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以阴府镇阳间在线阅读 - 第168章 陆判(求订阅!求全订!)

第168章 陆判(求订阅!求全订!)

        洛天浑身阴气弥漫,他声音幽冷,宛如来自九幽之地,不带任何感情。

        那神君脸色一变,赶紧闭嘴,低下头颅。

        洛天目光冷冽,继续道:“你是在惧怕什么?”

        那神君魂体一颤,急促道:“卑职并不惧怕什么,只是这陆之道满嘴谗言,卑职怕冲撞了使者大人。”

        “呵呵,你还挺会为我着想。”洛天冷笑,他望向陆之道,开口道:“陆之道,你是离都判官?”

        “启禀使者大人,以前是,现在无魂可判,已经不是了。”

        陆之道开口,同时他心中不明白,这使者大人似乎对自己很感兴趣的样子。

        对那些神君似乎很不喜欢,难道使者大人也如自己一样,看不惯那些神君的作风?

        “无魂可判?”洛天冷声道:“大胆陆之道,阴间亡魂无数,你堂堂离都判官,竟敢说无魂可判,你是在糊弄本使者吗?”

        此话一出,大殿内众人又是一惊,洛天这喜怒无常的话锋,着实将众人惊得一愣一愣的。

        几位神君脸上露出了笑容,本以为洛天会问罪他们,没想到此刻矛头又对准了陆之道,看来这使者大人也是喜怒无常啊。

        “哼!陆之道,使者大人面前,你竟敢满口谗言,该当何罪?”那神君冷笑,大喝道。

        洛天闻言,缓缓转过头去,他望向那神君,双目中闪烁寒芒。

        “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洛天低喝。

        “吴守仁!”洛天突然望向身旁的吴守仁。

        “属下在!”

        “将那话多的小鬼给我拿下!”

        “遵命!”

        此话一出,大殿内所有人皆是脸色一变,第一次听说话多也要被拿下的。

        “使者大人,卑职不敢了,卑职保证不再说话。”那神君大惊,脸色大变。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进入大殿之后只说了三句话,就被使者大人以话多的罪名给拿下了。

        所有人都脸色微变,就连那四位老阴灵也微微变色。

        这使者大人不会是个昏君吧?

        拿着鸡毛当令箭,话多也给拿下了?

        其余几位神君想求情,但是却不敢说话。

        洛天不发话,他们不敢说啊。

        没看到那倒霉的阴君就是因为多说了两句被拿下了吗?

        大殿之内,没人敢造次,洛天发话要拿下那神君,他根本不敢反抗,直接被吴守仁制服。

        “掌嘴!”洛天低喝。

        这几位阴君他已经以洞察之眼观察过了,没一个干净的,皆霍乱阴间,身怀罪孽。

        啪!

        吴守仁岂会含糊,他黑着脸,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

        顿时,那神君半张脸都烂了。

        啪!

        洛天不说停,吴守仁根本不停,反手又是一巴掌。

        可怜这位神君,堂堂九星修罗,硬是被吴守仁打的一张脸稀烂。

        “使者大人饶命啊!”那神君含糊不清道,他双目怒意汹涌,但硬是不敢反抗。

        先不说他是不是吴守仁的对手,单是那四位老者,反手间就能将他镇压。

        “使者大人,我错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说话了。”那神君快哭了。

        堂堂九星修罗,在这大殿内,当着这么多阴灵的面被掌嘴,那滋味可不只是脸疼,整颗心都是疼的。

        “停下吧!”洛天摆了摆手。

        啪!

        吴守仁没刹住,又打了一巴掌,他满脸歉意,黑着脸道:“抱歉,没刹住。”

        那神君一张脸都稀巴烂,根本看不出有何表情,望向吴守仁的目光几乎可以吃人。

        他魂体颤抖,几乎都站不稳了。

        “跪下!”洛天突然大喝,直接让众人大惊。

        这还没完?

        人都被打成这样了,你还没完?

        几位神君惊怵,望着那满脸稀烂的阴君,皆目露同情。

        那神君瞪大了双眼,他望着洛天,满脸不可思议。

        那仿佛在说:使者大人,我都被摧残成这样了,你还不肯放过我?

        嘭!

        见那神君无动于衷的愣在那里,吴守仁直接一脚上去,踹在对方腿弯处。

        那神君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望向洛天,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几位神君脸色难看,他们很像大骂:你个小瘪三,仗着手中有城隍令,你就是这样糟践人的?

        四位老者也满脸诧异地望着洛天,他们胡子翘了翘,但终究是忍住没有说话。

        陆之道望着洛天,他眼皮直跳,这使者大人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明治啊。

        虽然那神君是罪有应得,但这怎么看也不像是要清算对方啊,这是在作践对方啊。

        看样子这城隍使者也不像是个好鬼。

        此时,陆之道有点后悔来此了。

        万一洛天哪根筋跳错了,也给自己来这一出,自己岂不是要倒大霉?

        此时,洛天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所有神君被他目光触及,皆纷纷低头,不敢与他对视。

        此时,洛天的目光落在陆之道身上。

        陆之道魂体一颤,心中开始打鼓。

        这货要干什么?

        他心中不平静,可以说波澜不定。

        “陆之道!”就在此时,洛天开口了。

        陆之道精神一振,赶紧应声:“卑职在!”

        “你说这离都无魂可判?”洛天声音幽冷,缓缓道。

        陆之道此刻忐忑不安,此时此刻,他竟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万一回答错了,会不会也被掌嘴?

        最后,陆之道心中一冷哼,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开口道:“是!”

        “呵呵!”洛天笑了,大殿内所有人皆毛骨悚然。

        这使者大人看上去年轻,但也是个老阴鬼啊,比老阴鬼还阴损。

        这一声笑,让他们浑身不自在,感觉汗毛炸立。

        “既然无魂可判,本使者今日为你寻几个魂判判!”洛天幽幽道。

        “先将他给我判了!”洛天指向跪在地上的那位神君。

        此话一出,大殿内所有人皆神色一变,尤其是那跪在地上的神君,竟霍的一声站了起来。

        “使者大人,我冤枉啊!”

        “跪下!”吴守仁一声大喝,大手一挥,澎湃的阴气弥漫而出,直接将那神君按了下去。

        所有人都不平静,陆之道惊呆了,他实在是不知道洛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四位老鬼眼皮跳了跳,他们对视一眼,神色中露出一丝了然。

        所有人都望向陆之道,此时的陆之道愣在原地一动不动,整个人惊呆了。

        “怎么?陆之道,没判过神君吗?是不是不敢判?”洛天轻声道。

        陆之道眼皮直跳,不明白洛天到底要干什么?

        让自己去判神君,不会是耍自己吧?

        所有人都心中古怪,让陆之道审判神君,使者大人还真会玩?

        陆之道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他心中一横,低沉道:“有何不敢?”

        说着,大步而出,直接向着大殿之上走去。

        所有人皆脸色微变,这陆之道疯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使者大人这是玩笑话啊。

        他们望向洛天,想看看他要如何收场。

        没想到洛天竟然直接在大殿之上站了起来,走向了一旁。

        “陆判官,开始吧!”洛天眉毛挑了挑,开口道。

        “使者大人,你说的是真的啊?”大殿之下,几位神君也脸色微变。

        他们都以为洛天是玩笑话,没想到此刻竟然真的让陆之道审判下方跪着的那位神君。

        “大殿之上,岂能儿戏?”洛天低沉道。

        “这……”几位神君哑口无言,尤其是那位被张嘴的神君,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望着上方的陆之道,他魂体颤抖,剧烈挣扎,但却被吴守仁死死的压制。

        那神君几乎快哭了,陆之道什么人,那可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刚正不阿。

        他对离都几位神君可谓是恨到了骨子里。

        若不是碍于他的身份,映无道恐怕早就想办法处掉他了。

        只是没想到,今日他竟然能在城隍使者面前得了势,竟然还要审判自己。

        陆之道满脸威严,他浓眉大眼,一身气势磅礴,不怒自威。

        此时此刻,他竟然有点恍然如梦的感觉。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洛天竟然真的让他在此地审判神君。

        刚好,若能治了这几位神君的罪,哪怕让他陆之道当场魂飞魄散,也在所不辞。

        想到此处,陆之道目光一横,他大袖一挥,直接坐在大殿之上的主座之上。

        洛天微微一笑,坐于堂下旁听。

        眼看着陆之道真的坐在了主位之上,大殿内所有人皆脸色微变。

        “陆之道,你真是该死,竟然敢坐在城隍爷的位置上?”此时,那神君跪在地上,望着上方的陆之道,悲愤道。

        嘭!

        陆之道手中黑芒一闪,出现一块惊堂木,猛地砸在身前案台之上。

        “大胆刘不悔,竟敢在公堂上大声喧哗,拉下去杖责五十。”陆之道直接进入状态,望着下方跪着的那位神君,大喝道。

        两旁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皆没有反应。

        陆之道此时猛然惊醒,不禁汗颜,才想起这不是在衙门内,没有衙役。

        “哼!杖责暂后行刑,现本官问你,你担任神君以来,多次更改阳间辖区生死簿,践踏阴间秩序,你可认罪。”陆之道满脸威严,望着下方的刘不悔,大喝道。

        “我不认,你这是诬陷,诬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