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古代娶媳妇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宝宝

第一百七十四章 宝宝

        妯娌两个一边看着熟睡的两个小婴孩,一边漫无天际的闲聊着,白玉落是睡得时间有点久,现在睡不着了,而孙氏是不放心她,怕她不听话再去偷着抱孩子,故而就这么哄着她说话,准备等慕容昭阳回来再让他哄人休息。

        “孩子什么时候能抱出来看看?”

        慕容昭阳刚进门还没来得及行礼,就被坐在那儿的慕容玄珏一句话给问懵了,刚出生的孩子,七哥现在问能不能抱出来,现在寒风凛冽,孩子怎么可能会抱出房间。

        行礼,跪坐下,端起茶盏喝茶,慕容昭阳一系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看得慕容博文嘴角直抽抽,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无视慕容玄珏的话,整个大燕找不出几个人来,显然慕容昭阳便是在这几个人之中。

        “昭阳,我想看看孩子,听你十七嫂和徐氏说,小郎君长得像你,小女郎长得像弟妹,都长得可好看了,你让我看看孩子们。”慕容玄珏对慕容昭阳向来疼宠,看他不搭理自己,也不生气,只是看着慕容昭阳让他明白自己见的渴望。

        慕容昭阳看了一眼自家这个七哥,额头上的青筋只蹦跶,面无表情的说:“现在这个气温,你让我把孩子抱出来?没事吧?脑子呢?”

        “呃,那你陪着我去正院,我在厅堂里等着,你把孩子抱出来我看看!”没想到这一点的慕容玄珏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对上慕容昭阳平静的眼神坚持的说道,他倒是见过小时候的慕容昭阳,再洗三的时候,可也只是见过几次罢了,他不能经常出宫,可现在不一样,在这儿现在他最大,他一定要仔细的看着小侄儿小侄女长大。

        慕容昭阳抽了抽嘴角,后日洗三在看不行吗?怎么就这么执着的要见刚出生的婴孩,拧着眉头看向慕容玄珏不解的问:“七哥?你,洗三的时候不就看见了,你……”

        “哈哈哈,昭阳,你还是把小侄儿和小侄女抱出来看看吧,不然我怕你七哥这两日晚上都睡不着觉,你小时候他没见过几次,现在有机会,他怎么会放过!”慕容博文忍不住大笑着的说道,这么几年,他算是看出来了,这慕容玄珏对上慕容昭阳简直就是一个宠弟成魔,两个小婴孩是慕容昭阳的孩子,这不就是爱屋及乌了嘛!

        慕容昭阳想想这几年在对待他的事情上,慕容玄珏做出那种种不和规矩的举动,压下心里的酸涩,对着慕容玄珏轻轻的说:“那七哥和十七哥与我一起去正院吧,我吧孩子抱出来,你看看。”

        让慕容玄珏和慕容博文在厅堂等候,慕容昭阳来到卧房,两个小婴孩刚换好尿湿的衣服,被奶嬷嬷用襁褓抱好,睁着的眼睛随着说话的声音来回转动。

        “夫君怎么回来了,七哥和十七哥呢?”白玉落看着走进来的慕容昭阳疑惑的问道。

        慕容昭阳对着白玉落轻笑着说:“七哥和十七哥想见见孩子,他们在厅堂,我抱孩子让他们看看!”

        孙氏闻言抽了抽唇角,不用说,肯定是慕容玄珏想要看孩子,起身抱起一个襁褓对着两人说:“我和昭阳一人抱一个,明珠躺着休息一下,不出院子,不用担心孩子受凉。”

        看着白玉落点了点头,慕容昭阳也抱起另一个襁褓,孙氏又轻轻的问:“昭阳能分出哪一个是小郎君,哪一个是小女郎吗?”

        “我抱着的是小女郎,十七嫂抱着的是小郎君。”慕容昭阳看着怀里的襁褓,对着张口打了一个哈欠的女儿轻轻的说,两个孩子是异卵双胎,长得本就不像,能轻易的认出来,更何况慕容昭阳还是他们的父亲。

        两个人抱着襁褓来到厅堂,慕容玄珏和慕容博文便围了上来,慕容昭阳扫了一眼,便让人把厅堂的东南角铺上长毛地毯,等地毯铺好了,慕容昭阳便把怀里的襁褓轻轻的放在地毯上,孙氏看了一眼,也把襁褓放在地毯上,让两个孩子并排的躺在一起。

        慕容玄珏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小声的问:“哪个是小郎君,哪个是小女郎?”

        “长得像我的是小郎君,长得像明珠的是小女郎。”慕容昭阳看着又闭上眼睛睡着了的两个孩子轻声的说道。

        两个孩子都刚出生,脸型什么的还真看不出什么来,只是眼睛相差太多才能分出兄妹两个的不同,哥哥显然是随了慕容昭阳,略显狭长的瑞风眼,妹妹是圆圆的桃花眼,一看就知道这是随了母亲白玉落。

        慕容昭阳看着三个人的注意力都在孩子们身上,屋子里烧着地龙也不冷,便让两个奶嬷嬷还有几个丫头留下,也没搭理几个人,便悄声的回了卧房看白玉落。

        “不累吗?怎么不睡一会儿?”慕容昭阳看着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的白玉落含笑的问道。

        白玉落看着慕容昭阳一个人回来,便想起身坐起来,被慕容昭阳一把扶住,身后垫了一床被子让她靠在上面,再拉过被子给她盖好。

        白玉落笑着看着慕容昭阳的动作,柔声的说:“睡不着,也不困,孩子呢,七哥他们看着?”

        “嗯,看七哥能看一下午,便把奶嬷嬷都留在厅堂了,几个丫头也守在那儿,明珠不用担心,你现在还疼的厉害吗?”慕容昭阳轻轻的帮白玉落顺了一下有些乱的头发,温柔的问道。

        白玉落轻轻的握住他的手说:“还好,没上午那么疼了,夫君不用担心我,我一直没来得及问,怎么把我抱回卧房了,我不是收拾了一间坐月子的房间吗?你住到哪儿?总不能这两个月一直住在前院吧?”

        “那房间你住着不习惯,就在卧房住,谁说我要住前院的,我就住在这儿,不守着你们母子三个我不放心。”慕容昭阳挑了挑眉轻轻的说,他又不傻,跑到前院去住,守着自家媳妇闺女儿子不香嘛!他是疯了才会住在前院。

        白玉落微皱了皱眉头,不赞同的说:“这不合规矩,再说我现在……容易弄脏被褥,这有些……”

        “别胡说,你知道我在意这个的,以前你每个月不方便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分床睡,现在怎么可能忌讳这个,别多想,好好养着,医师可是说了,你这次产下双胎伤了元气,要好好修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