        房牙是个干了好些年的老牙人了,立即如数家珍一般说了好几套,也就是在附近,欧阳辩表示去看看。

        房牙立即安排马车带着欧阳辩过去看房,房子其实都算是不错的,毕竟都算是豪宅,保养和位置都是很不错的,就是价格让欧阳辩都有些咂舌。

        宋人有一句话:重城之中,双阙之下,尺地寸土,与金同价。

        真真正正的寸土寸金。

        就欧阳辩看的几套房子,价格较低的都是1000贯起步,租赁的话每个月都得四五十贯,高的更是高达一万贯,月租四五百贯,怪不得欧阳修要住在陋巷里面,因为他不仅买不起房子,还租不起好的房子啊!

        果然吃软饭才是最好的出路吧。

        欧阳辩对此很是无语,没想到这一世的投胎技巧好了不少,还是得操心房子的问题,还是一样得成为房奴。

        欧阳辩回到家里,却意外的看到了好些天没有见到的欧阳修。

        欧阳修看到幺儿,脸上露出笑容:“和尚,过来。”

        欧阳辩恰当的的露出惊喜的样子,张开手臂呀呀呀的冲过去要抱抱,欧阳修直接将欧阳辩举起来,父子俩的笑声引来了薛氏。

        薛氏嗔道:“一天到晚没有个正型!”

        欧阳修笑道:“我逗逗幺儿怎么啦?”

        欧阳辩好奇道:“爹,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啊?”

        欧阳修摸了摸欧阳辩的头发,转头和薛氏解释道:“今天请了个假,准备去找一找房子,老是在这里麻烦他舅也不好。”

        薛氏点点头:“是这个理,不过咱们的钱应该不够了,等你的薪俸下来再租赁吧。”

        欧阳修摆摆手:“不用不用,同僚借我几十贯钱,应该足够了。”

        欧阳修感觉袖子被扯了扯,低头一看是欧阳辩:“和尚怎么啦?”

        “爹爹,这几天我去看了房子哦,找到了几处很不错的房子。”欧阳辩得意道。

        欧阳修愣了愣看向薛氏:“你和你母亲去的吗?”

        薛氏摇摇头:“我这几天都在忙着整理行礼,哪里有时间和他出去。”

        欧阳修把探询目光看向欧阳辩。

        欧阳辩一笑:“爹,这几天我找了张姨父要了一个奴仆陪我一起去看房子了,房子就在附近,除了贵点没有其他的毛病。”

        欧阳修惊诧地和薛氏交换了一个眼神,因为疑问太多,反而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欧阳修斟酌了一下:“和尚,我有个问题,你怎么会去看房子,你不应该是去学堂读书吗?”

        欧阳辩嘻嘻一笑,把自己的胸膛拍得嘭嘭响:“读书的事情慢慢来嘛,现在给咱家看房子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放心吧父亲,你工作忙,这些就都交给我,父亲今天要是有空的话,我带你去看看。”

        欧阳修将信将疑:“好,那你带我去看看,你逃学的事情先暂时不和你计较。”

        欧阳辩自无不可,叫上碧珠一起,薛氏也想去看看,于是做上薛府的马车一起去。

        先是找了牙行的房牙,房牙看到欧阳辩带着一大家子人过来,以为是人家父母来找他讨要一贯钱,不由得有些惊慌,欧阳辩和他使了一个颜色,让他心思安定了下来。

        “我们就去那栋小院子看看吧,有竹子的那一栋。”欧阳辩道。

        房牙赶紧点点头:“好好。”

        地方不远,没一会就到了。

        欧阳修和薛氏看了一下,的确很不错,房间不少,住人是绰绰有余了。

        欧阳修招手房牙过来:“这里每月租金是多少?”

        房牙谦卑的笑道:“大人,这里每月的房租是三十四贯……”

        欧阳修和薛氏吓了一跳:“这么贵?”

        房牙赶紧摆摆手:“不多了不多了,这个价格已经是很实惠的了,你看房子是六成新的,不用装修就可以拎包入住,旁边是大相国寺,想要买东西都很方便,大人您要上朝也很近,要不是这里的上任住户因为调去地方了,这里还空不出来呢。”

        欧阳修和薛氏到一边去商量去,房牙却是撇嘴,这么明显的砍价套路,还能够唬得了我?

        这夫妇俩的小孩才多大,出手就是阔绰的一贯钱,想必平时零花钱不少,不可能连三十多贯的钱都拿不出来,这番作态必定是想要砍价罢了。

        欧阳修把欧阳辩领到了一边,呵斥道:“这就是你看的房子?”

        欧阳辩点头:“这房子多好啊,位置好,地方大,爹爹上朝方便,去舅舅家也方便,哥哥们上学也方便,想要买点东西旁边就是,我们平时还可以去大相国寺看看把戏,生活、工作、娱乐都方便,多好啊!”

        欧阳修心中道:“你老子我还不知道这里什么都好啊,你也说了,除了贵没有什么毛病啊,可这贵就是天大的毛病啊!”

        欧阳修用食指点了点儿子的额头:“你啊你,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你爹我的俸禄加起来才堪堪付个房租,付了房租你们吃啥喝甚?”

        “可这房子特别好啊,什么毛病都没有!”欧阳辩急了,指了指环境清幽的小院。

        欧阳修笑道:“它的毛病就是贵啊!”

        欧阳辩认真道:“不对,贵不是它的毛病,是你的毛病!”

        欧阳修:“……”

        欧阳修和夫人对视一眼,都觉得儿子说的很有道理,这么有道理的话,晚上应该得奖励他一顿藤条,才能够彰显欧阳家的父慈子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