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驱魔人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410、真是有趣

410、真是有趣

        维达教的计划被莫名其妙破坏。

        所有人都想象不到事情的原委,只是因为得罪了杜维的好兄弟汤姆。

        恶灵杜维也一样。

        它上次和杜维同步,是在解决恶灵玛丽·肖的时候,到现在已经过去太久了。

        在布满裂纹的镜子里。

        恶灵杜维被雾气包裹着。

        它端坐在王座之上,冰冷的双眸中也带着一丝疑惑。

        “以教会的能力,如果会发现我在马萨斯城的布置,应该早就已经发现了,不至于到现在才爆发。”

        “而且,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教会开始对维达教动手,看起来似乎早有预谋。”

        “要么是教会早就发现,只不过暗中在等待着时机。”

        “要么就是另外一个我。”

        这推论来的过于直接。

        但恶灵杜维却觉得,绝对是另一个自己做的。

        最了解自己的人只有自己。

        “真是有趣。”

        恶灵杜维低声呢喃,然后它便再次闭上了眼睛。

        它的智慧,意识,人格,记忆都和杜维一样。

        它知道自己的弱点是出在记忆不同步带来的信息差上。

        但这一次,它也抓住了这个弱点,给杜维布下了一个完美的局。

        它绝对不会输。

        而现在,恶灵杜维已经不需要关心外界的情况了,潘尼怀斯就在天空上高高挂着,谁来都翻不起风浪。

        必要的时候,维达教的邪教徒将会集体变成恶灵。

        这里将会是一座人间地狱。

        它则是一切的掌控者。

        只不过,恶灵杜维却陷入了一点麻烦。

        那就是它和詹姆斯那边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联系。

        詹姆斯的恶灵化是在模仿它。

        恶灵化以后的眼睛,就是恶灵杜维的眼睛。

        前几天它开始影响维达教的时候,就没有向詹姆斯那边投入过多精力,可没想到刚一回过神来,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的事。

        它和詹姆斯的联系被切断了。

        虽然麻烦不是很大,顶多放弃一个后手。

        可恶灵杜维却和杜维有着一样的性格,那就是他们都讨厌麻烦,都想把事情解决。

        ……

        而此时此刻。

        圣波地亚大教堂,也就是教会的总部的地下。

        那些关押着猎人的地牢之中。

        斯卡迪大主教站在一扇门前,沉默等待着。

        他已经维持着战立的姿势有半个小时了。

        目的则是和地牢里的某个猎人沟通,他想要知道现在暮钟的情况。

        良久。

        房间里穿出了一声阴冷无比,听着就让人觉得瘆得慌的苍老声音。

        “斯卡迪,你回去吧,暮钟那边的事你不用管了……”

        说话的是教会的底牌,那五名达到恶灵化临界点的猎人之一。

        这已经是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的顶尖战力了。

        在他们,或者说它们没有出手之前,谁也不清楚它们究竟有多强。

        可这并不代表教会的强大,反而从侧面证明了教会的衰弱情况。

        这个有着漫长历史的宗教,加上杜维也只有六名猎人了,体量还不如暮钟。

        斯卡迪大主教听到这话,他有些疑惑的问道:“可是现在教会正在对维达教动手,暮钟那边您确定真的不用管吗?”

        他想把暮钟教会的人也一起拉进战局。

        一来是为了消耗暮钟的底蕴。

        二来也是为了防备暮钟趁机对教会动手。

        这时,那个阴冷苍老的声音再次说道:“斯卡迪,你是在质疑我吗?”

        “对不起,祖父……不,费伦阁下。”

        斯卡迪的立马低下了头。

        阁下是尊称,斯卡迪已经是教会明面上的领导者了,就算是猎人他也只会称作先生。

        能让他用阁下这种称谓的,也就只有——教皇了。

        在教会的历史上,教皇是真正的领导者。

        但自上个世纪起教皇就成了一个虚衔,教会再也没有设立过,许多人似乎都遗忘了这个词汇。

        斯卡迪今年已经六十多了。

        他的祖父最起码也有个百来岁。

        而按照两人的对话来看,教会在暮钟的卧底,似乎并不由斯卡迪掌控,而是由这位存在于过去的教皇负责。

        可教会曾经的教皇竟然是一名濒临恶灵化的猎人。

        这着实有些诡异。

        忽地……

        费伦教皇的声音再次响起。

        “暮钟那边的情况目前很复杂,那位老人一直在暗中盯着,我们的人根本传不来任何有用的信息。”

        “我得到的消息是,暮钟短时间内都会选择蛰伏,维达教的事,教会的事,他们都不会再投以任何精力。”

        斯卡迪点了点头,恭敬的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我知道了。”

        待斯卡迪离开以后。

        那扇门后的房间内,空无一人……

        突然。

        房间里正在燃烧的蜡烛自动熄灭。

        黑暗中,有人在窃窃私语。

        “马萨斯城那边的事该怎么办?”

        “斯卡迪太让人失望了,他并不适合坐这个位置。”

        “还有虚荣教派,这个该死的组织又活跃起来了,二十年前我们就应该帮哈梅尔那个混蛋,他是对的。”

        “那个叫杜维的孩子也不错,再看看吧……”

        “阿尔文·道奎就要死了,总得有人补他的位置,这个世界的灾难,只靠我们和另外几个人是不够的。”

        “如果暮钟能快点回归教会就好了。”

        “唉……”

        ……

        另一边。

        被教会的猎人心心挂念的暮钟。

        此时还在饱受折磨。

        整个暮钟的大教堂里,到处都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所有人都在各自的房间里,两眼无神的坐在沙发上,他们的手上都扎着针管。

        嗯……

        上吐下泻这么多天,基本都已经脱水了。

        “fuck!我受够了……”

        “这该死的吊水,为什么让我有种头晕眼花的感觉。”

        “神啊!救救我吧……”

        也不知道是谁先说的话。

        所有人的房间,都此起彼伏的响起了抱怨声。

        谁能想到,作为驱魔人中的高端战斗力,暮钟的猎人们竟然会上吐下泻到脱水,以至于沦落到集体挂吊水的程度。

        他们也知道教会现在和维达教对上了。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好机会。

        那些守旧派,反对回归教会的老人们都要气疯了。

        明明是一个打击教会的好机会,可他们竟然在挂吊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