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暴君闺女五岁半在线阅读 - 第326章 在这儿装深情卖乖给谁看。

第326章 在这儿装深情卖乖给谁看。

        “六哥哥,给你。”

        小丫头站起身,跟邀功似的将蘑菇递到了他的跟前。

        他微抿了一下唇,伸手接过后将蘑菇放进来背着的竹篓里。

        我应该是疯了。燕铖这般想着。

        对于少年来说,这采蘑菇比起射猎,确实是一件很枯燥乏味的事情。

        但是对某个小丫头来说,整个人都是欢喜的。

        他看着她一蹦一跳的采花采蘑菇,好像对此乐此不彼。

        大概玩了将近两个时辰,某个小丫头许是终于累了,小脑袋靠在他的手臂上,不肯撒手。

        燕铖低头瞥了一眼紧抓着他手臂的小丫头,问道:“还采吗?”

        叶七七摇了摇头,“不采了,好累。”

        燕铖看了两人身旁那装满各种颜色的鲜花竹篓,唇不动声色的抿了一下。

        察觉到六哥哥视线,小丫头这才慢吞吞的瞧了过去。

        本来是想采蘑菇的,但是谁知路上瞧见了好多长的好看的鲜花,不知不觉就把采蘑菇这事给抛之脑后了。

        “唔……”

        燕铖一手拎着竹篓,一手牵着小丫头,刚走了没几步,听见小丫头突然的轻唔了一声。

        他侧头看了某丫头一眼。

        小丫头咬着唇,面色有些纠结:“小蘑菇好像有点少。”

        何止是少,简直就是少的可怜。

        燕铖:“这个季节蘑菇本来就少。”

        “六哥哥你知道那为什么还愿意跟七七来采蘑菇……”

        小丫头越说到后面,那声音就越小了。

        其实她采蘑菇是假,来玩才是真的。

        “不是七七你想来玩的嘛?”

        听了六哥哥突然说出口的这话,小丫头面色显然是多了几分震惊的瞧着他。

        难不成一开始六哥哥就知道她是想来这玩的……

        那他居然还同意和她一起了。

        小丫头这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六哥哥给宠到了。

        燕铖移开视线,无视掉某丫头盯着自己看的那星星眼,薄唇动了动,朝着小丫头伸出了手:“走吧,很晚了。”

        直到说完这话,燕铖望着自己朝小丫头伸出的手,他这才反应过来,什么时候她对小丫头伸出手的动作都如此的娴熟了。

        “哦”

        见六哥哥对自己伸出的手,小丫头顺势的就伸手牵着了。

        一大一小回到了驻扎的营地,此刻的射猎大部队还没有回来。

        燕铖将竹篓放下后,就拉着小丫头到了营地面前的一条小溪。

        “过来,洗手。”

        叶七七屁颠屁颠的就走过去了。

        同六哥哥相处那么长时间以来,她发现六哥哥似乎有点小洁癖,但这个洁癖又好像不是很严重。

        她看了看自己的小手,明明也不是很脏的来着。

        不过还是呦不过某少年那张冷着的脸,蹲在小溪边的石块上伸出手,任由六哥哥替她洗干净小手。

        燕铖递小丫头洗干净小手后,又示意她抬起脚,将她鞋子上沾着的湿泥擦干净。

        “咦?”

        小丫头站起身时,无意间看见了不远处一辆熟悉的马车,她伸手指了指:“那个好像是九皇叔的马车,九皇叔来了吗?”

        九皇叔不是说他这次有事来不了吗?

        *

        据小丫头打听了一番,得知九皇叔当真是来了,不过他因事并没有一同去射猎。

        得知了九皇叔帐篷的所在,小丫头自然是满心欢喜的过去了。

        “皇叔~”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说的就是这丫头。

        直到小丫头走到了帐篷里,才发现此刻九皇叔的帐篷里还有一个人。

        “七七你怎么来了?”

        夜墨寒瞧着突然进来的小丫头,下意识的打算将脚缩回去,但却被某人紧紧的扣住了。

        “别乱动。”

        司冥炎见他挣扎,扣着他脚踝的手猛地收紧了几分,抬起头看他时,眉头微皱了几分。

        小丫头看着此刻九皇叔坐在软榻上,那大宦官半跪在他的面前,一手扣着九皇叔的脚踝,一手拿着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似乎是在给九皇叔上药。

        本来小丫头也没感觉这场面有什么不妥,但是九皇叔那红红的耳根和突然惊慌的表情,好让人想入非非呀。

        不过她最在意的还是这大宦官什么时候跟九皇叔的关系那么好了。

        “七七等……等一下再来吧。”

        小丫头说着,下意识的转身打算出去。

        夜墨寒:“七七。”

        小丫头迈出去的脚步顿了一下,僵硬着转过脖子。

        夜墨寒轻咳了一声,道:“来都来了,先坐着。”

        说完,他垂眸看了眼还在给他上药的男人,那眼神似乎再问:上好药了没?

        司冥炎没抬头,自顾自的给他方才受伤的脚踝涂着药。

        小丫头脑海里突然的闪过了一句话,此地不宜久留。

        “七七突然想起来有件东西忘记拿了,等……等下过来。”

        这次,她没等九皇叔开口,就已经迈着小短腿溜了出去。

        听着小丫头那渐行渐远的声音,司冥炎不由的笑了声:“这小丫头看着还挺有眼力见的。”

        他嘴角带笑的抬起头,却撞入了某男那冰冷的眸子里他嘴角的笑容猛地僵了一下,随后唇又紧绷成了一条直线。

        他伸手刚将药瓶放到一旁,就见某人又打算将脚缩回去。

        司冥炎:“还没包扎呢。”

        “不用了。”

        夜墨寒说着,要将脚缩回去,但某人扣着他脚踝的手却没有松开半分。

        “很快。”

        司冥炎抬头对着他说,然后身上拿出来一条白色的丝带。

        看见那丝带,夜墨寒的眸子猛地瞪大了一下,一股难以启齿的羞愧感油然而生。

        司冥炎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反应,抬头对着他笑了声:“刚好剩下的一条。”

        说完,他察觉到面前那人望着自己那愤然的怒意,他神色不由的暗了暗,薄唇勾起的弧度更加的上扬了:“请王爷乖一点。”

        他故意的加重了那一个请字。

        夜墨寒紧紧的抓紧掌心下的衣袖,心中虽然怒意滔天,但是他知道他要是这时候发怒踹了他,这阉狗会千倍万倍的在床上从他身上讨回来。

        见夜墨寒没说话,司冥炎轻笑的替他包扎好伤口。

        夜墨寒抿着唇冷眼看着面前半跪着的人,见他包扎的动作像是在包扎什么稀世之珍。

        他不由的轻嗤了一声,弄伤他的罪魁祸首便是他,现在在这儿装深情卖乖给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