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有一柄打野刀在线阅读 - 第943章 生死之间

第943章 生死之间

        她这是精神分裂了么?

        还是说,在这一具躯体之内,被塞进去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神魂,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身份认知错误。

        如此看来,那头老狼说的或许并不算错,只是并不完全。

        此地很有可能真的是上古天庭坠灭后的碎片之一,但后面却又受到了外力的污染,导致位于其中的天人神明也同样受到了侵蚀,虽然苏醒,却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一连串的念头在心中闪过,顾判轻轻叹了口气,语气温和笑道,“你是镜觞,原本便是九天之上的神明之一,此次应运天地变化而苏醒,当重归天庭之上,聚于昊天上帝麾下,荡清四方寰宇,八荒六合,将不信神明者尽数钉死在无信者之墙上,让所有一切尽数归于天庭天人之治下……”

        女子垂下那张银镜面孔,身体在微微颤抖,“吾名镜觞,吾名镜觞……”

        片刻后,她猛地抬头,银镜之中乌云滚滚,电闪雷鸣,“那么,你又是谁?”

        “我乃天使,又名燃灯道人,尊奉昊天上帝法旨,自天庭下界,引渡诸位天人归位。”

        “天使下凡,天人归位……最终一战,结束了吗!?”

        顾判没有任何犹豫地回道,“结束了,昊天上帝以天庭坠灭、星落如雨为代价,施展出了只有初代天帝才能用出的周天星斗大阵,随后又以无边神力开天辟地,将入侵而来的魔族大军一击而灭,自身及麾下三百六十位天人神明也因此耗尽力量陷入沉睡,直至万载之后才逐渐开始苏醒。”

        他一口气将现编的故事讲完,暗暗呼出了一口浊气,面上一副悲天悯人的圣洁笑容。

        精神分裂、一体双魂症患者果然思维跳跃性极大,也就是他这样思维敏捷的人才能圆转无碍地接过话题,没有让两者之间的愉快交流砸到地上。

        但就在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耳边传来银镜面孔女人几近癫狂的颤抖声音。

        “你,在欺骗吾……”

        “吾能够感觉得到,你手上那盏白色灯笼和和大千之门有很大的关系,而且最终一战还未真正结束,你又如何能够……”

        轰!

        猩红火焰冲天而起,将那具满身镜面的女人笼罩在内。

        咔嚓!

        一道金色闪电轰然落下,将天地间的一切映照得纤毫毕现。

        片刻后,红炎消散,闪电消失。

        天地间再次陷入一片黑暗。

        只有一盏破旧的白纸灯笼散发着淡淡的昏黄光芒,驱散了一片有如实质的黑暗,成为了此方空间内仅剩的一点光明。

        顾判将双刃战斧隐入虚空,微微抬起那盏白纸灯笼,全力御使观神望气术,警惕观察着灯光照耀之外的黑暗之处。

        刚刚一斧落下,空间都为之瞬间碎裂,声音清脆响亮,听上去就如同是砸碎了一块玻璃。

        那一斧,他确定自己斩中了,但却并没有给对方造成真正的伤害。

        或许他真的只是打破了一面镜子而已。

        灯笼光芒照射不到的地方,仿佛到处都是隐藏的恶意,就像是盯紧猎物的群狼,时刻准备从最危险的方向,朝他发出最致命的一击。

        顾判环视四周,脸上泛起诡异莫名的微笑。

        “自从千羽湖一役之后,我已经记不得有多长时间没有再经历过这样的感觉……”

        “这种被暗中敌人威胁的感觉,游走在生死之间的极度刺激……”

        “真的是,让人兴奋至极!”

        他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再警惕戒备四周,而是摆出了一副并不在乎、毫不在意的样子,任由周围的黑暗将白纸灯笼散发出来的光芒一点点吞噬,距离自己也越来越近。

        他能够感觉到在这片黑暗中正发生着某种诡异恐怖的事情。

        因为有一道极其狂暴的精神力量正在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来,将有如实质的黑暗墨色都搅动得犹如风暴大海,汹涌澎湃,一浪高过一浪。

        这是听了他的开解劝导之后,那个精神分裂、自我认知障碍的家伙濒临崩溃了吗?

        若真是如此的话,他倒是不介意再等上一段时间,让它变得更加虚弱一点,也好方便御使斧头砍伐。

        时间一点点过去,墨色黑暗传来的压迫力量越来越强,不断加快缩减吞噬白纸灯笼光芒的速度。

        还能隐隐从中听到不似人声的凄厉惨嚎,层层叠叠,无休无止。

        终于,白纸灯笼所散发出来的光芒从几乎笼罩了整个小镇,被压缩到了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不足十丈的范围之内。

        就在此时,凄厉的嚎叫戛然而止,换成了重重叠叠的疯狂笑声,从黑暗深处响起。

        咔嚓一声脆响。

        顾判面色陡然变化,低头看向了手上一直提着的白纸灯笼。

        就在越来越尖锐刺耳的笑声中,白纸灯笼裂开了道道缝隙,将里面的黄色火焰真正暴露在了外面。

        其后又有一股阴风自黑暗深处吹来,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吹拂在已经四处透风的白纸灯笼上面,丧失了屏障的火苗发生少许偏移,舔舐上了灯笼本体。

        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白色灯笼纸熊熊燃烧起来,瞬间将光芒照耀范围向外延伸出去不知道多远的距离。

        但肉眼可见的,在失去了这一层破旧却又不可或缺的屏障后,犹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黄色火焰在经过了瞬间的暴涨后,或许就将真正熄灭,再也无法起到映照真实虚妄,驱离黑暗的效果。

        顾判眼眸深处闪过一道精光,随后开始深深吸气,一直吸气,仿佛要将周围所有空气尽数吸入腹中,人为制造出一片真空区域。

        下一刻,纯粹由诛神碧火组成的燃烧鬼面轰然出现,将他整个人牢牢笼罩在内,同时也将即将燃烧完毕的白纸灯笼融入其中。

        在诛神碧火的引导下,丝丝缕缕的黄色火焰就像是被血腥味道吸引的鲨鱼,开始违反常理地涌动起来,朝着他眼睛的位置接近过去。

        观神望气术在此时此刻全力发动,两只眼睛犹如幽暗不见根底的深潭,又像是两只可以吸收容纳一切光芒的黑洞,吸引着黄色火焰一点点没入其中。

        顾判猛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因为痛苦而低声嘶嚎,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滴滴答答流淌出来,滴落在地面,旋即化作熊熊燃烧的黄绿交织火焰,久久不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