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皇家行宫

第八十四章 皇家行宫

        堽城坝位于汶水(东西走向)与洸水(南北走向)的分流处。从元宪宗七年(1257年)于堽城筑土坝斗门,遏汶水南流入洸开始,至今已经有五百余年历史了。

        元明清三朝对之多有加固重修,现如今早就从最初时的单层土坝变成了内石外土两层坝体了。

        到了明清时期,堽城坝被设为驿道,北自肥城入境,南入滋阳,全然是将堽城坝当做桥梁了。枯水期,径走坝顶;雨水充沛时节,有水漫过大坝,难以通行,则依靠草船摆渡。

        康熙六下江南时候,全都来过此地,视察堤坝。

        现在王伦率军堵在了坝体的另一头。这一边是堵一堵清军的势头,挫一下清军的锐气;另一边则是给义军喘一口气,为进入山区做最后的准备。

        沂蒙山可是个众人周知的穷地方,在哪里想要获取供上万人马生存下去的物资,可不是容易的事儿。

        王伦岂能不趁着自己还在沂蒙山外的时候,多准备准备?

        反正大军已经在山边儿了,他后头就是葫芦山,接着就是九仙山,然后就是泰沂山区的南麓,势头就是有不对,他也能掉头就往山里逃。

        所以,堽城坝以南,大汶河以南的洸河两岸的宁阳等城镇,以及大汶河一线的城镇,都是义军的“物资收集地”。这里头自然也包括了他使人攻打的大汶口镇。

        后者在堽城坝的东面,是大汶河一线的经济重镇。

        在泰安府境内乃是很出名的一个镇子,经济水平如何,你只看镇子里的那一座河东会馆,就能品味出一二。

        但大汶口镇再是富饶繁华,比之张秋、临清来也是不值一提,要不是镇子边上的卫驾庄有一座皇帝行宫,徐绩对大汶口镇的急报十八九会视而不见的。

        可那做皇帝行宫偏就在卫驾庄啊。

        虽然它不是很大,但却已经有些年头了。落成于康熙早期,历经了从康熙的第一次南巡,到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的第六次南巡的整个过程,康熙每次南巡均要在此处落脚休息。

        为此清廷特意留有了数十名下僚、奴仆看守、清理、护卫宫室,而后乾隆南巡中也来过两次。

        所以说,别看那地方只是一个皇帝的落脚地儿,只是一个规模不大的行宫,可它的重要性比还是很强的。

        泰安城里的徐绩,完全不敢忽略之。

        收到警报后,也不管堽城坝的杨景素是怎么想怎么做的,先就把手中的人马全部派了出去。

        哪怕清楚的知道自家手下的兵马是多么的稀烂,也必须硬着头皮顶上了。

        而且因为惟一、色勒敏与格图肯三人都被舒赫德砍了脑袋,徐绩手下无人挂帅,遂才启用了德州参将乌大经。

        后者进入战场后虽也连吃败仗,但矮子里头拔高个,已经是徐绩手下最突出之人了。

        乌大经从接受命令时就板着一张脸,现在随着队伍距离大汶口镇越来越近,他的脸色就也变得越发难堪。

        老天爷,带着这群烂兵上战场,那不是在找死么?

        早在临清见识过清水教义军战斗力的乌大经很清楚,自己带领的这支队伍,根本不是对手。

        要是守城还能行。

        放枪打炮,清军还能支撑。

        可接下的战事是野战,他觉得手下的人根本就经不住清水教人马的几次冲击,保不准一个简单的左右兜袭,就能叫他们自己阵脚大乱,继而溃不成军呢。

        可他即便是明知道这一点,甚至连巡抚大人都清楚的知道这一点,然乌大经却仍旧要带着兵马赶去送死,乌大经觉得自己真太难了!

        他现在只期望着行宫那儿的清水教人马不要太多,亦或者堽城坝的清军主力已经分兵前往了,不然啊,乌大经可就要先顾着自己的小命儿了。

        大汶口镇以西的一处无名小山,不高的山头上长满了荒草枯树。赵亮、乌三娘带着几个人正目光炯炯的盯着山下。

        只是与乌三娘等空着双手只有一对肉眼的清水教人不同,赵亮手中还扣着一支很典型的铜质单管望远镜。

        这东西在南方还能见到,尤其是沿海的几大港口。

        但是在北方,还依旧算是一件稀罕物。

        赵亮倒是真想购入一批,自己用不多,送给清水教也好啊。又能废几个钱呢?可这钱你根本就花不出去。

        他手中的这一具还是他当初从京城‘打劫’时顺到手的。就是那最后被他寻上门的王家。

        甚至几个清水教的小喽啰土鳖没见识,听都没听说过这东西,赵亮递给他们试看,之后一个个都大呼是‘千里眼’。

        眼睛里扣着这玩意儿,赵亮的方向虽然偏离了北方,可还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清军。

        “人还挺不少的。”但是那队列么……

        赵亮发出一声嗤笑,他觉得这急匆匆赶来的清军队列连清水教的人马都有不如。

        “自己看去!”

        乌三娘有些焦急,卫驾庄的杨垒义军可才五百人啊。且他们的目标也不是北边的清军。

        赵亮直接把望远镜递了过去,“你根本就用不着担心!”

        杨垒人马是少,可对面清军不是更烂吗?而且固然杨垒要对付的目标不是北面的清军,可现在西边的清军不还没影的么?

        稍后的一幕也果然叫他的猜想应验了。

        才半个时辰都不到,清军队伍哗啦啦的涌过,又稀里哗啦的从退去了。

        义军还是老一套,一边正面枪炮对垒,另一边分出精锐,从侧翼包抄扰袭,然后清军就垮了。

        卫驾庄的清水教义军才五百人啊,可他们一边包围着行宫,另一边却也轻而易举的打败了来援的乌大经部。

        行宫里的守卫一个个都在破口大骂。

        他们好不容易盼来一支援军,结果却不料这支援军竟是如此的废柴!

        宫里的首领太监发狠的望着乌大经败退的方向,这种绝望中看到希望可希望又重新把人推入绝望之中的感觉太惹人恨了。这就像落水的人好不容易看到了一双伸出的手,可偏偏这双手的主人在落水者才爬上岸的时候就一脚又把人踹回了河中……

        “咱家此遭只要不死,那必不与你干休!”

        被分来行宫的首领太监,那必然是没资本没靠山没关系的三没人员,哪怕是天子家奴,可要说跟一个绿营参将结下冤仇来,似乎也有点不自量力了。

        但老天爷也不能阻止一个人的‘恨’不是么?

        视线再转回无名山头上。

        赵亮看着目光已经从北方挪去西边的乌三娘,“我看啊,那边的清军是不回来了。要来他们早就来了。杨景素的兵力本来就不多,还能跟你们那样儿这边分点那边散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