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厄运值已拉满在线阅读 - 第102章 祝愿国泰民安

第102章 祝愿国泰民安

        陈皮带着唐小七返回老宅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

        夜色朦胧。

        周遭一片安寂,老宅子里却热闹非凡。

        沙雕三兄弟和四朵金花正在玩谁是卧底,嘻嘻哈哈的打闹声,隔着一百米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推门进屋。

        迎面就是一顿批斗。

        “胖爷,咱能不能有点素质,说好的聚餐,主家竟然逃单了。”

        “胖爷,要不是宿舍里有老宅的钥匙,我们就得在门外面冻着。”

        “胖爷,快去做饭吧,对了,方便的话把暖气再烧热乎一点。”

        “咦?”

        “这位是?”

        陈皮也没多解释,将唐小七让进院子:“这是调查局给我新配的徒弟,唐笑笑,你们可以喊她唐小七或者小七,以后她就住在老宅子里了。”

        哎呦喂。

        脚踩两只船。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苏柔柔。

        直接将苏柔柔给看脸红了,也把陈皮看的很无奈。

        “别闹,只是徒弟,小七不是南川人,在咱们这里没有住的地方,做师傅的肯定要尽一下地主之谊,你们别乱想啊。”陈皮对着苏柔柔说道。

        然后扭头对着唐小七说:“你跟他们玩会儿游戏,我去做饭。”

        经过苏柔柔的时候,使劲在小妞儿的头顶敲了一下:“过来帮我弄火锅。”

        “疼。”苏柔柔撅着嘴捂住头。

        “知道疼为什么不提前把食材都弄好,我不回来,你们就不吃饭了?”

        “是他们说要等你的。”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你跟他们能一样吗。”

        “我怎么了?”

        “你是主人啊。”

        “啊?”

        “咱俩这关系。”

        “哼,流氓。”

        “哼也是。”

        陈皮故意捏了捏苏柔柔的鼻尖,揉了揉她的碎头发,最后凑到她耳朵边上:“我口渴了,你喂我喝点水吧,要热的那种。”

        唰的一下。

        苏柔柔的脸颊直接就泛起一层红晕。

        陈家老宅用的还是最原始的那种锅炉,需要自己烧煤,自己生暖气。

        院子里又开始下起了雪。

        寒风嗖嗖的往衣服里钻,使劲钻,使劲钻。

        陈皮撸起袖子,先是给锅炉加满了煤,然后就开始去厨房里准备麻辣火锅,苏柔柔站在一旁帮着清洗食材。

        对于陈皮这种级别的吃货。

        锅底自然要自己炒。

        其实上午出门前陈皮已经熬好了一锅大骨头汤。

        开火。

        将牛油融化,然后加入大蒜、辣椒酱、生姜,一起翻炒。把香料、花椒、辣椒一起放进去,然后将提前熬制的大骨汤倒入。放盐、料酒、鸡精、生抽,大火加热。

        咕嘟咕嘟的麻辣火锅。

        仅闻着味道就口水直流。

        窗户外面是纷纷扬扬的落雪,窗户里面是九个年轻的男男女女,围坐一圈,每个人脸上都被火锅熏得红彤彤的。

        陈皮举起杯:“第一杯,祝贺大家都能顺利的觉醒,在这百鬼夜行的人间有了自保能力,以后的日子里,咱们共同进步,斩鬼除灵。”

        所有人全都喝的酒,有白酒、有啤酒、有红酒、有果酒,谁爱喝啥就喝啥,不强制要求。

        当然。

        沙雕三兄弟若是不要脸,就去拿果酒喝。

        “第二杯,欢迎唐小七同学能够来到美丽的南川,相信这座城市一定会给你留下一段美好的记忆,以后有事情就说话,千万别客气,我们是一家人。”

        唐小七本身长得就很漂亮,人又活泼开朗,方才仅仅玩了一会儿游戏,就跟大家打成了一片。

        一点都没把自己当外人。

        而且。

        唐小七喝的还是白酒,二两的那种酒杯。

        斟满。

        一口就喝干了。

        脸颊微红:“感谢师傅的收留,感谢哥哥姐姐的照顾,感谢南川,以后有需要小七的,不管刀山火海,随叫随到。”

        嗝儿~

        打了个饱嗝,唐小七又补充了一句话:“小七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打架,而且是很厉害的那种,若是有人欺负哥哥姐姐,一定给小七打电话哦。”

        嗬嗬……

        又是个侠女。

        除了早茶,其他所有人都在心里暗自给唐小七打了标签:“这姑娘定然不是普通人。”

        第三杯同样是陈皮提议。

        “这第三杯,祝愿我们所有人都能健健康康,躲过这次的劫难,永远幸福,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国泰民安。”

        “为了国泰民安,干杯。”

        所有人齐刷刷举起酒杯:“为了国泰民安。”

        “干杯。”

        “干杯。”

        “干杯。”

        暖洋洋的灯光,辣乎乎的火锅,热气腾腾的汤汁,入口即化的鲜肉,红彤彤的小妞儿,傻乎乎的少年,纷纷扬扬的落雪,氤氲的城市……所有的一切化作这夜的点缀,慢慢沉寂。

        彻夜未眠。

        九个少年整整燥了一宿。

        清晨。

        陈皮揉着腰迎着朝阳,出门买早点。

        陈家老宅子的斜对面是一个书屋,名字叫草堂,住着一位老爷子,带着一个小孙子。小孙子的小名叫钢镚,虎头虎脑,淘气的很。

        陈皮站在门口,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朝阳拍在脸颊上,暖暖的,终于不下雪了。

        钢镚背着书包蹦蹦跳跳的走出草堂书屋,看样子是准备去上学,路过陈皮的时候,被狠狠揉了揉头发。

        陈皮粗着嗓子说:“小鬼,好好读书,别淘气,小心你爷爷揍你。”

        发型被弄乱了。

        钢镚使劲翻了个白眼,刚好手里拿着一瓶康师傅红茶,拧开之后,用稚嫩的语气读着瓶盖上的字:“再来一瓶?这是什么玩意儿啊?”

        说完就丢在了马路上。

        陈皮听到对方的自言自语,深深的叹了口气:“哎,道德的丢失啊,祖国的花朵乱丢乱扔,成何体统。”

        于是。

        陈皮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去,一把捡起那瓶盖,凝神一看:“谢谢品尝……”

        远处的钢镚,吐着舌头,正在朝陈皮扭屁股。

        阿西吧。

        现在的小孩,套路玩儿这么深吗,再长几年还不得成精了。

        距离陈家老宅两百米的位置就有一家卖豆浆油条的小摊,一对儿老夫老妻,经营了几十年,味道一级棒。

        “张婶儿,六根油条,两杯豆酱,带走。”陈皮喊了一声。

        “皮皮啊,家里来客人啦?”张婶儿随口问道。

        “同学来家里做客,玩了一宿,估计都饿了,所以出来买点早餐。”陈皮边说边往里面的小桌子上走,“婶儿,我装点咸菜啊,配着油条吃。”

        “装吧,多装点,别不够吃喽。”

        张婶儿说话的功夫,陈皮已经快要装好,旁边有两位老大爷正在看报纸,南川早报:“瞧瞧现在这世道,好好的日子不过,跳海自杀玩。”

        “谁啊,都上报了,肯定不是普通人吧。”

        “青年企业家,创业先锋,南川的十佳青年,报纸上说身家上亿,而且马上就要结婚了,新娘漂亮的很。”

        “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还玩自杀,疯啦。”

        “要不说这世道变了嘛。”

        陈皮扫了一眼报纸,头条新闻的标题是:“南川青年企业家方圆,婚前跳海自尽,圆周科技何去何从?”

        报纸上有这个企业家自己的照片,还有和他未婚妻参加活动时的照片,那满眼媚态的漂亮女人。

        陈皮见过!

        ……

        ……

        其实欲望和野心明明白白写在脸上,反而是让人无可奈何,有些女人就是这样,你打我啊。

        南川早报上面,青年企业家方圆的未婚妻,其实就是陈皮昨天见过的卫情诗,那个说自己家里有鬼的漂亮女人。

        看到这篇新闻,陈皮很惊讶,通篇读完,如果报道的内容真实。那这个方圆给人的感觉就是职场精英男,很自律、很自爱、很稳重,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爱江山更爱美人。

        而且。

        报纸上,照片中的方圆,满脸疲惫。

        试问,哪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不操劳,成功都是用血与汗堆积出来的。

        吃完早饭,燥了一宿的五朵金花,全都选择睡个养颜美容觉,不要以为觉醒就可以天下无敌……相比于实力,女孩子似乎更看中自己的美貌。

        沙雕三兄弟也没有回学校,同样选择睡个回笼觉。

        陈皮?

        胖子又不傻。

        凭什么他们都睡,老子当服务员,不干了,老子也睡。

        九个人,一觉睡到傍晚。

        暮色时分。

        血红的夕阳将整个南川都染成了童话世界。

        依旧是陈皮最先起床,苦哈哈的炒了几个家常菜,炸了一些馒头片,熬了点粥。

        吃饭的时候,唐小七翻看手机,发现诡秘系统有一条留言,大概意思就是:“卫情诗更改了自己的任务要求,希望专业的探员可以再去她家里一趟,她准备除根,永绝后患,服务费不是问题,她甚至提前就把钱给支付了。”

        “这女人心里有鬼。”

        陈皮想起早晨看的报纸,不自觉就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别管是不是先入为主,反正他就觉得这女人不简单。

        唐小七则认为:“她会不会被鬼堵在家里出不了门呢?”

        符箓可以保证卫情诗睡个好觉。

        但可不能保证杀鬼。

        鬼进不了门,可以不进,蹲在门口就好了。

        看谁熬得过谁。

        拿筷子敲了敲唐小七的碗:“吃完再去看看,我陪你一起去。”

        唐小七冷哼一声:“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女人肯定有问题。”

        卫情诗曾经介绍过,她现在住的三居室,是自己爱人买给她的新婚礼物,既然是礼物,那肯定就不是自己的。

        全款五百多万的房子。

        这礼物够阔气的。

        还真是养在鸟笼里的金丝雀啊。

        因为是周末。

        沙雕三兄弟和四朵金花就没有回学校,依旧赖在老宅子里玩,完全当是度假了。

        时间还早。

        陈皮跟唐小七选择骑单车过去。

        现在共享单车不如以前多了,好多还是故障车,根本没有办法骑。其实车子本身是好的,只不过管理经营出了问题,太急功近利。

        好容易找到两辆车,两个人迎着落日,吹着晚风,开始晃晃悠悠的出发。

        刚骑到巷子口,就看到地上有一大滩粪汁,估计是晚上取垃圾的车,无意中洒落的。陈皮绕过粪汁,迎面就看到放学回家的钢镚,这小屁孩估计还记得早晨的揉发之仇,使劲朝陈皮做鬼脸,扭屁股嘲讽。

        本来陈皮就准备抽时间好好管教管教这小孩,现在好了,撞在枪口上了。

        陈皮扭过头,看了看四周,刚好看到地上粪汁那头十几米处,趴着一条老黄狗。

        老黄狗是钢镚爷爷养的宠物,每天都在巷子口接钢镚回家。

        陈皮盯着依旧在嘲讽自己的小屁孩,指指不远处的老黄狗:“那狗好像是你家的吧。”

        钢镚继续扭屁股:“是我家的怎么啦,小心我让元宝儿咬你。”

        陈皮:“哦,原来你喊它元宝儿啊。”

        一脸坏笑的看着钢镚。

        陈皮忽然朝那条黄狗喊了一声:“元宝儿,看这儿,你家主子回来啦。”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老黄狗一激灵站起来,朝钢镚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直接就开始加速,噗通一声,跳进粪汁里,但是全然不顾,继续朝钢镚冲刺。

        小屁孩脸色都变了,大喊一声:“卧槽。”

        于是。

        夕阳下。

        老巷子口。

        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在前面没命的跑,一个满身粪汁的老黄狗,摇着尾巴,在后面欢快的追……终于,狗狗如愿以偿的扑进了小主人的怀抱。

        片刻之后。

        两辆单车从钢镚身旁经过。

        陈皮骑在单车上,放肆的笑,钢镚坐在地上,差点哭出来,心里想着:“莫欺少年穷。”

        “哼。”

        “呕!”

        “真特么臭。”

        “这是谁拉的粑粑!”

        欺负完小孩,报了早晨的戏弄之仇,陈皮心情大爽,连骑单车都骑的潇洒无比,甚至都开始漂移起来。

        一路飙到卫情诗居住的高档小区,轻车熟路的来到她家门口,一梯两户的宽敞楼道,邻居似乎还没有搬进来,这一层也就卫情诗家里有人。

        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

        楼道里黑灯瞎火,一点亮光都没有。

        刚刚走进楼道,陈皮跟唐小七,全都是一激灵,有鬼?

        近在咫尺的鬼!

        唐小七下意识的站到陈皮身旁,陈皮攥紧拳头,查克拉呼之欲出。

        轻跺地面。

        声控灯照亮楼道。

        呲……确实有鬼啊,还是整整五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