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成神仙哥哥的心尖宠在线阅读 - 第738章 你代表了一切皆有可能

第738章 你代表了一切皆有可能

        城主喝道:“长川,不可无礼!”

        戴长川到底记挂着弟弟的身体,也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忤逆自己的父亲,便把丹方递了过去:“这是我从第十一域总祈福殿买来的,四品丹方,你能炼?”

        苏沁舞没有立即回答。

        她打开丹方从头到尾认认真真看了一遍。

        是专门针对被摄魂魇咬伤的特殊补魂丹,没错。

        这种丹方寻常的祈福殿是买不到,只有被虚空魔物肆虐的域面才有。

        十一域也是虚空魔物肆虐比较严重的域面,能买到的丹方也比第六域总祈福殿的要好,他能想到这一点,还不算太笨。

        苏沁舞问:“药材备齐了吗?”

        戴长川道:“还差一点儿。”

        城主刚想问还差什么,戴长川就又道:“魂婴果和四阶兽核只有一个,我暂时也没有能力拿到更多,若是不成功……”

        苏沁舞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把丹方递回给他:“那你先想好再来。”

        她转身朝怔怔站在旁边的大祈福官和莫宏铭道:“回祈福殿。”

        戴城主狠狠地瞪了戴长川一眼,又满脸堆笑地对苏沁舞道:“大人,您听我说。这事儿……”

        苏沁舞淡淡道:“我是认真的。你们得想好,毕竟任何丹药的成丹率都不是百分之百。”

        戴城主:“……”

        苏沁舞:“告辞。”

        三人坐上马车离开。

        戴城主又急又气,冲着戴长川吼道:“你怎么能这样对总祈福官大人说话?!”

        吼完发现戴长川蹲下来捂住眼,不由得吓了一跳,他都还没开始骂呢,他儿子的内心这么脆弱吗?

        城主夫人见状心疼坏了,刚想去哄,就见戴长川突然爆发出一阵亢奋的大笑,顿时也吓了一跳。

        就吼了他一句而已,不至于疯了吧?

        戴长川发泄完心中的激动,握着拳道:“没想到回趟家还能遇到我的女神,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他转过脸,对回不过神来的父母道:“爹娘,你们觉得我刚刚在苏沁舞面前的表现怎么样?”

        城主:“……”

        城主夫人:“……”

        戴长川自我感觉不错:“她肯定记住我了!”

        想了想,他又道:“爹、娘,我准备在家多待一段时间,我要趁她在人生低谷时期把她追到手!”

        城主和城主夫人面面相觑:“你怎么知道这是她人生的低谷?”

        -

        马车上,苏沁舞问大祈福官:“你认识戴长川吗?说说?”

        大祈福官仔细回想了一下:“我对戴长川知之不多。早些年魔气还没这么严重,城主就把他送出去了,我依稀听说他天赋不错,先是进了十五域小剑塔学院,后来去了十八域大剑塔学院,戴明川出事之后他才回来的。”

        苏沁舞微微一哂:“难怪。”

        大祈福官疑惑地问:“难怪什么?”

        苏沁舞淡淡道:“难怪知道我……大剑塔学院那群人大多和我都有仇。”

        莫宏铭睁大了眼睛:“大人,您真是从十八域下来的?”

        苏沁舞点头:“是啊。”

        莫宏铭眼中满是憧憬:“我也好想去十八域看看。”

        苏沁舞莞尔:“人生那么长,总会有机会的。”

        翌日晨光熹微,苏沁舞刚踏出祈福殿,就听到左边传来浑厚的男声:“苏沁舞!”

        苏沁舞转过脸,只见戴长川双手抱着剑站在祈福殿大门前的牌匾下面,周身带着夜露的湿气,鬓角的发丝沾着水汽贴在脸上,勾勒出他周正的脸部轮廓。

        他朝她走来:“我等你好久了。”

        苏沁舞有些意外:“有急事?”

        戴长川表情有些懊恼道:“是挺急的,我弟弟都没几天可活了……抱歉啊苏沁舞昨晚见到你太激动说话有点过分,你不介意吧?”

        苏沁舞:“不介意。”

        戴长川的脸色却没有因此放松,又道:“我夜里清点了药材,发现居然漏了最重要的紫菀生魂草,这是五品灵植,在第六域根本找不到。可我弟又等不了了,我现在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苏沁舞唇角微勾,轻笑道:“不小心漏了最重要紫菀生魂草?”

        她的笑声就像一股冷冽的风,几乎是刹那间,戴长川就感觉到她周身的气势变了。

        从云端漫步般的闲适变成准备以一挑百的强势。

        戴长川心里咯噔一跳,连忙实话实说:“我那是谦辞……我这半个月一直在找它,就是找不到。我爹说弟弟情况堪忧,打算请祈福殿的人看看,我心里担心,就提前回来了。”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看着她的表情充满诚恳:“早知道是你,我就放心了。”

        苏沁舞面无表情地指出:“你昨晚还质疑我不会炼丹。”

        戴长川连忙道:“我昨晚刚回到没反应过来,抱歉报请。实际上,只要是你,别说炼丹,就是铸剑布阵绘符全能,我也都不觉得奇怪。在我眼里,你代表了一切皆有可能。”

        苏沁舞:“……”

        果然不愧和城主是父子。

        彩虹屁简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苏沁舞没什么兴趣听,打断了他:“紫菀生魂草我有。”

        戴长川眼睛一亮:“我出三倍价钱!”

        苏沁舞淡淡道:“不用,正常价格即可。”

        戴长川连连摆手:“不不,我不能占你便宜,这样吧,我先按市价付钱,稍后我找到再给你补一株。”

        苏沁舞无所谓:“随你。”

        戴长川又道:“补魂丹的成丹率是百分之三十五,按规则我们需要给三份药材,除了紫菀生魂草之外,别的全部算起来也只有不到两份……为了表示歉意,我稍后补足四份药材给你,可以吗?”

        苏沁舞却不想多拿他的:“不用,折钱就行。”

        戴长川眉梢一挑,旋即应了下来。

        他把药材交给苏沁舞,苏沁舞稍稍检查确认了数目,便道:“我先回去炼丹,你晚些过来拿。”

        戴长川立刻又应了下来。

        苏沁舞折回了祈福殿。

        戴长川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边,猛地握拳,亢奋地低吼了一声。

        苏沁舞没有因为他昨晚的态度而疏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