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伏击与反伏击

第八十五章 伏击与反伏击

        清水教之所以对卫驾庄的行宫起了兴趣,那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想要调一部分清军出来。

        在卫驾庄五百人马的不远处,一千多清水教精锐正恭候(埋伏)着呢。

        只要杨景素肯分兵过来,卫驾庄前领兵的杨垒就敢败阵,然后引着清军进埋伏圈。

        这般胜上一阵,清军士气自然要收挫,而义军的士气则一定会猛涨。

        随着义军调头东向,王伦昔日搞信仰宣传时候的‘大话’就开始了一一破产了,义军一路东来并没有吃啥败仗,可兵马上下的士气却逐日低靡。

        王伦当然想要扭转这一切了。

        那么尽可能多的打胜仗就成了惟一的选择!

        这是他之前就料想到的。当初他没有选择在临清与清军死战硬拼,而是率军往东去,这一切的后果他能不清楚么?

        可惜,这会西边那些能打的清军没来,来的是北面的一群乌合。

        杨垒连背后的王朴、阎吉仁帮忙都不用了,留下百十人看着行宫,自己引着四百人就轻易打崩了乌大经部。

        乌三娘先前看到北面清军赶来的时候,心头还挺紧张的。这不是准备一桌饭,来了两拨客么。但随着乌大经部的溃败,然后西边的清军依旧不见影子,乌三娘内心里虽然依旧焦急,可那焦急与之前的焦急却已经完全不同了。

        之前焦急紧张是怕西边的清军也适时赶到,杨垒被两面夹击。

        现在的焦急是,西边的清军怎么还没到啊?

        “这姓杨的真好大胆,皇帝的行宫都敢不管不顾?”

        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乌三娘彻底放弃了,可心中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那可是皇帝的行宫啊。

        在她的眼中,那一切粘上皇帝老子边儿的事儿,可不都该是了不得的大事吗?怎么杨景素反应这么寡淡?

        赵亮闻言一笑,卫驾庄行宫在一般人看来似乎很牛,甚至赵亮他也觉得卫驾庄行宫真的很牛。

        这里可不止是乾隆两次南巡途中下榻的地方,更是乾隆最崇拜的爷爷康麻子六次南巡途中的落脚地。

        前前后后,不算往返,这里迎驾都已经有八次之多了。

        卫驾庄行宫所具有的‘政治和历史意义’已经远远超出它本身的实际价值。

        皇家么!

        如果行宫被贼寇占据,并一把火给烧光了,那是不是真会叫乾隆感到皇家颜面与威严受损呢?

        所以,杨景素真的会不管不顾么?

        赵亮的笑容中也存在着疑惑!

        “这杨景素的胆子真要大过天了么?”

        虽说从两边的场面上看,杨景素不来分兵照料一个无甚战略意义的皇家行宫,绝不算是失策。

        可很多时候,事情并不是只看对错的啊。

        “大人?”

        正定镇总兵万朝兴抱拳向杨景素道。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大伙儿继续等下去么?

        贼寇都准备着从大汶口镇撤退了……

        来自正定镇的上千清兵看着满载而归的清水教义军,只觉得对方实在太客气了。劳神费力的把镇子里一切有价值的战利品全都打包好的教给他们,那真是太客气了有没有?

        他们已经急不可待的去接受了。

        虽然底下的战利品中他们只能拿一个小份儿,还有一小份儿是藩台大人、总镇大人这些个大人物的,余下的则还需要给今天一块出营的那些八旗兵。

        可这也依旧叫正定镇的士兵们高兴。

        要知道,底下的贼军全都‘满载而归’,而毫无防备的呢。谁能料到他们得信后就已经出兵,可藩台大人却带着他们绕了一个圈,撇开卫驾庄行宫来到了大汶口镇外呢。

        贼兵乱兵一点准备也没,这要是杀下去了,简直是白捡的战功。日后朝廷还要叙功嘉奖呢。

        而且他们只是在大汶口镇的外头打个伏击,比钻树林的那些八旗兵可轻松多了。

        后者是大名鼎鼎的西山健锐营的兵马,八旗兵里最为精锐的一撮人。是乾隆十三年,乾小四为了平定第一次叛乱的大小金川土司,而授命组织起的一支八旗精锐。

        之前舒赫德受命南下,带领的一千驻京八旗精兵,里头一半人就是西山健锐营兵马。此时此刻这些人都在远处的树林子里钻着呢。

        他们也在等着清水教人马!

        因为杨景素在收到大汶口镇被袭,卫驾庄行宫被袭的消息后,虽是立马出兵了,还带着‘能征善战’的正定兵和‘勇武绝伦’的健锐营兵马,但紧接着他就感觉着不对了。

        那前者还算正常,可以为贼军筹备自身所需的各类物资,后者又能干什么呢?

        行宫,那只是一处规模不大的行宫。

        方圆才一里多点,跟一家大户庄园似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几十号人蹲守着,能有多少油水可榨啊?

        里头虽然有一些皇家用品,可能对王伦言还真的很有吸引力,但就凭行宫里的那点人手,那根本就不可能抵挡的住贼军攻势。

        偏偏探报的消息却是贼军围攻行宫许久,始终未下。

        这里头有大不对!

        杨景素立刻警醒,一边叫人传令大汶口镇周遭的乡绅继续密切关注行宫局势,探听贼军消息,另一边就改变了行军方向。

        目标改卫驾庄为大汶口镇!

        杨景素他爷爷杨捷做过提督,他爹杨铸做过总兵,他虽然走文官线路了,可也是出身军武世家,自幼看过不少兵书,更被爷爷和父亲耳提面命过。

        眼下这局面,那行宫显然就是一个坑!

        他不把各路消息探听的明明白白,怎么可能率军冲过去?

        而后当地士绅就陆陆续续有消息传来了,汇总起来后一切似乎就很清晰了。

        那从大汶口镇往卫驾庄去的贼兵,数量多达一两千人呢,与行宫外的几百贼兵显然有差错。

        那行宫真真切切的就是一个陷阱!

        摆在明面上的那几百人就是诱饵,虽然他们干净利索的击败了泰安府来援的援军,可除了叫杨景素又一次在心底里大骂徐绩废物外,那是一点的动摇都没有的。

        等到他们终于迂回到大汶口镇外的时候,齐鲁败兵的影子都一个也看不见了。正定镇绿营开始抓紧时间休息,而西山健锐营的人就被杨景素派到了树林里潜伏。

        就跟清水教人马想打清军的伏击一样,杨景素也想打一个对义军的伏击。而且不止是对大汶口义军的伏击……

        唯一可惜的就是,他到现在也没能确定下清水教究竟出动了多少人。“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