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北宋之无双国士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第一桶金

第五章 第一桶金

        欧阳辩笑了笑道:“我父亲是官员,不谈这些生意的事情,而且这是我创造的秘方,我有这个权利处置它。”

        张奇心下啧啧称奇,之前他只是觉得这个小外甥有趣机灵,但现在看来却不仅仅是有趣这么简单了。

        “和尚,那你要什么?”张奇问道。

        欧阳辩伸出手指摇了摇:“不是我要什么,这个秘方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吧,无论我们怎么定价都不合适,要不这样姨父,我把秘方交给你,我只要两成的盈利。”

        “两成会不会太少,要不我们还是五五分吧?”张奇道。

        欧阳辩见张奇这么好说话,反而有些为自己的小人之心感觉到羞愧了。

        “姨父,两成不少了,虽说两成是盈利,但你这边毕竟是花费更多的心血,要管理要人工投入,我这边是敢拿两成盈利,也足够了。”

        欧阳辩不贪心,做生意要懂得进退,若是五五分,短时间还好,长时间了张奇这边肯定会觉得吃亏,毕竟他忙里忙外,盈利却得分出一半给只提供了秘方的欧阳辩这边,心里肯定会觉得不爽的。

        张奇有些不太好意思:“这样不太好吧,还有要不和你爹妈也说一说?”

        欧阳辩摆摆手:“我爹才不管这些,我妈那边我能做主,你这边先行安排,我把菜谱写出来,到时候交给你。”

        张奇连连点头。

        欧阳辩走后,张奇有些楞,感觉如同身在梦里,他竟然和一个五岁的孩子谈了一笔大生意?

        滑稽。

        外面的小雨菲菲,碧珠还是撑着伞,欧阳辩轻快的踱步。

        “四郎,你放心,炒菜的方法我不会泄露的。”

        碧珠有些紧张,她当然知道这秘方意味着什么,八仙楼日进斗金,她学的这几个菜,如果拿出去卖个上千贯绝对有大把人愿意买。

        上千贯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栋大院子,一栋宰相也未必买得起的大院子!

        欧阳辩抬起头微笑道:“碧珠,不用这么紧张,我相信你。”

        说完就又蹦跳起来,碧珠赶紧跟上,免得细雨淋湿小郎君。

        回到舅舅家,欧阳辩找出笔墨,将生炒五花肉、蒜苗炒猪头肉、蒜蓉炒菜心,又加上十几个菜,写成一个菜谱。

        欧阳辩满意地拍一拍菜谱:“发家致富就看你了!”

        一家酒楼的盈利两成,张家酒楼不用像八仙楼的生意那么火爆,只要有一半就够了,这样一个月下来挣个几十贯应该问题不大吧?

        那么一年下来挣个四五百贯,挣个两三年,那一栋豪华宅子就到手了。

        果然靠知识挣钱就是这么爽啊,睡后收入才是发家致富的关键。

        欧阳辩第二天去和张奇签了一个契约,将他们谈论好的东西确立下来,然后把菜谱交给了张奇。

        张奇虽然天赋平庸,但绝对是个勤勉有效率的人,立即安排将菜品安排上,对于一家有成熟后厨的酒楼,新菜品上场其实也简单。

        张家酒楼的炒菜一经推出就引起了轰动。

        之前的炒菜就八仙楼一家,菜价那都算是天价,架不住是真好吃,老饕们不得不肉疼的送上门被宰,这下子张家酒楼也有了炒菜,老饕们过来一尝,嚯,虽然和八仙楼的味道不同,但似乎还要更好吃一些?

        其实这也正常,他们这些人不知道,但欧阳辩心里肯定是清楚地。

        他拿出来的这些菜式虽然简单,但都是经过上千年的积淀保存下来的经典菜式,每个做法都是经过时间的考验,自然比八仙楼厨师们刚刚创作出来的菜品要成熟,好吃也是正常。

        张奇对此并不满足,他结合之前欧阳辩扯淡的那些东西也安排上,比如给店里面的小二定制看起来比较有特色的服装,又重新给酒楼定制了所谓的logo,这logo还是张奇求着欧阳辩给画的。

        欧阳辩反正闲来无事,也给张奇的热情所感染,还专门给张家酒楼的灯光做了一些设计,灯光设计是非常重要的,并不是单纯足够明亮就可以的。

        经过欧阳辩的设计,酒楼的灯光变得明亮但柔和,整个气氛看起来非常的舒服,让人一进来就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另外一些软装欧阳辩也给了一些建议,经过改造之后的张家酒楼看起来处处有细节,用一句过时的话来说就是低调奢华有内涵。

        这让老客人们啧啧称赞。

        张家酒楼的这么一折腾,让将近百年的的老店顿时焕发了新生,和八仙楼成了一时瑜亮。

        欧阳辩没有管这些,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找张奇借了个精明的伙计,让他带着在汴京里看房子。

        这事他母亲干不了,欧阳修没空,几个哥哥年纪还小,这事就得落他身上来了,当然是他自己想要先探探行情。

        在汴京这里买房不简单,里面的水很深,欧阳辩得摸摸行情才行。

        后世房价高企,现在这汴京的房价更是吓人。

        欧阳辩前世是个媒体编辑,乱七八糟的信息浏览过很多。

        他曾经看到一些资料上说,做了好多年官的欧阳修都抱怨自己买不起房子。

        而仕途一直起起伏伏的苏轼、苏辙两兄弟则是终其一生没在帝都拥有房产,只是在帝都的辐射的近郊小县市买房子,汴京的房价可想而知。

        欧阳辩很清楚,如果这个事情自己不操心,他家很可能得一辈子租房子住,而且住的不会太好,因为他老子曾向友人致函诉苦:“嗟我来京师,庇身无弊庐,闲坊僦古屋,卑陋杂里闾”,可见他长年蛰居在一条小胡同里,是个典型的租房族。

        重生一世还得去租房子住?

        而且还是住小胡同?

        不行,那太丢人了!

        当然,现在买肯定是买不起的,先租着呗,但不能租老破房子,所谓养移体居移气,几个兄弟还小,有大房子住着心气也能不同一些。

        “唉,果然,我还是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重担。”

        欧阳辩唉声叹气,他只是想做个混吃等死的二代啊,怎么还得操心这么一大家子人呢。

        不过欧阳辩心里也非常清楚,就靠父亲的薪水,到时候他几个哥哥要结婚,估计都得像苏轼兄弟俩那样找朋友借房子给儿子结婚,那就太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