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终结古战场在线阅读 - 92 · 炼狱的故事

92 · 炼狱的故事

        两个精神失常的人总算消停了,陈简趁他们不说话的时候连忙开始询问。

        他爬到疯子身边。

        “喂,疯子,云火是什么东西?”

        “云火就是云朵,云朵就是云火。”疯子颇有深意地摇头晃脑,相当得意这支即兴创作的顺口溜。

        “所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火会在天上,难道你们没想过吗?”陈简觉得天空肯定存在秘密,说不定就是逃离炼狱的关键。

        “小兔崽子,说话尊重点!你能想到的事,我们怎么可能想不到。”乌龟咄咄逼人。

        也不知哪个人连胃都认不出来。

        陈简对语气强冲的乌龟非常不满,他刚想说出这句话,转念一想觉得拌嘴实在幼稚,索性还是算了。人干嘛要和老王八较真呢?尽管他现在还没变成人。

        “所以对于云火,你们知道些什么?”陈简耐心地问疯子。

        “云火是看得见、摸不着的东西。”疯子指着外面的天空。

        茂密枝叶几乎把陈简的视线遮蔽得严实,他只能看到一点点,不过无伤大雅。

        “你可知中心山?”

        “知道。”

        “搬山人为何要造中心山?”

        “为了出去。”

        “没错!”疯子很满意,“早在五六百年前,搬山人便意识到云火的蹊跷,于是决心堆起炼狱间最高的山,他们把其他山挖掉,翻山越岭将土壤运到中心山,当时它还不叫中心山,不过到底叫什么,人们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就连最早的搬山人也想不起来。他们一直堆、一直堆……之后,越来越多人加入搬山人,在声势最浩大的时候,应该有一百多人。”

        长期生活在炼狱,疯子的语言组织能力已大大退化,他像说童话一样,用词简单,句式轻巧,犹如呓语,但破碎语言中不乏条理,陈简听得相当明白。

        “过了很多年,站在山脚已经看不到山的尽头,山已经堆得很高很高了,它的山峰冲入云霄。突然有一天,有个人惊讶地喊道:‘我摸到云火了!’,第一个搬山人连忙爬上山,发现那个人已经浑身焚烧,从山上滚落,一直滚到了山脚,久久没有动弹。”

        乌龟听到这段话,忽然嗤笑一声,它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为此感到可笑和悲哀。

        疯子继续说道:“大家围在那人身边,欢呼雀跃——原来云火能让他们死去,于是纷纷冲向云火,但第一个搬山人没有轻举妄动,他对炼狱再了解不过,炼狱不可能让罪人解脱。”疯子露出悲伤的表情,哀叹地喝了口酒。

        “果然,过了两三天,第一个搬山人就遇到了自焚‘死亡’的伙伴,他们已经重新化为肉泥,重生于炼狱了。云火只是让肉体烧毁,魂魄却无法散去,搬山人领悟到这里是无法逃离的灵魂牢笼,于是不再搬山,唯有少数人还在坚持。”

        话音刚落,乌龟用得意洋洋的语气说道:“云火之上或许是有东西,不过对于我们而言,那只是无法逾越的业障,还不如不知道。”

        “既然无法越过云火,现在的搬山人都在做什么?”

        “把山盘扩大,让山峰变得平坦。”

        “这是为何?”

        “为了让大家上山参观他们六百年的壮举。”乌龟说话有冷嘲热讽的感觉。

        陈简看向疯子。

        疯子同意乌龟的看法:“他们还邀请我上山,不过我不想去北方,那儿有太多鸟了!”

        “鸟?鸟又是怎么回事?还有誓约。”

        “嗨呀,”疯子恼火地用手掌拍打地面,“北方有一个让人惧怕的国家,叫有趣的鸟之国,那些叽叽喳喳的小畜生专门以人肉为食,只要你进入它们划定的边界,就会被啄得全身是洞,别提多吓人了!”

        整天经历各种刑罚的人居然会害怕被鸟啄食,那边的鸟到底是怎么吃人的?

        “有趣的鸟之国有葱乔,”乌龟迟缓地说道,“葱乔能让身体快速痊愈,一个人可以供上百只鸟进食,至于像你这样的小肉泥,大概只够填满五六只鸟的胃吧。”它大笑着,“有趣的鸟之国有上万只鸟,应该有一百零八个人被献给鸟国。”

        “是啊,那场大战!精彩绝伦的战争!”疯子掌声庆祝道,“伟大的黄帝带领我们赢得了人鸟之战,强迫那些聒噪的鸟儿立下誓言,不得飞过中心山以南;人们也立下视野,不会越过中心山以北。”

        “黄帝?是真的黄帝吗?”

        “还会有假?”疯子觉得这个问题相当愚蠢,忍不住大笑。

        “我来炼狱的时候是在中心山以南,可那时也听到的鸟鸣。”

        “那是它们不遵守誓言!誓言是必须遵守的。”

        “可是它们没遵守。”

        “那没办法,毕竟黄帝已经死了,少昊帝还活得好好的。”

        “少昊帝?”

        乌龟同情地看了眼与疯子交谈的陈简,解释道:“就是鸟国的皇帝,因为它的叫声像‘少昊’,就被叫‘少昊帝’了,那畜生自己都不知道。”

        陈简缓缓点头。

        炼狱还真是光怪陆离。云火、有趣的鸟之国、黄帝、少昊帝……这些东西听上去都出自远古时代的传说,说不定以后还会遇上夸父精卫之类人物。仔细一想,炼狱竟然拥有各种各样的原住民,而我们这些“犯人”只是被地藏公流放的外来物。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陈简眺望远方,想看看能通到天空顶端的中心山。

        之前见过一次中心山,它只是地平线外远远一点。

        一点……

        最早提出“地球是圆形”的哲学家是毕达哥拉斯,他在海边发现船永远会先出现桅杆,再出现船身。

        一个结论昭然若揭——

        炼狱也是圆的!

        陈简犹豫要不要与他们讨论这些事,他们在人间生活的时代比自己更加遥远,那时必然是将“天圆地方”奉为圭臬,极可能无法接受“炼狱是圆的”这种说法;可他们同样长久生活与炼狱,思想应当比古人更加奔放自由。

        他思来想去,开口道:“呃……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什么?”疯子兴致满满。

        “炼狱可能在一个圆球上。”

        乌龟罕见地露出钦佩和讶异:“小子!你怎么知道这件事?老夫当年思考了二三十年才想出来。”

        疯子毫不吃惊,就算告诉他炼狱是条状的,他可能也会是一样的反应。

        “真的是圆的?”

        “这还只是老夫的猜想,”乌龟蹒跚摇晃,“若要证明这点,就必须跨过无数山河,倘若能回到原地,则说明炼狱的确是圆的。”

        “好啊!”疯子听后拍掌道,“小不点!我们出发!”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