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宋安乐侯在线阅读 - 第117章 戏精

第117章 戏精

        李太后吃了官家赵祯夹的鱼脍,也连连点头。

        “这鱼脍轻薄细嫩弹牙爽口,略一咀嚼,虽然微脆,但却在口中化成鲜甜汁液。更妙的是这橙酱,酸甜芬芳,与鱼脍的鲜爽正是好搭配。”李太后赞不绝口道:“官家的御厨可不简单,这手鱼脍比之先帝之时御厨还要有滋味。”

        赵祯这才得意一笑道:“娘娘爱吃,便多吃些。安乐侯不用拘束,便如在自家吃饭一样。”

        范宇听赵祯这么说,只是一听罢了,自己不能真那么做,否则便是无礼了。只有义母和官家先用过,范宇才会伸出筷子。若是一不小心,怕是就要僭越了。

        在与官家吃饭,也是心累。

        原本大宋是分餐制,但是人少就没有必要分餐。而且李太后眼盲,还要有人照看才行。

        之前上了一些干果点心,范宇可随意的用。只是上菜,却要每次只上两道,大家尝一尝,便会撤下去换成别的。一连上了十四次,共计二十八道菜,这些菜里光刺身生脍就有鲈鱼脍、鲤鱼脍、虾橙脍、水母脍四种。

        其余的羊舌签、鸳鸯炸肚、鹌子炙、洗手蟹等等,范宇只是看了一遍,就已眼花缭乱。

        这二十八道菜,每样仅尝了一口,他便已经有些撑了。

        然而再看赵祯与义母李太后,则更是每样都只挑了一点点,做个样子。哪里像范宇这样子,每样都要来一口实在的。

        但是这还没完,又有司膳端了一盘一盆,放在桌上。

        范宇只是看了一眼,便认出一只盘中是烧饼夹肉,另一只盆的清汤中则飘着血块和粉丝。

        他心中嘀咕,难道是白吉馍和鸭血粉丝?不对,鸭血粉丝是后世南京的名片小吃,这只怕是个巧合而已。

        在官家身后伺候的陈琳,也看到了这最后上的烧饼夹肉,不由得有些无奈。

        他久居宫中,官家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从这端上来的烧饼夹肉来看,便知道官家想什么了。

        赵祯先对范宇抬手指了指盘中的烧饼夹[笔趣岛    www.biqudao.xyz]肉道:“安乐侯,上次我听陈琳说,娘娘在你那里吃的,居然是这种小食。这几日,也便让宫中的御厨做了。只是御厨做的烧饼夹肉,里面都是剁碎的上好羔羊肩肉,你且尝尝,比你做的如何。”

        范宇回头看了一眼陈琳,然而陈琳却只是对着范宇尴尬笑了笑。

        陈琳当时在侯府吃了一个烧饼夹肉,回来当成趣事向官家讲起,却不想让官家起了攀比之意。他不由得自责,都是自己多嘴。

        “官家御厨,当然要比我做的好。”范宇还没吃,便谦虚起来。

        “你先尝一尝再说,这等小食方便简单,却是让我也很喜欢。”赵祯笑道:“若是早朝之前,吃上一个,再喝碗鸭血羹,腹中甚是舒服。”

        正说着话,便有司膳宫女上前,将另一只盆中的羹汤都盛了三只小碗,分别放在母子三人的面前。

        范宇对着赵祯一拱手,“那臣便不客气了。”

        他伸手取了一个羊肉版的白吉馍,咬了一口。这烧饼虽然也是烙出来的,但是并不是脆皮,少了一个烤的功夫。不过宫中御厨也不同凡想,这烧饼绵软易化富有麦香,又不失嚼劲,却也是个高手。而且饼中夹的羊羔肩肉,炖的极为软烂香浓,微微咀嚼两下便可化渣。

        同时,饼中的油水肉汤也流了出来,沾了范宇一手。若不是用鸭血羹的碗接着,怕是身上的这件衣服的衣袖都会沾了油渍。

        “如何?”赵祯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可是这攀比劲还是不小。

        范宇连忙点头道:“宫中所做的烧饼夹肉,岂是臣自己做的能比。只这香料一样,臣便不如,何况还有这上等羔羊肩肉。”

        赵祯这才满意的一笑,“我忙于政事,岂会关心这些吃食。也是听了你的事,这才略有关注而已。娘娘也尝一尝,莫要烫到。”

        和范宇只说了两句话,赵祯便去亲自喂李太后吃东西。

        到了这个时候,范宇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官家这顿饭就是在向自己示威,他才是亲儿子。看这给义母喂白吉馍的样子,还有给义母擦手擦嘴的样子。无不是在向范宇示威攀比,并表达出一点,这是我亲娘。

        陈琳在官家身后站着,不时用眼去瞟范宇一眼。他在侯府中的所见所闻,回来可无论巨细,都告诉了官家。现在官家玩这一套,陈琳才是最难受的那个。

        范宇也是无奈,既然官家要表现自己的孝心,那就让他表现个够。

        等三人用了饭,司膳都收拾走了,宁总管便命人上了茶。

        这时范宇才有机会开口,他对赵祯拱手道:“官家,此来还有件事,请官家问问娘的意见如何。”

        赵祯这时才想起来,过来是为了给生母治眼疾。

        “娘娘,你双眼不便,孩儿甚为遗憾。想当初娘娘受了许多苦,也是为了孩儿我才得了这翳目之症。我曾问询过王太医,娘娘的眼睛可能治好。那王太医说,要想治好,须要在眼中施针才行。”赵祯笑问道:“娘娘觉得,可以不可以让王太医治这眼疾?”

        范宇听到官家这么说,不由侧目,官家直接就将范宇找太医治眼疾的功劳,给揽到了他自己的身上。好吧,谁让人家是官家呢,在大宋他最大,范宇也不能反驳。

        后世都说赵祯是明君圣君,依范宇的看法,这位就是个小戏精。

        好在当初在自己府中,范宇就已经劝说过义母,义母心中是明白的。

        李太后听了官家的话,便笑道:“这有何不可,有你们这片孝心,我便也豁出去了。若能看到你和宇儿的模样,就是折寿我也愿意。”

        范宇急忙道:“娘可放心,那位王太医手段非凡。在此之前,已经在羊的身上试过,如今那些羊都好好的。被太医试过针的眼睛,也都已经痊愈。”

        只是被太医们吃了一只,范宇却没有提。

        “娘娘不要说这等不吉利的话,那王太医是圣手,岂会治不好娘娘的眼疾,更不会让娘娘有危险。”赵祯也连忙安慰,忽然又道:“娘娘这是答应了?那我便让人通知王太医,让他早些准备。三天后便在慈宁宫,给娘娘治了眼疾。”

        事情顺利,不只是官家赵祯高兴。范宇也一样高兴,总算是将事理的顺了。现在才是万事俱备,只等王太医施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