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又触发了隐藏剧情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命运之旅

第十六章 命运之旅

        “内力只是一种称呼而已,你大可以给它起一个炫酷名字,元气、魔力、蓝条、查克拉,但我更愿意称其为细胞能量,因为它就是从人体细胞内产生出来的。

        根据我对人体的研究,人类的细胞中蕴含着强大的潜在的能量。

        就好比一升海水中的氘可以产生相当于三百升汽油的能量一样,人体内也有类似的机制,每一个细胞都相当于一个微型的发电机,只要找到合适的运作方法,人体就可以像集成反应堆一样释放出巨大的能量。

        想要运用这种能量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自我催眠,或者说自我欺骗,欺骗你的身体让它解除对生命形态的限制,来释放这种力量。

        为了达成欺骗的效果,必须编出一套能够让自己相信的理论,年复一年的说服自己的身体,最终释放细胞中的能量,也就是所谓的内功了,而你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练出内功,要么是因为你中二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轻易的就说服了自己的身体,要么就是受到了外部力量的介入,比如吸收了某种催化物强行激活了你体内的细胞能量。”

        催化物?墨非却是响起了那种奇异的朱果,“那为什么我能感觉到内力在丹田和经脉穴道之间的流动?”

        “那是因为你的细胞能量在模拟这种由你的意识所想象出来的运作方式,人的身体是很容易被欺骗的,过去有人做过这样一个实验,给一个囚犯看一个烧红的烙铁,然后蒙上囚犯的眼睛,再把冰块放到囚犯的大腿上,那个囚犯以为自己被烙铁烫,结果大腿上放了冰块的位置真的出现了烫伤的痕迹。

        你的大脑欺骗了你的身体,而你的身体就根据这种想象模拟出了你要的那种效果。

        所以实际上你根本没有按照书上所写的那么做,这种运行既没有必要也不够高效,如果你愿意配合我做一些实验的话,我可以帮你编写一套更加合理的运用细胞能量方法,至少可以提升50%以上的效率,而且说不定可以开发出更多的功能。”

        三舅姥爷说的倒是挺像那么回事,但是墨非这一次却全然不能接受,他的使用内力时的那种感受可是非常真实的,绝对不是用想象就能解释的通的,这个三舅姥爷明显是预设了一个结果然后逆向来求得答案啊。

        而且这老头让自己配合他做实验,说不定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呢,让自己留下来任他摆布吗,之前那些就是在忽悠自己而已,哼哼,可惜任你老奸巨猾,老子就是不跟你玩了。

        他也没有继续争论,这种事情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强求不得。

        “还是算了,我还是相信传统方法。”

        老头摇了摇头,似乎对墨非这种态度很不满意。

        墨非却懒得理会,转身正要走,老头却喊了他一声。

        “对了,这个给你。”说着递过来一个好像电子腕表一样的东西。

        “你的手机不是毁了么,这个就当是我的赔偿了。”

        手机?墨非狐疑的接了过去操作了两下,发现还真是一个手机,虽然做成了腕表的形状,但是却有着手机的基本功能,只是不能像智能手机一样上网,只能打电话看时间什么的。

        这玩意墨非以前从未在市面上见过,似乎是老头自己diy出来的,倒是挺酷的一个东西,不过他却没敢戴:“这个手机你该不会是动了什么手脚吧?”

        “废话,我当然动了手脚,要不然你以为我干嘛这么好心,直接给你点钱让你自己买一个不就完了么。”

        “这个手表电话上我安装了定位装置,可以随时确定你所在的位置,它有一个专属的通讯频道,可以让你跟我联系而不会受到任何监控和窃听,它还有一个内置的信息记录仪,可以记录你每天命运粒子的波动。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不断的对你体内的命运粒子进行观测和研究了。

        当然,你也可以不戴,不过那样的话,回头等你因为身上的命运粒子惹出了严重后果的时候,你可别来找我帮忙。”

        “你说的出现严重的后果是什么意思,你指的是之前我搞出的那个太阳风暴那种么?”

        老头摇了摇头,“你想啥呢,我之前早就说了,命运粒子不可能凭空改变改变物质的形态,它也不会影响你的思维,它改变的只是你的命运,让你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了合适的地点,就好像之前你在那个悬崖下面捡到的秘籍,你觉得如果你不掉下去,这个秘籍就不存在了么?

        它当然是一直存在的,只不过普通人没有办法发现,而由于命运粒子的关系,最终被你发现了。

        太阳粒子风暴也是一样的,不管有没有你我这件事情,太阳粒子风暴都会出现,而我的实验室也依然会被烧毁,只不过没有你的存在,也就没有所谓的巧合了,我只会把这件事情当成一次意外事件而已。

        换句话说,它不会真的改变什么,它只会引领你走向命运,具体原理我也没办法解释,对于命运这东西,我十几年来的研究也只能说是聊胜于无,因为命运本就不可琢磨,虽然我发现了命运粒子这种存在,但是过去的可观测样本实在太少,而且他们身上的命运粒子跟你身上的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所以经验也不能照搬。”

        墨非听得有些懵逼,三舅姥爷这话听起来未免有些太过玄乎了,甚至有些矛盾,“如果命运粒子不会改变物质也不会改变人类的思维,那它还怎么影响自己的命运呢?所以它一定还是会改变什么的吧?”

        老头两手一摊,“这就是命运最神奇的地方,看不见摸不着,也无法用任何方法来确定它的存在,但是人们却总是会感叹命运的残酷和无常。你身上巨量的命运粒子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所以你接下来到底会遭遇什么样的命运,我完全无法预测,可能会惊天动地,也可能什么也不会发生,谁知道呢。

        我也没办法解释更多了,反正你要想让我帮你研究这个东西,就把手表戴上,给我数据,或许我能找到一些规律什么的,但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不戴这块手表,我也无所谓,反正命运粒子都在你身上,你自己要是都不在乎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我也犯不着费这个劲。”

        听老头这么说,墨非不由得犹豫了起来,这手表他是真不太想戴,总被人监视算怎么回事,尤其是这老头昨天还差点要把自己给坑了。

        不过现在对命运粒子有一定研究的人,也就只有这老头了,那么要不要配合一下他呢?

        想了想,还是先拿着吧,至于以后戴不戴,看情况再说。

        “那我就收下啦。”墨非说着将腕表揣进了口袋里,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墨非说出了自己要离开的打算。

        听到他的话,何小可有些失望,“表哥你这么着急走干什么啊,再待几天呗?三爷爷这里这么多好吃的好玩的,干嘛这么急着走呢。”

        墨非摇了摇头,“不了,我这都出来一个多礼拜啦,是时候回家啦,总不能在这待一辈子吧。”

        对于墨非的选择,何所惧倒是并没有怎么意外,甚至都没有挽留,反而点头道:“也好,你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还是早点滚吧,一次太阳风暴就够我受的了,早点走也好,省的又搞出什么乱子来,。”

        墨非听了这话却是有些不爽了,“三舅姥爷,你不是说命运粒子不会改变任何物质么,所以太阳风暴严格上讲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别整的好像是我招来的祸患似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这就好像在灾难发生前的某种征兆一样,灾难并不是由征兆所引发的,但是没人愿意有个预兆整天在周围反复出现,所以你早点走我也能松口气。”

        靠,竟然把我当成扫把星了。

        墨非有些无语,“那我走之前你还有什么要嘱咐的么?”

        “只有一句话——,小心你的每一个选择,你身上背负着太多的命运,可别把这个世界给玩坏了。”

        吃完早饭,墨非就拎着背包离开了何妨庄园,坐在车里,看着身后越来越小的古怪建筑,墨非长出了一口气,他转过头看向前方越来越宽敞的道路,心中一阵踌躇满志。

        自己的冒险之旅,将从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