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近身龙婿薛雨泽在线阅读 - 第0429章 幕后黑手

第0429章 幕后黑手

        饭桌上,汪兴文努力的活跃着气氛,但不管如何都无法活跃起来,使得气氛微微有些沉闷。

        不过好在大家也都在说话喝酒,这倒是避免了许多的尴尬。

        “三爷,我在这里代替我儿子给您赔罪,也感谢您饶了他一命!”

        说着汪兴文直接端起酒,直接一饮而尽,很是干净利索。

        其他两个人见状,也直接效仿汪兴文,开始给薛雨泽赔罪。

        下一刻,汪兴文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起对着薛雨泽道:“三爷,这杯酒我敬您,还希望您给我们三家一些面子,这件事情到此彻底结束!”

        如果薛雨泽不喝酒,那么就代表,这件事情没有结束,如果喝酒,就代表揭过!

        虽然知道汪兴文的意思,不过薛雨泽却也没有立即端起,而是在汪兴文的三人身上多看了两眼。

        薛雨泽不吭不响,也没有任何的动作,使得汪兴文三人心中猛然一沉。

        难道说薛雨泽要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吗?

        就在汪兴文三人内心中充满忐忑的时候,薛雨泽忽然开口:“你们都这么说了,若是我还揪着不放的话,就会显得我太过小肚鸡肠了!”

        说着薛雨泽直接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汪兴文三人,然后一饮而尽。

        看到薛雨泽将杯中的红酒给一饮而尽,汪兴文三人长舒了一口气不说,并且三人嘴角还几乎在同一时间勾勒出了一道奸诈的笑容。

        但只是那么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三人还立即将手中的酒水给一饮而尽。

        “多谢三爷!”

        “其实我本来也没有打算去计较,毕竟人我废掉了,钱你们也出了!”薛雨泽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起来。

        “三爷可以不计较,但我们不能够不懂事!”

        “对!”

        “不管如何,我们都还是要给三爷您赔罪的,毕竟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们的错!”

        “好了,不说这些了,都过去了,你们也都坐下吃东西吧!”

        薛雨泽这么一说,汪兴文三人立即全部都坐在了椅子上开始吃起了东西。

        中途的时候,汪兴文也敬了叶辰一杯酒,感谢叶辰带着薛雨泽过来。

        一时间,大家开始推杯换盏,气氛也慢慢变得比之前融洽了许多。

        但是好景不长,叶辰浑然感觉自己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疲倦感和无力感,使得叶辰不停的摇头。

        “叶少,您这是怎么了?”汪兴文满是关心的对着叶辰询问道。

        叶辰也没有多想什么,直接说道:“可能是这酒劲有点大,上头!”

        “叶少,您这酒量不行啊!”汪兴文轻笑一声:“还需要好好练练才行!”

        “我……”

        叶辰刚说出一个字,脑袋一沉,直接趴在了桌子上面酣然大睡了起来。

        “叶少,你不会装醉,要逃酒吧?”汪兴文望着趴在桌子上的叶辰说道:“叶少,叶少……”

        不管汪兴文怎么喊,叶辰都没有丝毫的反应和动静,完全已经进入到梦乡中的样子。

        “这……这真喝醉了?”汪兴文的目光从叶辰的身上挪移开来,慢慢的落在了薛雨泽的身上,脸上也露出了一道不好意思的神色:“三爷,我们是真没有想到叶少这么不能喝,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找叶少喝酒……”

        “没事!”薛雨泽轻声说道:“让他在这里休息一会吧!”

        叶辰是倒下了,但薛雨泽却依旧坐着,而且还没事人一样,但很快,薛雨泽也开始出现了和叶辰倒下前的征兆,一股浓厚的倦意立即席卷全身上下,并且薛雨泽还觉得浑身上下的力量也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抽干了一样,浑身上下都软绵绵的,根本没有丝毫的力量!

        顿时,薛雨泽的心中涌现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你……你们做了什么?”

        薛雨泽对自己的酒量一向十分自信,如果不是酒水有问题的话,那么薛雨泽绝对不会如此的。

        望着薛雨泽这满脸难看的样子,汪兴文三人的脸上立即露出了一道浓厚的笑容不说,在看向薛雨泽的目光中还充满了玩味之色!

        “三爷,您这是怎么了,难道也和叶少一样,不胜酒力吗?”汪兴文脸上带着一道浓厚的得意之色!

        望着汪兴文三人满脸得意的样子,薛雨泽的脸色立即变得难看了起来:“你……你们……”

        说着薛雨泽就要站起身,可是不管薛雨泽怎么努力都无法站起身,身上的力量完全被抽干了一样,根本提不起来丝毫。

        “怎么,三爷站不起来了吗?”

        钱浩然的父亲钱玉堂慢慢的走向了薛雨泽,满脸笑容的说道:“来,三爷,我扶着你,你要去干吗?”

        这一刻,在汪兴文他们的眼中,薛雨泽完全就如同一头待宰的羔羊一样,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浓厚的戏虐之色。

        说着钱玉堂就来到了薛雨泽的身边,一把将薛雨泽给抓起。

        “你……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薛雨泽满脸阴冷的盯着汪兴文三人。

        “过分?”钱玉堂直接将薛雨泽给扔在了椅子上面:“薛雨泽,你还以为你是之前的薛三爷,你还以为你能够一手遮天,跺跺脚整个南半国都要为之颤抖吗?”

        “你昨天废掉我儿子,还敢和我们要钱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自己有这么一天!”

        这一刻,钱玉堂三人的狰狞之色完全流露了出来,在看向薛雨泽的时候,充满了浓厚的杀意和恨意。

        “老子就是想要君家所有的财产,你挡得住吗?”钱玉堂冷冷地说道:“还有苏墨浓那个贱人,找你庇护,你护得住吗?”

        “你们的幕后者到底是谁?”

        “幕后者?”汪兴文冷笑一声,显得很是不屑的说道:“你觉得对付现在的你,还需要找什么其他人吗?”

        “没有其他人,你们敢这么对我?”薛雨泽死死的盯着汪兴文:“是白帝在给你们撑腰,还是东方朝天?”

        在薛雨泽的心中,他们三个固然对自己有恨意和杀意,但未必敢这么做!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给从外面推开:“天命,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