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金融猎手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后市之论

第五百三十二章 后市之论

        “金融市场,就是这么疯狂和难以预料。”苏越微笑道,“便宜的时候,没人买,贵的时候,大家都开始疯抢,这就是股市的魅力所在。”

        邓先明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苏总,最近市场,蓝筹、白马和小盘股票,出现了一种极为撕裂的状况,蓝筹、白马节节新高,小盘股票,却是难有作为,要么止步不前,要么连连阴跌,这种状况,你怎么看?”

        “游资们被530收割之后,机构们抱团所致。”苏越说道。

        “关键是散户们,也跟着买大盘股票,小盘股快陷入流动性危机了。”邓先明说道,“这市场的走势,真是耐人寻味啊!”

        苏越沉声说道:“散户们是哪里赚钱,就往哪里涌。”

        “他们可不管什么大盘、小盘,只要能赚钱,什么盘都行,你跟他们讲估值、讲风险,都没用。”

        “至于游资们……”

        “在监管层明着打压炒作风气,机构抱团狂拉之下,他们再炒小盘,一带不来跟风盘,二跟监管层作对,那不找死吗?”

        “于是,久而久之,小盘股,也就彻底被放弃了。”

        “游资们,无奈之下,也就只能跟在机构屁股后面,捡这些飞上天的蓝筹、白马的筹码吃。”

        “关键是这时候,机构狂拉、锁筹,散户们、游资们全部跟进。”

        “蓝筹、白马们,纵然流通盘大,但在目前的这种火爆情绪之下,筹码也经不住这种疯抢,于是……就只能一条路向北了。”

        “资金的接力游戏,不顾估值,能持续多久呢?”邓先明担忧地道。

        苏越笑了笑,低头抿了一口茶,说道:“谁知道呢,当趋势无法延续,资金跟不上,估值高到就连傻子也不敢接的时候,自然就无以为继了。”

        “这就像熊市最后一轮杀跌一样。”

        “明明市场股票估值已经很便宜了,但大家就是疯狂往外逃,觉得这样的估值,依然有水分,依然没有安全边际,于是股价跌跌不休。”

        “市场,总是喜欢走两个极端。”

        “如今,大家在所有蓝筹、白马估值高企之下,依旧觉得业绩的爆发增长,能快速抚平估值上的泡沫。”

        “这是目前市场大多数人的认知。”

        “在市场没有彻底走到另一个极端的时候,改变不了。”

        “作为场外的人,要么空仓等待它的结束,要么……就只有跟随。”

        “有些人认为自己是市场上聪明的,清醒的,反着趋势和市场风格买,自以为在市场走到一个极限后,风格切换,自己肯定能赚到钱,却不知,这是最愚蠢的。”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

        “蓝筹、白马崩盘之际,小盘股,自然也不能幸免,要等到风格切换,那也是全线崩盘之后,最后相信白马、蓝筹行情的人,也开始崩溃,才能真正迎来风格的转换,直到那时,优质的小盘业绩成长股,才能迎来春天。”

        邓先明吃了一惊,问道:“也就是说,只能这种风格,走到死了?”

        苏越点了点头:“市场中,趋势会强化趋势,监管层若不出手硬性干预的话,也就这种风格走到崩盘了。”

        “再来一次530?”

        邓先明想起530大盘几乎跌停的惨烈状况,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的,再来一次,把资金赶往中小板,那不是自打自脸吗?”

        “我也觉得不可能。”苏越说道,“而且后续,眼看着神华煤业、华国平安、华国石油等巨无霸都要上市,怎么可能再改变风格呢?”

        “哎……看来好日子,不长了啊!”邓先明轻轻叹了一口气。

        苏越笑了笑,说道:“股市总是在牛熊轮回中前进的,有好日子,自然就有苦日子,没什么稀奇的,存好钱,做好准备,来年再战就是了。”

        “难得你还这么清醒,我以为,你已经……”

        “已经被金钱蒙蔽了眼睛,是吗?”苏越接话道,“金融市场,财富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我若不清醒一点,今日赚的再多财富,来日恐怕都会烟消云散。”

        邓先明一时没有回答,而是认真地盯着苏越的眼睛,好一会,才说道:“苏总,有时候我觉得……你是真的令人恐惧。”

        “恐惧?”苏越一愣,哑然失笑。

        邓先明点头说道:“是啊,你对于金融市场的认知,令人恐惧,参与市场的散户,都说机构和游资,把他们当作韭菜收割,可你收割的,是整个市场参与者啊,谁若作为你的对手盘,心里焉能没有恐惧?”

        “我只是适时站在市场走向的一面而已。”

        苏越说道:“若像你说的,他们不是成了我的对手盘,而是成了市场的对手盘,我若站在市场的对立面,无论我技术多么高超,无论我时机把握多么精准,到头来,还是会亏钱的,所以……谁都不是神,只是顺势而为罢了。”

        邓先明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对,谁都不是神,大家只是顺势而为,一时得意罢了。”

        “对了,苏总,听说宁州城内,许多老板,许多大户,快把你们公司的门槛都给踏破了,更有许多人,从外省慕名而来,想要参与你的基金而不得,你想过趁此机会,再开一支新基金这件事吗?”

        “以目前的市场热度和你在国内股市的名气,新开一支基金,募资是极为简单的事。”

        “不说多大的规模,二三十亿,是能随便凑的。”

        苏越抬眼看着邓先明,问道:“邓经理觉得,此时是建立新基金的时机吗?”

        邓先明想了想,说道:“牛市后半程,按理来说,不算什么好时机,但你苏总可不属于常规范围里的人啊,你能清醒认识到目前的市场走势和格局,那么就算市场在不久的将来突然崩盘剧变,我想你也有应对方案。”

        “你筹集基金,对于参与的客户们来说,其实也算是一种救赎。”

        苏越笑了笑,说道:“我可没有义务救赎他们,我眼里,只有利润和钱,其它的,都跟我无关。”

        “哈哈……”

        邓先明大笑:“眼里只看见钱和利润的,才是合格的基金经理嘛。”

        苏越没接话,顿了顿,说道:“我最近,是有设立一支新基金的打算,不过目标是风险对冲基金,投资方向也不在国内。”

        “国际金融市场?”邓先明有些吃惊。

        苏越点了点头:“国内多空对冲,没有成熟的条件,也不方便,要想在未来熊市中赚钱嘛,只有选择国际金融市场了。”

        “募资多少?”邓先明问道,“若可以的话,我也想投点。”

        作为证券从业人员,虽不能亲自上阵炒股,但买点基金,还是可以的。

        “初步估计200亿的额度,其中公司自有资金,会占据半数。”苏越说道,“邓经理若想参与的话,也可以,不过……最低门槛,可是500万,就是不知道邓经理……能不能承受这个门槛的限制。”

        “500万?”邓先明眉头皱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