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医娇妻冷冷萌萌在线阅读 - 第72章:被他拐着跑

第72章:被他拐着跑

        唐希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天色阴冷,凌风呼呼,吹入领口让人彻骨寒颤,身体再冷却也比不上她的心寒冷。

        母亲的不争气,让她失望了一次又一次。

        不过她母亲确实没有错,一个渴望了父爱一辈子的可怜女人,终于可以如愿回家,她不能阻止她。所以她选择把她母亲送了过去。

        至于今后的路,她要一个人走了。

        这孤寂的街道,如同她孤寂的人生一样。

        不过没关系,她不怕孤寂。一个人清净,挺好。

        就在她站在红绿灯路口静等的时候,一件厚重的外套,披上了她的肩头。

        唐希惊讶回头,“沈毅行?”

        “嗯,宝贝,我来拿我的小爱心。”

        唐希心窝里突然酥了一下,她瞬间拧起了眉头,狠狠咬了下嘴皮子。

        她在干嘛?这个男人在给她撒陷阱呢!别瞎了眼往里跳。

        唐希掏出一张红爷爷,慢吞吞的给他折纸。

        沈毅行激动的说道,“宝贝你手艺真好,小手就是巧,这爱心真漂亮。我超喜欢怎么办?”

        “你能不能闭嘴。”

        就没见过这么聒噪的男人。

        真的超奇怪,以前那些烦人的男人,都是被她一巴掌打走,一巴掌不行就两巴掌打走。

        但面对这个男人,她的忍耐力好像提升了不少。

        沈毅行接过她的小爱心,低声问,“除夕夜,你母亲走了,我陪你过好不好?我们去塔楼看霓虹灯好不好?或者去坐魔天大轮好不好?”

        “我哪也不去,我要回家。”

        “那我呢?我一个人好可怜啊。没人陪我过除夕,多寂寞啊?”

        “你回你自己的家,你家里人都在等着你。”

        沈毅行一把扯过她的手说,“陪陪我嘛,陪我去看霓虹灯,然后我送个礼物给你,你肯定会喜欢的。”

        “我不需要。滚蛋。”

        “你都不问问是什么礼物?”

        “说了不需要,滚蛋。”

        唐希就板着长脸,嫌弃的抽手,可他抓得紧紧的,不让她抽手,“你就问问嘛,问一下下,我马上回答。这礼物你绝对绝对会喜欢,我保证,我保证。”

        烦!真的烦!超级烦!

        唐希咬牙切齿,“什么鬼东西?”

        沈毅行抽出了一张邀请函,“喏。这个!”

        “这是什么?”

        “g省医学研讨会的邀请函。里面都是现代医学无法治愈的病症,想不想去看?”

        ……

        这……

        这……

        这……

        唐希耳朵立马红了起来。

        沈毅行眼睛闪亮亮的问,“想不想去?想不想?想不想?”

        “想。”她憋不住了,被逼着吐出了这个字。

        沈毅行咧嘴一笑,“走,我们去塔楼看霓虹灯,然后再去玩魔天大轮,通宵到明天天亮我再送你回家。年轻人嘛,就应该放肆得玩才对,不要让青春留下遗憾。”

        唐希就这样被他一路牵着走,她看着他的背影,眉头锁得更加厉害。

        这个男人,绝对有毒。这个毒药以后会不会毒死她?

        估计会。

        放寒假,飞机上。

        唐希带着眼罩呼呼睡着,沈毅行侧头欣赏着她的睡颜。

        几个空姐偷偷摸摸的议论,“沈少有女朋友了?那个就是?”

        “什么时候谈上的?真是伤心,我好不容易等他长大。”

        “……别闹,你没听师姐说嘛,沈少从小就有暗恋对象。八成这个就是。”

        “那现在,那几个千金小姐不是都要哭死?”

        “听说有个女的为他跳楼,跳断了腿呢。”

        “谁啊?”

        “好像是唐家的……”

        唐希醒了。

        沈毅行拉着脸瞪着那些空姐,“你们几个都想被辞退是不是?”

        “对、对不起沈少。对不起。我们错了。”

        唐希嘟囔了句,“这飞机是你家开的?”

        沈毅行点了点头,“嗯。”

        “……”

        好吧,没话说了。

        前面传来轰嚷声。

        一个空姐来来去去,沈毅行问道,“出了什么事?”

        “有个乘客晕倒了。乘务医师在做心肺复苏。”

        唐希立马起身,去了前面大众舱。

        除了乘务医师之外,还有两三个年轻小伙,围着那个病人在抢救中。

        唐希走过去,蹲在地上,两指压在他手腕。

        真气灌入。

        唐希说道,“是脑血管爆裂,光做心肺复苏没有用。”

        四周一群人都呆萌道,“你眼睛有ct功能?还能知道他脑血管爆裂?”

        乘务医师说道,“他这是心肌梗塞现象。”

        “心肌梗塞是有,但脑血管爆裂才是致命的地方。出血量暂时不大,但时间一长就会有生命危险。你们让一下,我给他下几针。”

        医师忙说道,“要是他死了谁负责?”

        “我负责!”沈毅行冷着脸呼哧,“行了吧?”

        “沈少爷。”乘务医师忙起身道,“她是您的人?”

        “我女人,有意见?”

        “哦哦。没……”

        所有人都让了道。

        唐希急忙掏出银针,针针刺入他脑门。心脏也下了六针。

        唐希单手把脉,问道,“还多久下飞机?”

        “预计二十分钟左右下地。”

        沈毅行说道,“让救护车直接进跑道附近待命。”

        “是。”

        沈毅行低声问,“这人还有救吗?”

        “打不了包票。”

        三名小伙看了看唐希,有个男生忍不住问道,“姑娘你是医大的吗?我们怎么没见过你?”

        这么一问大致知道,这三个男生,都是医大的学子吧。

        难不成也是去参加研讨会的?

        据说参加研讨会的,可都是学校精英啊。

        唐希说道,“我还在高三,明年高考结束应该就能进医大。”

        “什么?还在读高三?”

        “嗯。”

        病人被送去急救室,唐希一路跟随过去,她的针还在病人头上,得拿回来才行。

        那三个小伙竟然也一路尾随,理由无他,他们就是想验证一下,那病人究竟是不是爆血管。

        进了大医院,片子拍下来,医生当场宣布,“脑血管爆裂,通知病人家属,征询下意见,是否准备开颅手术?”

        电话一打过去,护士惊呆了,“不做手术?”

        医生说道,“如果不做手术的话,他就算被救活了也是植物人。”

        对方家属还是那句话,不做手术。

        唐希心情不好了,针还在男人头上没拔下来。如果她针一拔,就等于宣布这个男人的死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