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王伦的背后……

第八十三章 王伦的背后……

        舒赫德、周元理等人前脚看着空荡荡的临清粮仓落泪,后脚就又为王伦义军的东蹿而头疼。

        这下子麻烦就更大了!

        那惟一和徐绩就是废物牌的,两千多人马屁用都没起到,王伦大军现在是直直的往鲁中南山区里钻,而孟灿、王经隆部贼军都已经钻进大山里了。

        舒赫德只要一想起清军这几年里打大小金川的耗费,就觉得头疼难止。

        如此的时间点里,那就是再发生了其他一些事,本也吸引不了舒赫德的注意力的。

        可,怪就怪那新闻太大,那发现太惊人。

        清水教被俘之人竟然说王伦背后有资助,这可把审讯官员给高兴坏了。凭他多年为官的经验,立马意识到这是一个莫大的发现。

        舒赫德、周元理等收到消息后也是如此认为的,除了何煟已经卧床不起,病的无法理事外——谁都没想到,前几日还能领兵沙场的何煟,转眼间人就似病入膏肓了。这消息舒赫德已经上禀了乾隆皇帝,但看何煟的架势,很可能人根本就等不到御医……

        心头本来已经压了两块大石头的舒赫德,现在又增添了崭新的第三块。

        挖出王伦背后的人,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因为整个战斗过程里清军并没有抓到清水教真正意义上的高层人物,一些事情就也无从得知。

        直到刑部的人赶到临清了,舒赫德他们还是没有头绪。另外,那何煟也已经死翘翘了。

        虽然他比周元理还小三岁,但也快七十的人了。

        这时候死,一点都不算早。

        前来的刑部齐鲁清吏司郎中佟和礼和手下的主事、书吏数人,到地儿后,什么事都还没做呢,先来给尸体见礼,那运气也是够强的了。

        与户部一样,刑部下属也有十七清吏司。全国刑名案件题、咨到部,按省区分17个司办理。

        佟和礼所在的齐鲁清吏司,针对的就是齐鲁的案子。

        从何煟那里回来后,佟和礼跟舒赫德等一接触,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关键所在。这下可有些作难了。

        那清水教的人都逃进鲁中南山沟沟里了,猴年马月的,朝廷才能拿到其中的高层啊?

        佟和礼立刻就起了封书信,使跟来的随从,快马加鞭的送往京城。

        而舒赫德、周元理呢,在听了佟和礼的来意之后,脑袋就更大了。

        英廉竟然把临清粮案与中原府库案勾连在了一起……,这真是有点出乎他们的预料。但要是细细的去想一想,还真别说,二者间真的有很多相似处。

        加之他们这儿的那个大发现,一下子就让英廉的推测变得更加合理了起来。

        清水教的背后另有黑手支持,这个黑手能轻易的拿出大笔的资金,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大批的物资送到清水教的老巢,这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如何就不可能是那些奇案的真凶主使呢?

        这些日子里,舒赫德他们把俘虏的清水教人员是审问了再审问,还派人前往寿张等县去调查,不止发现了李庆存在的痕迹,还听到了不少‘神奇’的传闻。

        这相互一应和,别说佟和礼了,就是舒赫德、周元理都相信清水教背后的幕后黑手与发生在中原多地的府库失窃案件有着密切的联系了。

        几人的心情很复杂。因为这固然对于整个大青果都是个利好消息,忙活了那么久,终于抓到贼人们的影子了。说不定揭开老底儿就在眼前呢。

        可对于舒赫德等具体复杂剿灭匪患的人言,却又是个大大的坏消息。前者的曝光意味着他们身上的压力将变得更大,整个朝廷都会期盼着他们能早日把王伦抓住,早日把王伦所知道的一切消息都掏的干干净净!

        ……

        泰安城南,徂徕山下的官道上。

        一支人员混杂的队伍正在竭力的向前行进着。

        在接到大汶口镇卫驾庄皇帝行宫被围的消息后,徐绩是急调德州参将乌大经率手中汇集的各路兵丁上千人,往大汶口镇救援。

        虽然只看人员配置,这似乎是一场很敷衍了事的支援,一场注定在走过场的行动。

        因为乌大经手下带领的这上千清军实在太不堪战了。

        作为各路齐鲁败军汇集的他们,士气低迷到极致,错不是惟一、色勒敏和格图肯的人头在警示着他们,乌大经都怀疑自己带着这样的一支队伍能不能安然抵到大汶口镇的卫驾庄皇帝行宫了。

        真怕他们半道上就跑不见了!

        当日徐绩在杜家洼的那一败后,至今还有不少绿营溃兵不曾归队,如此可见齐鲁绿营的斗志。

        舒赫德只能祭起了自己的王命旗牌,使人擒拿惟一、色勒敏与格图肯三人,以临阵退避之罪就地斩首。才使得军中将士无分上下都凛然一惊!

        这可是一镇总兵和两处八旗兵主将啊,就这么的被砍了脑袋,谁还敢不吃招啊?

        算是勉强收拾了一下军心。

        可这并不能迅速叫徐绩手下的齐鲁兵马变得能征善战起来。

        他们还是一群士气低迷的乌合之众。(要不然前线的直隶布政使杨景素早就招呼他们了。)

        但就是如此,这也是倾尽了徐绩的全力不是么?

        王伦起兵以来齐鲁八旗绿营是败了又败,徐绩他就只有这么点力量了。甭管那卫驾庄的行宫能不能保得住,横竖他端正的态度表现出来了。

        再说了那行宫距离堽城坝的杨景素大军更近,责任怎么着也要有杨景素的一部分吧?

        如今清军的前线主将就是直隶布政使杨景素,何煟病逝,舒赫德与周元理都无法离开临清城,只能叫杨景素代为主将了。额驸拉旺多尔济为辅,左都御史,官职份量更在杨景素之上的阿思哈,则先就引兵去了曲阜。

        当代衍圣公孔昭焕亲赴临清大营,好说歹说,说动了舒赫德分兵一路分守曲阜县城与孔林。

        可这样一来也叫杨景素手中的兵力锐减了一大截。如今他只能带着清军在堽城坝一带与王伦军主力对峙,也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这个战场再往东南四五十里就是曲阜县城,确实很靠近老孔家,怪不得他们惶恐不安呢。

        白莲大劫起家的王大教主可不信儒家那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