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宋安乐侯在线阅读 - 第119章 反应平淡

第119章 反应平淡

        范宇看到这位王太医忽然没了动静,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便追问道:“莫非,王太医还真有什么想要官家赏赐的不成?”

        “我身为太医,拿的朝廷俸禄也不算低。偶尔给朝中的显贵治病,也有不少酬谢。钱财对我来说,也用不了许多。”王太医捋着胡须,微微有些凝重道:“我只担心这一身所学,因忙于公事而无人继承。因此,我想请官家让我招收医科生员。”

        范宇看着这位王太医,不由得心生敬意。此人不但医术精湛,而且品德竟也如此高尚。不为自己求富贵,而是要将自己的一身所学,都传承下去。如果只是传承自己的所学,还不算什么。难得的是,他还要招收医科生员,为大宋培养医学人才,这才是最为难能可贵之处。

        对着王太医拱了拱手,范宇笑道:“王太医将李太后的翳目治好之后,这个要求想必官家不会拒绝。此事不但是利在当代,更可惠及后人。以王太医立此医家不世之功的德望,定当名留青史。”

        王太医见范宇讲话时诚心诚意,不似假装的,不由得也高兴起来。

        “有侯爷支持,我便更有信心。”王太医哈哈一笑,也对范宇躬身道:“这等功劳太大,当有侯爷一半。”

        从太医局出来,范宇的心情相当不错。

        不但义母的白内障有了希望,顺便还可让王太医建立医科。

        此时的大宋远不是其他封建朝代可比,君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真不是说说的。这是一个儒家治世的大成年代,政事党便如后世君主立宪的内阁,可节制君权。政事堂的知制诰,便可以‘封还词头’为由否定官家的圣旨。

        封还词头,就是认为官家的理由不充分,或者存有异议。

        就大宋的整体制度来讲,在中国所有的封建王朝中是最为开明的。

        因而,这也让范宇有了一种希望,希望大宋变的更为文明富裕,可以成为一继往开来承前启后的时代。

        当他回到自己的侯府外时,便看到王小丁正守在大门处,门边还斜靠着一根门拴。

        “王小丁,你这是做什么?在防贼吗?”范宇还没上台阶,便开口质问道。

        堂堂侯府,王小丁这样一站,哪里还有候府的气派,倒像是个对抗强拆的业主。

        “侯爷,您可回来了。”王小丁急忙躬身抱拳道:“刚才有……侯爷让开!”

        王小丁只说了一半,便立时对范宇瞪眼大喝,将范宇吓一跳,但也急忙横着闪身。

        只见王小丁猛的从台阶上扑下,与范宇错身而过。

        范宇一转头,便看到王小丁扑倒一个人,此人手中还持有一根铁条。显然是此人要袭击自己,却被忠心的王小丁给扑倒了。

        “竟敢袭击侯爷,我与你拼了!”王小丁口中怒吼道。

        看着王小丁与对方在地面翻滚,范宇心中恚怒,自己没招谁没惹谁,竟有人当街对自己这个侯爷行凶。

        他上前一脚,就跺在了对方持着铁条的手腕上。

        “侯爷且慢!是……哎呀!”对方话没说完,便被范宇一脚跺的手腕出血。

        同时这人手中的铁条再也握不住,就那么落在地面的尘埃里。

        “是、是我啊!我是徐绶!”那人惨叫不止,声音都变了味道。

        范宇一愣,这家伙怎么来了?然后一眼看到地面上的铁条,不由恍然大悟。

        “王小丁,快将人放开,这是误会。”范宇急忙去拉王小丁道:“快些住手。”

        王小丁起身之后一脸的懵,这位竟然是找侯爷来的?

        “侯爷,你这一脚可是不轻,这只手可是我写字的手。”徐绶起身也顾不得拍土,小心的揉着右手腕道。

        范宇连忙拱手道:“我们且进府去说,你这狼狈样子,可不适合在这里站着。若是被人看到你这探花郎这样子,怕是好说不好听。”

        徐绶哼哼了两声,便捡起地面的铁条,“我本想给侯爷一个惊喜,却不想差些便去了半条命。若非我喊得及时,怕要卒于今日。”

        “王小丁,还不扶着客人进去。”范宇知道徐绶心中有些不平,便对王小丁喝道。

        “不知是贵客,刚才护主心切,却不想冲撞了客人。”王小丁也急忙上前扶了徐绶,口中连声道歉。

        进了府内的正堂,范宇便让王小丁领着徐绶去客房换身衣服。

        范宇的衣服徐绶穿着小,倒是王小丁刚做的一身新衣服,徐绶穿了正合身。

        再出来时,徐绶便不再灰头土脸的样子。除了手腕还有淤血,其他与平时没什么区别。

        范宇此时正拿着那根铁条打量,看到徐绶进来,便对他道:“你直接来找我就是,非要给我一个什么惊喜。结果可好,差点便惊了本官的下巴。你是何时来的,不会是我刚回来时,你才来的吧。”

        “启禀侯爷,这位客人一个多时辰之前就到了。他拿着铁条在府门前来回打转,我还以为是匪人,这才带着门栓守在大门。”王小丁向范宇解释道。

        徐绶有些不高兴的道:“我这不是要给侯爷惊喜,谁知道会被你认为歹徒!”

        范宇不由得哭笑不得,“你怎么也是今科的探花郎,又是将作监丞,是朝廷命官,怎的如此不稳重。幸好受伤不重,否则我是侯爷也要被官家治个殴打朝廷命官的罪。”

        “此事揭过,不要再提。侯爷可曾看出来,我带来的这根铁条有何不同?”徐绶却是掩饰不住喜欢,指着范宇手中的铁条道。

        范宇打量了手中铁条两眼,“此物……挺沉的。”

        徐绶被噎的真想翻白眼,却也按捺不住自己表功的心思,他接着道:“这根铁条,便是依爷所说的方式,弄出来了几车焦炭,这才炼制出来。而侯爷手中的这也不是铁条,而是钢条。”

        用手指弹了弹这根钢条,范宇没看出什么特异之处。

        “先坐下,有话便直说。”范宇有些不耐道:“焦炭定然可提升蒸石炉的炉温,炼出的铁锭杂质也会少。但是你若不说,我又哪里知道如何看它们的区别。”

        徐绶只得依言坐下,向范宇道:“侯爷你看,这根钢条并不是平的,这是之前被刘大匠踩出来的,说明此钢条有韧性。而且从这一头的断口,也可看到钢条之中几乎看不到任何杂质。这还只是粗钢,若是锻打成军器,可要比之前耐用的多。”

        范宇听了之后,只是反应平淡的点点头,“这样就好,以后便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