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每天三次狩魔副本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二章 妥协

第两百零二章 妥协

        队长沉吟片刻,笑着摇了摇头。

        他看着周围的人,说道:“你们都先出去吧,我和白单独聊聊。”

        众人愕然,汉克首先不满道:“为什么要出去?你们要说什么不能让我们知道的?”

        “这是些私人之间的谈话,你留在这儿干嘛?”

        汉克还想说什么,已经被乖巧的诺曼拉了出去。

        无脸男和凯文自然是听从命令,伊莎贝拉却站在原地不动,有些担忧地看向队长,又望向白齐,看脸色,一副害怕两人打起来的样子。

        “要不,我留在这里?”她小心说道,“我保证不会说话,我就保证...”

        “你保证什么啊?”队长都笑了出来,“出去吧,我跟白的交情比你想的要好得多,我们怎么可能打起来?”

        有句话他忍住没说:真打起来,你在这儿有什么用?

        见伊莎贝拉还想逗留,队长只得温言劝了半天,才将她推了出去。

        对着门外的人说道:“你们别隔墙偷听,我要是发现谁偷听,有他好果子吃。”

        说着,关上了大门。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对白齐说道:“我记得你会隔音仪式,布一个,别让他们听到了,我可不想被他们偷听。”

        白齐点点头,从怀中取出素材,简单地布置下隔音仪式。

        随后,他也坐在队长对面:“有什么话要单独对我说?”

        队长沉吟片刻,搓着手,似乎又难以开口。

        白齐问道:“你是不是又想跟我说,你背负着全村人的希望,如果不能迎难而上,还不如死在外面?”

        队长挠了挠头:“是。”

        “还真是好猜。”

        看着队长满脸复杂的表情,白齐不禁想起来以前和他的一次谈话。

        在领主堡那里拿回禁忌圣杯,救醒汉克后,队长特意单独邀请和他一起喝了次酒,特意感谢他的帮助。

        当时一时喝多了,话匣子一打开,便说了很多。

        其中,特别给白齐解释了,为什么他没有被占卜师的眼术迷惑。

        占卜师的眼术需要对方先放下警戒,才有可能成功,尤其是对于抱着轻蔑或者尊敬心态的人,几乎是百分之百成功。

        这也是为什么占卜师要扮成占卜师,用玄乎的方式忽悠人的原因。

        但如果被迷惑方事先提起了警惕心,那这招就没了用处。

        队长早对占卜师起了疑心,却是因为他在幼年时,见过类似占卜师的人。

        显然,经历不是太好。

        当时虽然是在酒醉,队长还是没有把话说全,但白齐也自己补齐了细节。

        如果没猜错,队长小时候居住的地方应该是被侍魔教徒看上了什么东西,在经历了一场灾难后,全村人除了他以外无一生还。逃亡成功的队长便生出了复仇之心,憋着一股劲走上了猎人这条道路。

        按照他的话,在成为小队队长之前,他曾是一个冷漠到身周能起寒气的人,整个人便如弓弦一样绷紧,稍微靠近他就会受伤。

        不过成为了队长后,他的心态便逐渐放松了下来。

        和白齐一样,队员之间的温情让他们的寒冰融化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仇就不报了。

        队长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睛时,眼神中满是坚定。

        “你可能无法明白,每当我闭上眼睛时,都能看到我亲人们的脸庞。但睁开眼睛,却嗅不到那股亲切的味道。也再也不会在晚风轻刺皮肤时,听到母亲叫我回家的声音。

        我的天赋并不算好,即使拼了命,也没有在毕业考试时拿到第一等成绩。当时,我意识到我的成绩不会是第一等时,恨不得在考场里找个魔物送死。但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我就这么死了,我的村庄便再也没人留下。它的存在不会有人记得,即使侍魔教最终收得报应,也不是以它为名。

        所以,我选择了以第二等成绩毕业,好歹留得性命,才能再说报仇。”

        白齐叹了口气:“所以你才一定要接下这个委托,然后以战绩申请晋级?”

        “没错,”队长点头,说道,

        “我天赋已经很差了,如果不能在这时努力一把,提高自己在公会的评价,那即使安然晋级,没有公会的资源投注,我是注定无法成为强大的猎人,也就没办法找侍魔教报仇。”

        白齐揉起了额头。

        “那好,我退一步,不拦你以战绩晋级,但你要不考虑考虑,换个其它委托。或者你要是想,我帮你找个2级魔物给你做战绩。或者只要你想,我的幻行怪也可以给你。”

        队长先是微微一愣,没想到白齐一下让步这么大。

        随后便苦笑着摇摇头。

        “我好歹也是个猎人,虽然天赋不咋滴,可也不可能拿你的战绩当自己的用。至于说换个委托,升职通知都下来了,我已经没什么时间了。要是不能在最短的时间赶紧找个2级魔物猎杀,就真的只能以第二等方式晋级了。

        你说帮我再找一个,哪有那么容易?

        这张任务帖,就是我最后的希望。

        就算是你要阻止我,我也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

        看着队长脸上的坚毅,以及隐隐的敌意,白齐加重了揉额头的力道。

        了解魔力副作用的他知道,可能队长的天赋的确不强,但只要他还坚持报仇,未来成就绝不会差。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没有公会的资源帮助就没有上升空间。

        可是,这怎么说啊?

        魔力居然有害,正常猎人谁会相信?

        头疼!

        而且,白齐之所以想阻止队长去做这次的狩猎,既不是因为冰石蜥龙狡猾,也不是担忧队长实力太差,以战绩晋级会有危险。

        说冰石蜥龙狡猾,是一层表面掩盖。害怕队长贸然晋级,则是第二层掩盖。

        之所以绕这么一圈弯,只是因为伊莎贝拉在场,下意识防备一下。

        白齐真正阻止队长的原因,是因为这张任务的委托人。

        赫然是领主!

        经过领主堡一游,白齐已经意识到领主既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好对付的人。三个月这妖人已经没了声息,他还以为对方和自己一样不想再有交集,没想到又发出了这么一张任务帖。

        也许这是自己应激反应太强,其实领主只是日常性地发起一张任务帖,但谁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

        狩猎冰石蜥龙这件事,难说里面没有算计。

        但问题是,他因为种种原因决定隐瞒下来领主堡里的真相,此时再指出领主心机,队长又会信几分?

        更何况,队长已经下定决心要接这份委托,恐怕他就是讲清楚,也难改变其决定。

        难啊。

        白齐想了想,终于确定自己只有一个办法可以保证队长的安全。

        “这样吧,你我各退一步,”他说道,“我不拦你接委托,但有一个条件,我要和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