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以阴府镇阳间在线阅读 - 第167章 阴间三千城(求订阅,求全订!)

第167章 阴间三千城(求订阅,求全订!)

        洛天几人面色平静,浑身阴气缭绕,自远处一步步走来。

        他们速度并不快,但此刻依然快要到了城门前。

        城楼之上的几位守将慌了神,有点不知所措。

        第一神君死后,另外几位神君根本镇不住城内那动荡的现状。

        无奈之下,几位老阴灵出关了,他们身份极高,在离都有着德高望重的地位。

        有他们坐镇,离都才算稳定下来。

        此时,洛天前来,城楼上几人已经去通知几位神君与那几位辈分极高的老阴灵了,只是迟迟还没有回应。

        几位阴将有点拿不定主意。

        若开城门,他们怕引狼入室,毕竟对方实力强大,连第一神君都被他杀了,他若对离都有歹意,自己岂不成了帮凶?

        可若是不开城门,他们又怕得罪了洛天。

        毕竟对方实力强大,此次前来,若并无恶意,自己将对方挡在城门之外,似乎也不合适。

        若是到那个时候,自己怕是要成为冤大头。

        一句“大胆,竟敢将贵客挡在城门之外,活腻歪了吗?”

        自己几人岂不是又要犯了大错。

        就在几位守将纠结之时,洛天等人到了城门口。

        几人脸色难看,望着下方脸色平静的洛天,其中一位守将鼓起勇气道:“城下何人?”

        “城隍使者!”吴守仁黑着脸,冲着城楼上几位守将低喝道。

        乖乖!

        几位阴将闻言,双腿一软,差点秃噜在地上。

        这……这怎么就变成了城隍使者了?

        对了,城隍令,他可是有城隍令的啊!

        完了完了!

        几位神将脸色瞬间惨淡,望着下方的几人魂体都在颤抖。

        “大胆小将,竟敢将贵客挡在城外,是活腻歪了吗?”

        就在此时,城内传来大喝声,有神君快速自城内走出。

        “完了,这下真成了冤大头了。”几位阴将一屁股坐在地上。

        “快开城门!”一位阴将有气无力道。

        “是是!”下方,两位阴兵吓坏了,赶紧打开城门。

        一时之间,离都众人走出城门向着洛天迎去。

        “我等恭迎城隍使者!”几位老阴灵率领离都众人,向着洛天行礼。

        洛天冷了愣神,他没想到这一次离都众人竟然这么识相。

        他挥了挥手,望向众多阴灵,道:“现在离都谁在负责?”

        “启禀使者大人,是老夫!”此时,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走出,向着洛天行礼。

        老者声音古井无波,哪怕此时面对洛天,也没有丝毫波澜。

        他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魂体枯败,似乎随时都要消散。

        但洛天并不敢小瞧他,此人虽然苍老无比,但一身气息深似海,悠远绵长。

        虽然在九星修罗境界,但真实战力绝对比死在自己手中的映无道强得多。

        不只是这老者,身后另外三位老者也是如此,强大无比。

        “你们可知道,我前些天刚杀了映无道。”洛天声音冷冽,低沉道。

        除了四位老者之外,所有阴灵皆脸色大变,洛天竟然当着离都众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他想干什么?

        “别说使者大人杀了映无道,就算你将我离都所有神职都杀了,老夫也绝无怨言。”

        那老者神色平静,缓缓道:“城隍爷在阴间离都乃是九五之尊,您执掌城隍令,便可行城隍之权。”

        洛天闻言,微微动容,他没想到城隍爷已经消失这么久了,离都之内竟然还有人对他如此尊崇拥护。

        他不由仔细打量四位老者,这四人还真的活了悠久岁月。

        他们一直在闭关中,从未插手过离都之事,属于典型的保隍派。

        但他们身后那些神职人员却不是这般,其中一部分乃是映无道的党羽,跟着映无道没少干触犯阴间秩序之事。

        “既然如此,我且问你,为何断了落城孟婆汤的供应?”洛天开口道。

        “大人,此事说来话长,还请进城再议。”那老者叹息道。

        洛天闻言,目光一闪,心中暗叹:看来此事果真不简单啊。

        洛天跟着众人进城,离都浩瀚,城内建筑雄伟。

        四周茫茫,阴气澎湃,此时此刻,街道荒凉,阴气蔓延,阵阵阴风刮过,在虚空中幻化出几个狰狞的鬼脸。

        一处府邸前,众人停了下来。

        洛天抬头,看到府邸上方的黑色大匾。

        上面赫然写着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城隍!

        二字恢宏大气,内蕴法则,整个笔画流畅无比,宛如天成。

        洛天在这两个字上看到了磅礴大气,胸怀天下,气壮山河般的情怀。

        这不禁令他动容,他盯着大匾看了又看,越发觉得他不凡。

        “这大匾上的两个字是谁写的?”洛天忍不住问道。

        “呵呵,自古长存,已经存在不知多少岁月了,从离都建立,设立城隍之后,这大匾便存在了。”

        老者笑道:“如今离都城隍都换了好几代了,谁还能记得是谁写的。”

        “不过,据传,离都是当年鬼主建立的,当年鬼主一统阴间,建立三千城,离都便是其中一城。”

        三千城!

        虽然洛天之前已经了解到,但此时听到,依然感觉心潮澎湃。

        阴间三千城,监察阳间三千州!

        而这离都,监察的则是阳间凉州!

        但洛天可是知道,阴间并不止三千城那么简单。

        落城内有阴间山河社稷图,上面显示,三千大城之外,可是浩瀚神秘地带,那是无垠领土,但却并没有阴灵生存。

        鬼主!

        此时,洛天深深记住了这个名字,这应该就是阴间第一位统治者。

        他一统阴间,建立三千城,监察阳间三千州。

        洛天深吸一口气,如今自己只是监察了三千大州之一的凉州境内一个国度。

        距离建立大阴府,监察三千州还有很远的距离。

        更别说之后监察那缥缈的仙界了。

        还有那未知的第四界。

        洛天此时不知道,这世间还有没有第五界,第六界!

        洛天最后望了一眼那黑色大匾,深吸一口气,进入府邸。

        府邸很大,占地极广,其内建筑古老,恢弘大气,古朴庄严。

        对于离都之人来说,洛天乃是城隍使者,他便是这府邸的主人。

        府邸内空荡荡的,并没有任何侍者,自从城隍爷消失之后,这里便没有谁来过。

        只是每隔段时间,离都安排人打扫一遍罢了。

        此时,洛天来此,直接被迎进了这座府邸。

        一座大殿内,洛天被几位老阴灵要求坐在首位之上。

        不得不说,几位老阴灵对城隍爷忠心耿耿,虽然他消失多年,但四人依然对他尊敬有加。

        以至于看到洛天,便宛如看到城隍爷一般,这倒让洛天有点不太适应。

        习惯了被别人明讽暗刺,然后自己亮明身份后,对方那惊呆了的那种表情。

        现在被四位老鬼敬畏有加的迎上大殿,洛天倒有点不自然了。

        这四位老鬼就宛如皇帝身边的老太监,百依百顺。

        “你们都坐吧!”洛天望向下方众多阴灵。

        “使者大人您先坐!”一位老阴灵笑道。

        洛天无奈,只得先坐下。

        “说说吧,离都为什么断了落城的孟婆汤。”洛天开口问道。

        “使者大人,不只是落城,其他城的孟婆汤也断供了。”一位老者叹息道。

        洛天目光一闪,低沉道:“为什么会这样?”

        “哼!离都掌权者不作为,阴差懒散,以至于前往忘忧山的阴差半路被灭了,等离都得到消息,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当然会断了供应。”此时,一道冷冽的声音自大殿外传了进来。

        一位面容冷冽,威严无比的中年人自大殿外走了进来。

        中年人浓眉大眼,浑身波动强烈,他双目冷冽,大义凌然。

        “陆之道,是谁允许你出来的?”此时,一位神君望向陆之道,低喝道。

        “哼!我堂堂七尺身,来去随我意,你们岂能困得住我。”陆之道满脸威严,低喝道。

        大殿上方的洛天眼皮眨了眨,他望着下方的陆之道,咧了咧嘴。

        陆之道,陆判!

        “殿下何人?”洛天沉着脸,开口道。

        “启禀使者大人,此人乃离都判官,陆之道,掌管离都公堂衙门。”此时,一位老者开口道。

        “费老,我不是了,你四位一直闭关,离都早变了样了,判官,我去判谁?”陆之道轻闭双眼,自嘲一笑。

        “映无道无能,毫无作为,执掌离都以来,昏庸腐败,勾结阳间,践踏阴间秩序,致阴律与不顾,铲除异己,致使离都上下乌烟瘴气,早就该消亡了。”

        陆之道满脸威严,继续道:“今日我陆之道进殿,只有一事,那便是向使者大人道谢。”

        说着,陆之道弓身向洛天行礼,沉声道:“在下陆之道多谢使者大人为离都除害,映无道杀得好啊,大快人心。”

        此话一出,映无道之前那些党羽皆脸色大变。

        “陆之道,你放肆!”此时,一位神君大喝道。

        “放肆?我陆之道这一生最看不过你们这些魑魅魍魉,蚊蝇鼠蟑,做鬼都做的如此下作。”陆之道低喝,怒视几位神君。

        “大胆陆之道,来人,将这狂徒拉下去,送上断魂台。”一位神君怒喝道。

        “闭嘴,本使者让你说话了吗?”洛天望向那位神君,大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