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宋安乐侯在线阅读 - 第118章 算你小子有分寸

第118章 算你小子有分寸

        接下来无事一身轻,范宇便也融入了与义母和官家的聊天之中。

        范宇与赵祯两人,更多是听李太后讲自己以前如何担心,如何受苦,如今又是如何知足惜福。

        忽然李太后的话便移到了范宇的身上,她道:“上次娘听说,官家给宇儿封了一个通判的官职,让他就职于军器造作院。宇儿你既然现在在宫里,那在军器造作院做的如何了?不妨与官家说说。”

        义母是什么样的人,范宇很清楚,这绝对不是无心的闲聊。她之所以这样说,便是想让自己在官家面前表现才能赢得圣眷。想来是义母觉得,不能帮扶自己一辈子,不如现在先打一个好基础,将来也不必再操心。这等关心,是范宇无以为报的。

        赵祯这时也看向范宇,“不错,安乐侯,你这数日来做的如何,可先与娘娘和我说一说。”

        范宇拱应了,便开口道:“我自被官家许了通判之职,第二天便去见了程琳相公。然后去造作院的西作坊,巡视铁作院。”

        “可曾看出些什么?”赵祯点点头,觉得范宇没有跑出去嘻戏玩耍,便很难得了。

        身为皇亲,虽然身上挂了实职,但是范宇却是去不去都行。只要打个招呼,到时便会有下面的将作监丞和判官,将一些东西汇报上来。肯亲自下作坊,哪怕只是看一眼,也算得上难得了。

        “臣确实看出来些东西,臣本不想今日将这些小事说出来的,既然官家和娘都问起来,那我就说说。”范宇挺身正坐道:“这还要从炼铁用所用的煤说起。”

        李太后与官家两人都露出诧异的神色,两人都没想到,范宇会看出来什么。他只要说认真巡视,也就足够。如今却真的看到了些问题,那自然不同。

        “你且讲来听听,我看看有没有道理。”赵祯微笑道:“在陈州放粮之时,你便有过不错的表现。或许,你的主意也不错。”

        范宇笑道:“我在铁作院问起那里的大匠,他说铁作院炼铁的矿石,制灌钢脆而易折,与磁州的好铁无法相比。问其原因,那大匠说,因炉温较低,这炼出来的铁杂质便多。”

        顿了一下,范宇又接着道:“我以前听说木柴可制炭,而炭火却比木柴温度要高些。如今铁作院用煤炼铁,虽煤比木炭温度高,可杂质却多。因而我就想,木柴可烧制成炭。那么煤块儿,能不能也烧制成炭。若是可以的话,这种炭便可称之为焦炭。这焦炭若烧起来,想必温度比媒要更高一些。”

        赵祯听到这里,不由得因嘴张的太开而有些失态。这等木炭、煤铁比较深入的东西,对于官家来说有些偏门,他听范宇所讲,却只是一知半解。

        不过倒也听的明白,煤制成的焦炭,应该会比木柴烧制成的木炭温度高,这才是重点。

        “宇儿,此事若成,你便立下了大功劳!”义母笑容满面的对范宇道:“让官家多多封赏于你,你也当之无愧。对了,此事可曾成了?”

        赵祯暗自点头,若能烧制成焦炭,这安乐侯也算是立了一劳。

        范宇叹气道:“孩儿如今刚刚上任,还在熟悉军种个作坊。那焦炭要想烧出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如今我已经让铁做院烧制,应当很快就有消息。若是成了,这钢铁的产量也可提高,而军器也可将品质提升上来。”

        赵祯恢复了表情,看向范宇问道:“此事暂且记下,若成了,定有赏赐。除了这焦炭之事,你可还有其他看法。”

        “臣在这些作坊中巡视,发现一个问题。许多军器外表华丽甚为华丽,这却失了军器的本意。”范宇对官家拱手道:“若是用之于礼仪,打造的漂亮些无可非议。若只是为了用于军阵杀敌致胜,就莫要再做的如此繁琐。误工不说,更是使得这些兵器的坚固耐用度,也会差上一些。”

        李太后却是笑起来道:“依宇儿所见,这些军器要如何去造。”

        “依孩儿的意思,大可化繁为简,将那些军器上没必要的纹饰装饰统统去掉,以甲坚兵锐坚固工整为要。节省出来的时间,便可使军器产出增加许多,就是翻倍也有可能。”范宇说完,沉吟了下又道:“只是这等军器看上去,却不如原先好看罢了。若是官家有需要,可置良工军器坊,使之另行制造精品军器,以赏赐功勋之用。”

        赵祯听到这里,点点头道:“你这个建议倒也不错,准你在军器造作院推行化繁就简之事。不过,你所制的军器,莫要在质上还不如从前。若只是朝臣们非议,我还可以替你拦下。若是诸军将闹起来,可也不算小事。”

        “不过是将军器弄的简单整齐罢了,使用起来,定比先前还要容易顺手。定不会让朝臣和诸军非议,臣知道轻重。”范宇笑着应下,却也不算讲大话。

        李太后听着两个儿子在自己面前谈论事情,脸上便露出欣慰之色,“官家,宇儿是你义弟,莫要太过苛刻。若是他犯了错,尽可打他的板子。宇儿为人孝顺忠厚,你当以有兄长之义。”

        听到李太后的话,赵祯便笑道:“娘娘放心便是,只要范宇他没有犯了大逆不道之罪,我便可保他无事。”

        范宇看到义母又在给自己铺路,便躬身道:“娘对孩儿谬赞了,孩儿只不过是做了人子应做之事罢了。官家身为天下共主,岂可因私而废公。孩儿当尽力将差事做好,不让官家为难便是。”

        赵祯听到范宇这么说,便向他甩了一个欣赏的眼神,貌似算你小子有分寸。

        李太后笑着点头,“好好,宇儿能这样想,便是最好的。”

        又坐了片刻,赵祯与范宇两人便起身告辞。

        出了宫,范宇便又去了一趟太医院,并带去了官家的旨意。

        王太医领了旨意,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侯爷,我若是失手了……”

        “王太医要说自己失手,我是不信的。”范宇急忙打消对方的不自信,“金针拨障术虽然精细,但王太医却也在数只羊的身上试过,可有一次失手?不过是自己心中紧张罢了,莫要给自己弄这许多压力。还是先想一想,王太医若是给李太后施术成功,要些什么赏赐吧。”

        范宇不过是随口的安慰,哪知道王太医却眼中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