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在线阅读 - 第404章 你应该觉察到的

第404章 你应该觉察到的

        “我想说什么?呵呵,呵呵!是你在到处找我,现在问我想说什么?”姚绮云的笑声显得有些神经质。

        坚强点。冷静点。她是病人,你要明白这一点。稳住她。陈泉把音箱的声音调低,微笑道:“我确实想找你,因为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交流。我相信你打电话来,肯定不仅仅是想要我猜你是谁。而是,你也希望和我交流,也许是谈谈心?也许是想交换对某些问题的看法?我不清楚。但我希望你知道,我很乐意和你交流。”

        “呵呵。”姚绮云继续冷笑。

        “你是在公用电话打给我的么?我听着旁边很嘈杂,”陈泉说,“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用的手机号码,我打给你。”

        “哈哈!”姚绮云笑得有些癫狂,“想把我的号码告诉警察?”

        “首先,查到你的电话号码并不难。其次,你知道咨询师的道德操守。你认识我以来,我有没有做过不符合咨询师道德的事情?”陈泉沉着地说。

        姚绮云哼了一声:“你一直很虚伪。”

        “可以告诉我,我的哪些做法让你觉得虚伪吗?”陈泉并不动气,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

        “你的呼吸都是虚伪的。”

        “我……”

        陈泉刚刚开口就被姚绮云打断:“你现在就很虚伪。你明明就想和我谈林可,别假惺惺地说,你愿意和我谈心。呸。”

        “我之前虽然有猜测,但直到最近才确定,灵泉工作室是你开的,”陈泉面色微变,“我有很多话题想和你交流,不错,关于林可,关于你的工作室。我并不否认这一点。我只是认为,谈论这些的时机还不成熟。”

        “时机不成熟?我觉得挺成熟的,呵呵呵呵,”姚绮云的笑声低沉,有些沙哑,“喜欢我送你的礼物么?”

        “什么礼物?近期我并没有收到你的礼物。”

        “装!我就喜欢你装得平静、无辜的样子!哈哈!”姚绮云肆意地笑,“他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这件礼物怎么样?很可惜,他运气太好了。他服的药量,本来是致死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偏偏没死成。不过那么大剂量,他应该会有一些后遗症吧。”

        陈泉觉得心里揪了一下。“所以,你是在承认,你有意引导林可自杀?”

        “虽然不完全对……但可以这么说吧。”

        陈泉的声音坚决起来:“既然你承认了有伤害他人的意图和行为,那么,根据心理咨询师的道德守则,我必须向警方汇报这件事。”

        姚绮云哈哈大笑:“装什么装?我早就已经不是你的病人了,所以你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狗屁咨询师道德,直接去报警不就得了。”

        沉默了片刻,陈泉说:“在我看来,我们的咨询关系并没有结束。”

        姚绮云嘲弄地说:“你是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么?承认吧,你败得一塌糊涂,你的咨询把我弄得越来越糟。”

        “如果你是想让我动摇,抱歉,我一直都很清楚,心理咨询本来就不可能保证百分之百有正面效果。”但是……我真的没有动摇么?陈泉觉得,这一刻她很难把握住自己的内心。

        除非有充足的时间去内省。

        但现在,她没有时间。

        留给她反应和考虑的时间并不多。

        她不知道姚绮云什么时候会挂断电话。

        必须得抓紧时间,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你既然知道不可能保证百分之百有正面效果,那你在给我做咨询的时候,为什么表现得那么笃定,好像你一定能帮到我一样?”姚绮云的情绪似乎平复了一些,虽然在质问,但是语气并不强烈。

        “因为,我必须给你信心。也给自己信心。但我在咨询开始时,就已经告知过你,咨询的效果是有局限性的。”

        “对,你说过,现在我也很清楚了。”

        停顿了一会,姚绮云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么?”

        她一定想要得到我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陈泉思忖着,她是出于什么动机?

        “不,我不喜欢。林可是我的病人,他的自杀行为,让我很难过。”

        “是么,呵呵,”姚绮云神经质地笑道,“可惜,我一直想讨好你呢。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讨好你?”

        陈泉没有开口,而姚绮云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以前,我每天、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要怎么去讨好那个死鬼,让他别那么打我。但是后来,到你那里做咨询以后,我每天想的是怎么讨好你。变着法子讨好你,说些可能会让你高兴的话。”

        陈泉低沉地说:“抱歉,当时我没有意识到。”

        姚绮云的语气,在平静中似乎隐藏着癫狂,“你是最好的咨询师,你怎么能没有察觉呢?你肯定是察觉了,希望我继续这么做。其实后来我自己从业了,我才知道。你那时大概是真的没有察觉。有些反应是做不得假的。可你怎么能没有察觉?你不应该没有察觉。”

        “我很抱歉。”陈泉只能说。

        “抱歉有什么用!你这样一个咨询师,竟然没有觉察到我的移情,你配吗?你配当咨询师吗!”

        “每个咨询师都有过错误判断,我不能保证我所有的判断都正确。是的,我是有过错,但我知道,这些过错是我从业生涯的一部分,我无法完全避免……”

        “狗屁!”姚绮云粗暴地打断她。

        姚绮云喘着气,情绪十分激动,“你这样的咨询师,就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错误!”

        “但是已经出现了。我知道,这对你造成了伤害,我希望能帮助你,帮你从这些伤害中恢复,”陈泉沉着地说,“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对林可那样做?我不觉得你会去主动伤害他人。你一直都很善良,忍耐,你有着许多美好的品德。告诉我,是有人指使你去伤害林可吗?”

        “呵呵,呵呵!”姚绮云婉转一笑,“你猜呢?”

        “这种事不应该通过猜测来下判断,我更希望听到你的自白。”

        姚绮云冷笑:“我向你告白过啊,可你不接受。”

        陈泉一时语塞,甚至有些尴尬。

        想了想,她觉得最好还是做出回应。【我不反对同性恋,但我自己的性取向是很普通的】,这样回应就够了。“我……”

        但是她刚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算了,我没兴趣跟你说这些陈年旧事,”姚绮云说,“刚刚是开个玩笑而已。就这样吧,我不想多说什么了,就是打个电话来问问你还好不,很遗憾,似乎你过得还不错,我真心希望你能更痛苦一点,至少接近我当初的痛苦,痛苦到想死。”

        陈泉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那几道丑陋的伤疤。

        “我也自杀过,但……”

        “够了,你又要来一段‘自我暴露’了?省省吧,我听腻了。”姚绮云语气不善。

        陈泉的声音仍然平静,虽然她很清楚地知道,其实自己的内心已经开始乱了,“我也自杀过,所以我一直希望能帮助处在绝望中的人。那时我太自大了,我真的以为我能帮到很多人。可我太小看绝望的力量了。”

        姚绮云的呼吸变得沉重,但她没有打岔,静静地听着。

        “小姚,在你身上,我失败了。在林可身上,我也一度失败。但是他还没死,现在他挺过来了,虽然不是我的功劳。你知道吗,你和他,你们教会我,要学着更加谦卑。”

        “小姚,做错事不可怕,谁没做错过?但要正视自己的错误,并且及时调头。我知道你内心是有着柔软善良一面的,不要再做违背自己本心的事了。”

        “哈哈,哈哈哈哈!”姚绮云爆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笑了半天,才压低声音,用邪魅的语气说,“你知道什么是我的本心?其实这才是我的本心。杀人,真是太好玩了!”

        “你觉得你三言两语就能把想死的人拉回来?不,我告诉你,我三言两语就能让想活的人主动选择去死。”

        “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个。”

        “死的力量,远远超过生的力量!”

        “对了,你手腕上的伤疤,还会痛么?”

        说完,不等陈泉回答,听筒里就传来“嘟,嘟”的声音。

        不知是姚绮云主动挂断了电话,还是信号不好中断了。

        陈泉缓缓放下手机,心情沉重。

        其实,姚绮云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

        她离开了大华国,再难对杜采歌造成什么伤害。

        如果她愿意出来作证,证明是申劲松要求她去诱导杜采歌自杀,或许能对扳倒申劲松起到一定的作用。

        但用处也并不大。

        所以,现在她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了吧。

        可是呀……这样一个可怜的人,一直在受着折磨。【杀人,真是太好玩了】?

        这不是你呀。

        陈泉轻轻抚摸着手腕上的丑陋伤疤。

        你的心灵,并没有扭曲到那个程度。

        根据我了解到的,除了杜采歌以外,你工作室接待的人里面,并没有选择自杀的。

        你不是真的觉得杀人好玩……只是想刺激我罢了。

        当初,我没能觉察到你的移情。

        我确实没有觉察到。

        我怎么可能想到呢?

        但是……真的抱歉啊。我真的应该觉察到的。