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在线阅读 - 第498章 三个臭裨将

第498章 三个臭裨将

        曹宇、颜盛、文钦等人一直宿在城外,

        王昶的脾气不好,曹宇等人也懒得进城受辱。

        他们满以为在寿春待不了多久,等常雕吃饱喝足吹完牛就会抓紧离开,

        可众人万万没想到,第二天日上三竿,众人左等右等还是等不到常雕的到来。

        文钦立刻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他不顾阻拦,硬是要闯进寿春,

        本以为要大战一场,没想到寿春城中也乱作一团——

        “文将军,有没有看到我们的主帅?”

        “嘎?”文钦懵了。

        王昶不见了,

        常雕也不见了。

        众人搜索许久,眼看太阳都快落山了,王昶的亲卫才从城外飞快地跑回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道:

        “别找了,别找了,王将军去洛阳了!”

        “谁特么管王昶是谁!”

        文钦暴怒地扑上去,一把将那人直接提起来:

        “告诉我,常将军呢?

        征东大将军常雕呢?”

        常雕也不见了。

        听王昶的亲卫说,昨天夜里大魏侍中刘晔和大魏的武卫将军亲自前来,直接将王昶和常雕一起带走,让二人抓紧去洛阳,据说有重要的任务。

        文钦:“重要的任务?”

        曹宇、徐盛:“你说刘晔来了?”

        文钦:“蛤?”

        听说刘晔趁着半夜溜进来,在没有拜见下邳王曹宇的情况下直接带走了常雕,众人都是一片哗然。

        “造反!了!”

        文钦本来以为这种事肯定是曹宇和颜盛这两个人商量好一起整治常将军,

        他抄起长矛,造反两个字都喊出口了,可这才想起常将军现在还在他们的手上。

        要是这会儿造反了,别的不说常将军肯定被乱刀砍死。

        “咳,我是说刘晔这是造反。

        他星夜来此,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也不拜下邳王,反倒劫走二位将军,这不是造反是什么?”

        “请下邳王准许,小将这就率军去追,一定把刘晔的脑袋取来!”

        “呃,这次不只是刘侍中前来,还有武卫将军啊。”

        “呵,武卫将军算什么,我文钦视之如土鸡瓦狗,他若是敢阻拦,我把他的脑袋一起砍下来!”

        “咳,文将军,那个武卫将军是许褚许仲康啊。”

        “啊?这样吗?”文钦肃然道,“有许将军在,定能保常将军无忧,我等可以安心了。”

        曹宇:……

        不愧是常将军的心腹啊,果然有常将军的影子。

        文钦的父亲当年是曹操部下,他从小就是听着许褚的凶名长大的,自然不敢跟许褚无礼。

        只是文钦害怕许褚,他手下众人可完全不惧。

        “蛤,居然有人半夜带走常将军!

        定是昏君听信小人谗言!”

        “昏君一定是忌惮常将军功高盖主,所以才这动用这般辣手,

        如此昏君,文将军,我们反了吧!”

        文钦其实早就想反了。

        但是……

        文钦其实也很明白,

        他反能有啥用?

        别看现在喊得人多,那也不过是凑热闹居多,要是真让他们去进攻洛阳,没有常雕的率领,他们怎么可能听文钦的调遣。

        文钦焦急地思考了半天,却发现不管怎么思考都没有头绪。

        可恶啊,没有常将军这样睿智的谋划,我确实不行啊。

        曹宇和颜盛这两个狗东西根本靠不住,我需要有人帮我谋划一番。

        嘶,对啊,听说张特和邓艾这两个人现在混得郁郁不得志,

        正好把他们叫来想想办法。

        之前军中常说三个裨将能胜过诸葛亮,我们三个应该就足够了。

        当天夜里,文钦带领五百人星夜抢走几条大船,沿着颖水一路向西脱离大队。

        之前跟随常雕作战的那些士卒无处可去,索性一哄而散。

        睡眼朦胧的曹宇披着衣服醒来,踱步出来,见外面的士卒都在分行礼军械,急的上蹿下跳。

        “尔等这是如何?

        还不住手!”

        那几个军士放下正在争抢的军械,一起把目光投向曹宇。

        “哟,这不是下邳王吗?

        一会儿不见,胆子都这么大了?

        抢他!”

        曹宇:……

        徐州兵军纪尚可,青州兵抢自己人可是传统艺能,不巧的是督青徐诸军事的常雕麾下还真是有不少青州兵。

        这些人在建业城外没有抢够,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这会儿他们存了当逃兵的念头,自然按住曹宇放手大抢,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曹宇身上的衣服剥得一干二净。

        曹宇也没想到这支本来同仇敌忾要打建业杀吴狗的魏军雄师居然会这么不顾念战友之情,他被剥地哇哇乱叫,要不是颜盛带着几个忠心耿耿的手下及时来救,比曹叡大不了几岁还细皮嫩肉的曹宇在乱军之中会遭遇什么真的不敢想象。

        众人拼死护卫,好不容易藏回帐中瑟瑟发抖,

        直到第二日天明,众军散的无影无踪,曹宇才在护卫的保护下小心翼翼地离开军营。

        从前雄壮非常,敢于进攻吴国国都的魏军已经散的无影无踪,

        一团大乱的营地内满是狼藉,不知道还有哪个缺德的匹夫撤退前点燃了军帐,烧的满地焦黑,场面真是十分凄惨。

        “大魏,大魏啊……”

        看着眼前的景象,曹宇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竟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他毕竟是曹操的儿子。

        从小,曹宇都是在曹魏战无不胜的印象中长大,太祖武皇帝扫清六合,克定群凶,诸侯无人能敌,刘备孙权也只能缩在荒蛮之地瑟瑟发抖等待天兵降临。

        可现在……

        “混账,混账,混账!”

        曹宇一拳一拳狠狠敲打在地上,他的拳头打的一片血肉模糊,可这会儿,颜盛并没有阻止下邳王的自虐行为。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一支本来嗷嗷叫的大军没有拜在孙权的手中,却偏偏被自己人瞬间击垮。

        望着乱成一团的寿春城,根本不想当大将军的曹宇放声大哭,口中荷荷有声,感慨命运无常,也感慨世道不公。

        刘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之前他派刘放以一个很荒唐的理由来试探常雕,

        现在又用这种手段直接把常雕和收服寿春的王昶一起绑走送回洛阳。

        为什么偏偏是为大魏奋战的人流血又流泪?

        为什么偏偏是对大魏忠心耿耿的人屡屡受到伤害?

        刘晔刘放这两个人从姓上也很明显能看出绝不时大魏自己人。

        这两个鼠辈明明是刘备的亲戚,他们分明是他来帮助刘备祸害大魏,让大魏分崩离析的!

        不能这样下去了!

        “大司马,大司马现在何处?”

        “呃,禀大王,大司马已经去了洛阳!”

        洛阳啊……

        那是指望不上了。

        那……

        “颜使君,从寿春能去雍丘吗?”

        雍丘?

        颜盛浑身一震,不敢想象这话居然是从曹宇口中说出来的。

        一贯谦和懦弱,温文尔雅的曹宇现在双目赤红,宛如一头暴怒的饿狼,若是让他去跟许褚大战一回合,估计他也会奋力向前。

        “雍丘啊……好像不能直接抵达,但是走过郎党渠到达陈留之后,雍丘也不远了。”

        “好,拿我大将军的节钺,我要去雍丘。”

        颜盛坚定地道:

        “谨遵大王吩咐,不过大王……

        你的节钺已经被乱军抢走了!”

        曹宇:……

        ·

        刘备在等待雨季过去,刘禅在着手准备关中的民生恢复,曹魏在等待北方十万大军的到来。

        而孙权正在庆幸雨季带给自己的力量。

        虽然老家建业差点被抄,虽然爱将朱桓惨遭格杀,

        但青徐的魏军主力都已经被调走,孙权也终于抓住了最好的进攻机会。

        这次,他派遣骆统、潘璋北上,瞬间攻克了广陵、下邳等地,大半个徐州都落在了孙权的手中。

        之后,孙权发现寿春的魏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哄而散,立刻又派人从合肥出兵,再次将寿春掌握在了手里。

        这下,曹刘还没分出胜负,可孙权的领土也迎来了大幅扩张。

        孙权也终于敢宣布,自己超过了兄长孙策,并越过了长江,他现在就是江东的猛虎,终于有力量跟之前强大无比的曹魏和现在强大无比的大汉好好掰掰腕子。

        天下,孙权终于来了。

        占据了徐州南部和两淮的孙权现在志得意满,在他的暗示下,东吴纯臣开始人工制造各种祥瑞,准备迎接孙权登上顶点的一天。

        这一天,孙权已经等待了很久,

        终于,他不用再做大汉的将军,不用再做大魏的吴王,

        他要做回自己,他要趁着魏国和大汉死掐尽可能给自己争取到巨大的利益。

        只要登基为帝,自己就能名正言顺的册封群臣,成为天下真正的主人。

        历史会记住孙权这个伟大的名字。

        孙权眼角已经开始缓缓流出泪滴,他现在最宠爱的步夫人伸出一双柔荑,帮他轻轻擦干眼泪,无声的鼓励着丈夫。

        孙权颇为欣慰地笑了笑,长叹道:

        “我等这一天已经许久了,现在……谁也不能阻止我了。”

        步夫人微微颔首,道:

        “仲谋,你一定是天下的主人。”

        孙权哈哈大笑,将步夫人打横抱在怀中,亲昵的道:

        “那你就是朕的……”

        “大王不好了!”

        孙权的情话还没说完,殿外就传来一声急促的呼喊。

        孙权赶紧放下步夫人,愤怒地道:

        “慌什么,混账东西!”

        传讯的内侍这会儿吓得六神无主,颤声道:

        “大王不好了,出大事了,有紧急军情啊。”

        紧急军情?

        听说是紧急军情,孙权倒是更加不悦。

        现在刘备正在跟曹魏死掐,北方和西方暂时都没有战事,能有多紧急的军情?

        “哼,难道是有贼人打倒建业来了?真是岂有此理!”

        那个内侍一惊,这才松了口气:

        “原来大王已经知道了,那奴婢就放心了。”

        孙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