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漂泊诸天只求生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四章 一切的真想

第四百八四章 一切的真想

        “‘以两百年的守护,换魔门一朝复兴’,这是我与他当初的约定!”

        石青璇到此刻也终于全明白了过来。

        两百多年的时间,处处都有诡异与不解,而今她想通了一切!

        荒城城主素来神秘,两百年来除去第一任城主天君外,世人概不知后任城主是谁。可三十年前石之轩的城主身份泄露,这才让玄门世家怀疑,荒城自天君后,一直被都被魔门把控。

        这一猜测本是合乎常理,却亦有一个最大的“矛盾”!

        若魔门一直把持着荒城,以荒城所敛之财富,为何魔门不用来振兴宗门,颠覆天下之用?

        须知,因荒城超然世外的地位,以及特殊的地理位置,说句敛有天下之财富,汇聚世间之珍宝,亦是一点也不夸大,可魔门为何不如此?

        在听得任意的话语后,石青璇恍然大悟,明白了缘由。

        原来无论是那位先代圣君慕清流,或是上任邪帝向雨田,皆在遵守着与天君的约定。

        石青璇难以置信的问道:“‘以两百年的守护,换魔门一朝复兴’如此……如此的……”

        任意截话道:“如此的可笑的承诺,他们为何会遵守约定?为何他们会相信我的话?相信我过得两百年会再现人世?”

        石青璇凝视着他,缓缓的点了点头。

        任意淡淡道:“一个骄傲的人,往往不会做出令自己丢脸的事来!慕清流也好,向雨田也罢,你又岂知他二人究竟有多骄傲?!”

        “骄……傲?”

        石青璇难以理解道:“仅因为他们是骄傲的人?”

        任意轻笑道:“这种事你本就不懂,世间又有几人能懂。”

        石青璇俏眸盯注着这个男人,怔怔出神……

        荒城一直流传着天君那些“可笑”的故事,但她从未觉得“可笑”过,从娘亲口中……她儿时已得知了那不可思议的真相。

        无论是‘淝水之战’,亦或‘晋室灭族’,一切的真相事实,非是被世家大族篡改过的“历史”,而是荒城一直所流传的可笑“故事”。

        石青璇不由得再想起留书:弱冠前横行天下,与世为敌……三十进窥天人,天地寰宇间,再无抗手……阅尽天下贤人,无一论道之辈……武道一途,至吾尽矣……

        天君!一个凭一己之力便威震天下,一个随手便能改朝换代,一个引的天下胆寒,令世家大族不惜篡改历史都想抹除的人物。

        他,此刻竟就这么的站在自己面前!

        石青璇不愿相信,不敢相信,亦不能不相信,她素手一伸,揉了下眉心,忍不住道:“你一定猜到了,你的刀已是被佛门拿去看管起来。”

        任意点头,平静道:“我想,或许他们要代天择帝,好把和氏璧与妙韵刀一起交予被他们所看好的那个真君。”

        石青璇瞧着他的脸上,轻叹一声,道:“你看似一点也不生气。”

        任意忽然笑道:“为何要生气,这是件趣事。”

        石青璇为他这句话,露出一霎迷茫神色。

        “为何是趣事,你难道不该直接去佛门算账么?”

        任意嘴角逸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缓缓道:“我在想,若是他们真把妙韵刀交给那位真命天子,而他拿着刀号令‘燕云十八骑’来杀我时,会是怎样一副景象。”

        石青璇愕然,转瞬再度吃惊的看着这人,想说话,一时又不知自己该如何形容这人。

        任意瞥了她一眼,淡淡道:“走吧,这里没甚好待了,你引来的那四个蠢材也已经到了。”

        石青璇吓一跳道:“你……你知道?”

        任意冷笑道:“小小年纪,心思倒是挺多。”

        石青璇耸肩着香肩,摊开玉手,道:“那四个家伙压得青璇早已喘不过气来,恰巧你自己送上门,我也只能把这重担子,转移到你肩上去。”

        任意盯着她,继而道:“最好我与那四个蠢材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石青璇微嗔道:“我才没那么坏,只是想引他们来,好叫你与青璇站在同条战线,有你帮忙,到时我自有法子除掉他们四人。”

        任意意外道:“你似乎现在反倒不怕我了!”

        石青璇漫不经心地道:“我说歇息你让我歇息,一路走来,青璇便猜测:只要顺着点你的意,莫要胡乱顶撞你,我应该能保住性命。何况,若不除去那四人,青璇迟早会是一死,何不乘此良机,博上一博?!”

        说着,她美目一眨,望着任意道:“君上乃超然的人物,该不会与我这般小女子斤斤计较吧?”

        任意没有说话,转身就走。

        石青璇美目含笑,悠然的随在了这位身后。她本是因为他天君的身份,惊地差点魂不附体,不过也亦因他超然的身份,彻底放心了所有心思。

        既是无可奈何,何不彻底放开。

        想于此,心情突然变得愉悦起来,脚步轻松了,就连身子也好像轻盈了,三步一跳,嘴中甚哼起了曲调。

        本就娇柔婉转的语声,曲调哼出更是有如天籁。

        前身飘来一句:“闭嘴。”

        石青璇不恼不怒,盛世容颜露出嫣然微笑,乖乖的闭上了嘴。

        ……

        简陋的庙宇已来了四人。

        他们各个长相古怪,对庙宇所有东西敲敲打打。

        “箫声是从庙间传来的,我们绝不可能听错。”

        说话之人,是个双目深陷,勾鼻阔嘴,背插特大铁叉,一身劲装疾服的大汉。

        另一脸大如盆,下巴鼓勾,嘴如鸟啄,容貌实在不敢恭维的汉子冷哼道:“我四人分四路山上,那小贱人绝无离去之路。”

        而后一个千娇百媚,却眼角处隐见蛛网般皱纹的女子娇笑道:“两位哥哥何必心急,小贱人既被绝了去路没了踪影,那我等只须细找,定然能找到机关揪出她来。”

        最后一个脸如黄纸,瘦骨伶仃,一副行将就木的人,大笑道:“咱四人都想独得邪帝舍利,但此间却不是我等内斗的时候。等拿住那小贱人,问出‘邪帝舍利’的下落,咱们再争也不迟!”

        他们四人正是向雨田收得四大弟子,分别为丁九重、周老叹、金环真,以及首徒尤鸟倦。

        四人对视一眼,果然放下争论,不过各自仍然戒备其他三人,同时有继续在庙宇中继续敲打寻找密道入口。

        一阵声响,佛龛后面的那道墙壁开始转动了……

        四人遁声瞧去,无不面露喜色,然后四人就同时瞧见一银发男子与石青璇,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