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在线阅读 - 第440章 汝妻子吾养之

第440章 汝妻子吾养之

        演出结束后,又收拾好器材,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大家都饥肠辘辘,自然要先去吃喝一顿。

        杜采歌和陈帆、王冬妮商量了一下,他们都愿意去外面吃饭。

        于是大家开着车,到了杜采歌小区旁边那个苍蝇馆子。

        这里的桌子不大,就算是包厢里的圆桌也最多只能坐不超过10个人。

        于是最后就杜采歌和朋友们,加上陈帆、王冬妮以及他们的家属坐一个小包厢,其余的工作人员坐另一个小包厢。

        杜采歌特地把田瑛叫了过来。这边正好凑齐10人。

        这位天才摄影师可能会成为他以后的核心班底,不可以视作普通的工作人员。

        点菜的时候,杜采歌问:“陈帆哥你要不要吃清淡点?”

        陈帆眨了眨眼,有些无语:“你觉得呢?酒就不喝了,喝了我可能会暴毙。菜的话,什么好吃就点什么,难道我还怕高油高脂高血糖不成?今天我请客,大家敞开点,别客气!”

        杜采歌也不和他争,只是笑了笑,反正等会服务员不会让陈帆买单的,因为他放了一笔钱在这家店的,到时候直接从账上扣就行了。

        他又看看王冬妮:“你想吃什么?”

        王冬妮虚弱地微笑道:“我胃口好,什么都喜欢吃!你们随便点!”

        虽然笑容满面,但她的气色并不好,嘴唇发青,皮肤苍白。

        出门时,她带了顶毛线帽,冒顶上有一个毛茸茸小圆球的那种款式。

        此时她帽子底下,不停地有细密的汗珠流下。

        要知道这时候已经是11月了,已经立冬了。

        她穿得也不多,所以显然不是因为热得出汗。

        杜采歌从桌下握住她的手,“又开始疼了么?”

        王冬妮摇摇头,又点点头。

        她母亲不忍,说道:“要不我们回医院吧,饭就不吃了,路上随便买点。”

        王冬妮这时笑了,轻轻说了一句让她母亲差点泪崩的话:“妈,我知道你是心疼我。不过,谁能保证,这不是我最后一顿饭了?我想吃好一点,吃开心一点。”

        王冬妮母亲点点头,然后马上起身,低着头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走出包厢后,饭桌上安静了片刻。

        王冬妮笑道:“大家别被我扫兴啊!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开心一点。”

        又凑到杜采歌耳边说:“我们这算是牵手了么?”

        “当然算。”

        王冬妮想了想,笑道:“我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呢。言情小说里都说?    第一次和男朋友牵手会心如鹿撞。”

        “你也说了?    那是小说嘛。多少有些夸张和艺术加工的。”

        “原来是这样啊,”王冬妮显得有些遗憾?    “我还憧憬了好久呢。”

        “大部分人的爱情都不如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王冬妮撇撇嘴:“这我知道?    我也会看肥皂剧的。有美好的爱情,也有不那么美好的。”

        她抬起眼看着杜采歌:“我希望我的爱情是美好的。”

        杜采歌笑了笑:“那肯定的。”

        接下来很平平常常地吃了一顿饭。

        大家都有说有笑?    饭桌上气氛还不错。

        彭斯璋脸上还些许青紫,大家拿他打趣了好久。

        而许清雅也是这才知道?    原来她大叔脸上的伤痕是和彭斯璋互殴造成的。

        王冬妮之前说她胃口很好?    不过实际吃起来,她每道菜都只夹了一两筷子,浅尝辄止。

        吃完饭,杜采歌送陈帆和王冬妮两家人回医院?    其余人回剧组继续拍摄。

        王冬妮休息了一会?    气色稍微好些了。

        本来她母亲希望她午睡一会,但她疼得全身冒冷汗,睡不着,又固执不肯打针。

        晚一点,她稍微好些?    便从枕头下翻出两大本相册,招呼杜采歌和她一起看小时候的照片。

        “有时候也不能刻板地遵照攻略?    要做些即兴发挥的事情。”光头小姑娘振振有词。

        杜采歌只能说,你说得对。

        王冬妮小时候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    生得粉雕玉琢。

        她父母带她去过不少地方,在许多旅游景点都留下了记忆。

        看完后王冬妮把相册收起?    笑道:“改天你也把你小时候的照片给我看看?    行不行?”

        杜采歌有些遗憾:“我们家出现过变故?    老房子卖了,以前的照片都找不到了。”

        见他的神情不像是推搪,王冬妮好奇地问道:“是出了什么变故?”

        杜采歌犹豫了一会,把父亲被杜知秋欺骗、母亲进了精神病院、哥哥坐牢的事一笔带过地说了遍。

        虽然他措辞轻描淡写,但是稍稍一想,便能明白其中的惊心动魄之处,他家几乎可以说是家破人亡了。

        “你爸那个学生真不是东西!”王冬妮气愤地说。

        出于谨慎,杜采歌没有说出申劲松的名字,只说是父亲曾经的一个学生。

        “我相信他会有报应的。”杜采歌说。

        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如果老天不报,我来报。

        聊了一阵,王冬妮的体力实在支撑不住了。

        不过因为疼痛也好了点,所以没有打针就睡着了。

        过一会护士过来给她打吊针,她也没醒。

        杜采歌便和陈帆聊了一会。

        陈帆前两天一直表现得很乐观、豪迈,但是今天却显得有些焦虑,担心自己死后,妻儿无人照顾,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

        杜采歌也没法安慰他,以他和陈帆的关系,还不至于说“汝妻子,吾养之”。

        只能泛泛地说,“我会和你老婆留个电话,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

        他也只能说这么多了。

        而估计陈帆的老婆也会识趣,没有遇到天大的困难,不可能来麻烦他。

        杜采歌心里也有计较,等到把演唱会开起来,他会开设一个捐款渠道,并且把演唱会的一部分收益捐给陈帆,或者如果那个时候他已经不在了,就捐给他的遗孀。

        当然不可能捐太多,如果陈帆的病能治,杜采歌会想办法为他筹款去救治。

        但现在陈帆的病情已经是无药可治,甚至无法再拖延很久,拖下去纯粹是痛苦。

        所以杜采歌打算给他募捐个小几百万,作为他子女以后的生活和教育经费。

        再多就不合适了。

        当然,现在杜采歌还没提这事,还不到时候。

        王冬妮这一觉到了五点多,她醒来后还想和杜采歌出去吃晚饭,但是体力实在是难以支撑,只得打消这个计划。

        杜采歌去外面的饭店打包了几个菜过来,她也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一点。

        然后杜采歌陪她聊了聊圈里的事,明星八卦之类的,看看时间7点多钟,便告辞回去。

        王冬妮有些依依不舍,却也没强留他,只提醒他记得明天执行攻略。

        第三天的攻略:王冬妮下厨做饭。一起坐地铁,逛商店,互赠礼物。

        不过杜采歌觉得,王冬妮的体力应该无法完成这些待办事项。

        甚至有可能,连“下厨做饭”这一件事都没法完成。

        更别提逛商店了。

        她制定攻略的时候,有点过于乐观了。

        回到酒店后,杜采歌花了一个多小时把今天刘梓菲拍摄的素材全部整理了一遍。

        然后埋头搬运《全职高手》。

        期间姜佑曦打了个电话来,说他明天就能进剧组,配合着把有他的戏份拍完。

        小姜最近也是很忙,华宇娱乐把他这一年发布的单曲集结出了一张专辑,现在他在四处跑宣传。

        这张专辑的质量也是没得说,《童话》,《第一次》,《男人海洋》,《放生》,《那些年》,《北境一夜》……

        可以说也是首首经典,比起段晓晨的专辑也是毫不逊色。

        所以华宇对这张专辑抱有很高的期望。

        因为已经谈妥,姜佑曦现在续约2年,违约金1.5个亿;一年半以后逐梦互娱开出违约金挖他。

        所以华宇要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充分挖掘姜佑曦的赚钱潜力。

        毕竟,华宇娱乐不是开善堂的。

        他们是由资本控制的,开公司的本质目的是赚钱,而不是喊口号时说的“帮助艺人实现人生价值”。

        这张专辑本身,可能赚不到太多得钱。

        就算卖出200万张,公司也赚不了多少。

        但是专辑的销量,能够从另一个侧面衬托出姜佑曦的咖位和市场价值,帮助他赢来更多的商演、广告代言。

        “这部戏的片酬,我就不给你开太高了,”杜采歌在电话里说,“不过你放心,等我给舒宜欢的新片当完副导演,明年下半年吧,我的新戏就要开始拍了。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重要角色,或许是男主角也说不定,到那时候片酬再给你补回来。”

        “谢了,哥,都听你的,我知道你不会坑我。”姜佑曦笑嘻嘻的。

        说了两句就挂了。

        刚和姜佑曦结束通话不久,段晓晨的电话又打来了,杜采歌一接听,段晓晨就兴奋地嚷道:“哥,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真的是个超级好消息!”

        “你说啊!”

        “不,你猜!”

        “……你在路上捡到一百块钱?”

        “……哥!”段晓晨娇嗔了一声,“你认真点猜嘛!”

        “猜不到。你直接说吧!”真.直男杜采歌说。

        段晓晨被扫了兴,半晌才气鼓鼓地说:“红白歌会,红白歌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