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近身龙婿薛雨泽在线阅读 - 第67章 等你跪在我面前

第67章 等你跪在我面前

        薛雨泽并不认为林雅清是心血来潮,随口一问。

        和林雅清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薛雨泽对林雅清还是有一定了解,对林雅清来说,她绝对不会心血来潮的随便去问别人一个问题的。

        林雅清既然这么询问,必然是有什么原因的。

        林雅清真的很想要问薛雨泽和苏墨浓两人之间的事情,不过最终林雅清还是忍住了。

        “如果你有喜欢的人,告诉我一声!”

        薛雨泽没有吭声,或者说是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才好。

        林雅清的问题很是突兀,突兀的让薛雨泽压根就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林雅清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出来。

        现在林雅清又是这么一句,如果你有喜欢的人,告诉我一声,更是让薛雨泽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难道说林雅清是知道了什么吗?

        不然的话,林雅清怎么可能会问出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呢!

        一直以来,林雅清和薛雨泽两人话题就不多,哪怕是现在薛雨泽展露出了恐怖的身手,依旧没有什么改变。

        两人坐在餐桌上,谁都没有吭声,只是闷头吃饭。

        吃过饭后,林雅清和往常一样,直接就上楼去了,至于薛雨泽依旧是家庭妇男,开始收拾一切。

        薛雨泽将所有的一切全部都给收拾好后,便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同时陷入到了沉思中。

        林雅清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出来呢?

        抽完香烟后,薛雨泽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然后抬起脚步,朝着楼上而去。

        和林雅清结婚了这么长时间,林雅清的房间,薛雨泽鲜少踏足过,毫不夸张的数,十根手指头都能够查清楚。

        来到林雅清房间门口,薛雨泽并没有和其他丈夫一样,直接推门而入,而是抬起手,作势要敲门。

        可是薛雨泽刚刚将手给抬起,就停了下来,脸上也浮现了一道犹豫之色。

        就在薛雨泽犹豫不定的时候,房门忽然从里面被打开了。

        房门忽然被打开,使得薛雨泽几乎是本能的要将手给放下来,但是却已经晚了,已经被打开房门的林雅清给看到了。

        林雅清在看到薛雨泽站在自己的房门口,并且还抬起手,一副要敲门的样子,立即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望着近在咫尺的林雅清,薛雨泽很想要问问林雅清,是知道了什么,还是怎么了。

        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根本无法说出口,仿佛喉咙上面被卡了一个刺一样。

        “没事!”薛雨泽轻声说道。

        “我知道你有事情!”林雅清没有给薛雨泽留有余地,很是直接的说道:“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

        林雅清和薛雨泽两人待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薛雨泽是根本不可能主动来找自己的。

        他既然来了,就定然是有事情的。

        面对林雅清的目光,薛雨泽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应该去说点什么。

        “怎么了?”林雅清见薛雨泽沉默,再次开口询问道:“如果没有想好怎么说的话,等你想好了在说!”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小心一点林天骄!”

        薛雨泽最终还是没有将自己来的真正目的告诉林雅清。

        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开口,可若是自己不说出一点东西来,林雅清绝对不会相信,自己只是路过而已。

        “为什么?”

        “君鸿轩在死的时候说华美集团所遭遇的一切是他在操纵!”

        “我知道了!”

        林雅清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仿佛这件事情和她林雅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

        “那你早点休息!”

        薛雨泽转身就要离开。

        薛雨泽刚刚转身离开,朝着前方没走几步,林雅清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开口说道:“苏墨浓回魔都了!”

        愕然听到林雅清这话,薛雨泽的脚步立即停滞了下来不说,就连薛雨泽整个人的身躯都在这一刻微微轻颤了一下。

        虽然很轻,但确实轻颤了一下。

        而且还被目不转睛盯着薛雨泽的林雅清给尽收眼底,以至于林雅清的心中当即涌现了一道复杂而又痛苦的神色。

        “哦!”薛雨泽只是简单的回应了一下,就离开了。

        等薛雨泽离开,林雅清便深吸了一口气,同时整个人还靠在了房门的门框上面,原本清冷毫无情绪变化的脸庞在这一刻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明亮如同皓月般的眸子中还涌现了一道凄楚的神色。

        刚刚从薛雨泽细微的反应上面,使得林雅清心中清楚,苏墨浓临走时对自己说的话乃是真的,苏墨浓没有骗自己。

        本来林雅清还在幻想着,苏墨浓是在欺骗自己,薛雨泽和苏墨浓怎么可能会有男女的关系呢,但刚刚薛雨泽细微的反应,彻底将林雅清心中仅存的一丝幻想给彻底击碎,让林雅清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薛雨泽从楼上下来,就直接坐在了沙发上,开始闷头抽烟。

        林雅清最后那句苏墨浓回魔都了,看似是在告诉薛雨泽,但直觉却告诉薛雨泽,林雅清可能是知道了什么。

        不然的话,林雅清不可能会告诉他苏墨浓离开的事情。

        毕竟这没有必要,而且以前林雅清也没有告诉过薛雨泽什么,更何况薛雨泽和苏墨浓不过也就见过几次而已,更加没有必要告诉他。

        可偏偏林雅清说了。

        若说林雅清只是简单的告诉他一声,打死薛雨泽都不会相信。

        薛雨泽很想要打电话给苏墨浓,问问苏墨浓是不是没有信守承诺将他们的事情告诉了林雅清。

        可最终薛雨泽还是忍住了。

        哪怕现在他薛雨泽问出了一个答案,又能够怎么样,又能够改变什么呢?

        …………

        黑夜笼罩整片大地,道路两旁的霓虹灯将黑夜给点亮,使得渤海这座城市宛如一座迷幻之城般,美轮美奂!

        司马云满脸阴沉的站在渤海一栋高楼的天台上,任由夜风吹打自己。

        今天一天,司马云的内心中被一股怒火给充斥。

        尤其是只要一想到薛雨泽打自己的巴掌和冷悠然那一巴掌,就让司马云心中的怒火蹭蹭的上升。

        “娶了林家的女儿,薛雨泽,你以为这样子,你就能够高枕无忧吗?”司马云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是做梦!”

        “在等几天,我等你跪在我面前来求我!”

        说着司马云的眼睛中闪过一道阴冷的狠辣之色。

        司马云向来是有仇必报,薛雨泽打他的那两巴掌,司马云不可能释怀的,他会报复,不惜一切代价的报复,至于冷悠然的警告,司马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或者说,他完全可以阳奉阴违!

        而且现在司马云已经将一切都给安排好了,他只要等着薛雨泽上门来求自己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